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耳目一新的科索沃印象

若現在到科索沃一遊,你會發現這其實是個豐富多彩的國家,與世間流傳的負面形象相去甚遠。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科索沃超過百分之七十的人口不滿卅五歲,解釋了為什麼本文作者飛往首都普里斯提納的班機上一半的乘客年齡還不到十歲,給這段不尋常的假期一個不尋常的起頭。

科索沃的年輕人面對高達 55.3 % 的恐怖失業率,仍能為國家注入能量,將關於戰爭的殘酷記憶拋的遠遠的。美國部落格作者 Adventurous Kate 描述旅客第一次來到此處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科索沃,我完全不知道該有怎樣的期待。在美國提到「科索沃」就讓人想起戰爭、死亡、種族清洗、炸彈等等影像。雖然這些都是超過十年以前的事情,我很好奇這個國家會帶著怎樣的創傷。

令剛剛抵達普里斯提納的遊客印象深刻的是與創傷毫無關聯而令人驚奇的咖啡館。大家都該來充滿陽光、設計精美的露台上品嚐一杯完美的馬奇朵,順便俯瞰川流不息的行人。這裡的咖啡有時比義大利的還好喝絕不只是沒有根據的傳聞 ── 抱歉,義大利的朋友們,但我實在不得不這麼說!

Enjoying a latte macchiato at the Shipja e Vjetër café in Prishtina

在普里斯提納 Shipja e Vjetër 的咖啡館享用拿鐵馬奇朵。

The Dit' e Nat' café celebrating the Irish poet Yeats

Dit’ e Nat’ 咖啡館展示愛爾蘭詩人葉慈作品。

普里斯提納的建築也許灰暗而混亂,無法作為主要觀光賣點,但整座城市的姿態和風格卻是活力充沛的。牆上滿是塗鴉和其他形式的街頭藝術,城市的靈魂在此向遊客們揭示。

"I love colors" and "I love flowers" appear very frequently on the walls of the city.

牆上常看到「我愛色彩」和「我愛花朵」,尤其是城市最黯淡的角落。

The claims not to forget the leaders of the Kosovo independance are visible here and there.

四處可見的都市藝術呼籲人們不要忘記帶領科索沃走向獨立的領袖。

Creative details are available on every corner.

科索沃各個角落都可見到充滿創意的細節。

比起沉湎於過去並讚頌從塞爾維亞獨立的戰爭英雄或像 Ibrahim Rugova 這樣的和平主義象徵,科索沃人民更願意放眼展望未來。科索沃作為目前歐洲最新建立的國家,過去上曾是塞爾維亞以及南斯拉夫的一部分。經過長達十年的科索沃公民社會非暴力反抗之後,1998-99 年科索沃戰爭在塞爾維亞與蒙特內哥羅組成的南斯拉夫聯邦軍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空軍支援的反抗團體科索沃解放軍(KLA)之間展開。

雖然科索沃獨立後第一任總統 Ibrahim Rugova 和其他反抗軍領袖的肖像隨處可見,遊客初來乍到的一般印象是今天活躍於科索沃的人們在建立自己的典範。2013 年十一月在普里斯提納見證了科索沃大選之後,Darmon Richter 評論道:

報紙上關於鎮暴警察和暴力攻擊投票所的報導完全無法真實反映現今科索沃的狀況,除了幾個種族對立依然盛行的地區。在普里斯提納,大家渴望他們的獨立能得到認可…… 但總而言之,這裡就像其他巴爾幹半島的普通城市一樣。

事實上從全國百分之六十的投票率看來,此地民主程序似乎運作的比英國還要好。

In the center of Prishtina, Rugova is still there, but the colors are washed out.

普里斯提納市中心科索沃第一任總統 Ibrahim Rugova 的街頭畫像仍在,但已漸漸褪色。

某方面來說普里斯提納像是個「迷你伊斯坦堡」,位於鄂圖曼帝國和西歐文化之間的平衡點。以美國與韓國觀點寫作的 Kim's travel blog 點出了這「愛之都」的世界主義氛圍:

拜訪普里斯提納後,我真正了解到為什麼大家說科索沃是一個發展迅速而活力充沛的國家。不斷建造的新建築,城市各處皆有外國遊客(多半是歐洲人),除了巴爾幹料理之外還有許多令人興奮的餐廳(……)。雖然我完全沒碰到亞洲人,一個朋友告訴我他看見四個日本遊客在此地遊覽。我希望我也能目睹亞洲人在城市中漫步,那情景應該很爆笑。我們大概會互相看著對方,露出「你在這幹嘛…?」的詭異表情。哈哈。

就像土耳其的奇蹟之城一樣,這裡有著迷人的銀手工藝店,高度現代化的新咖啡館,許多麵包店,老舊清真寺正在重建,而有些教堂漸漸荒廢。市中心可以看到一些了不起的建築,像是普里斯提納大學圖書館,在四周的共產時代建築群包圍之下簡直就像個不明物體。Kim's travel blog 也提到了這棟建築:

城市四處可見歷史建築,也可以看出科索沃人以此自豪。科索沃最好的普里斯提納大學建造得很棒。大學校園旁的普里斯提納國家圖書館的奇異設計令人印象深刻。我在普里斯提納大學工作的朋友曾向我解說結構設計的根據,但是…… 我這低微的腦容量當然記不得了。也許待會我會上谷歌或維基百科查一下。

提供英文、阿爾巴尼亞文和塞爾維亞文版的雜誌 Kosovo 2.0 是這個受過教育、能說多國語言並且非常開放而世故社會的象徵。內容涵蓋政治、藝術、時尚、社論、女性和性別議題、科索沃國內和全球性的議題,這本雜誌有實體版也可以線上閱讀。Kosovo 2.0 也提供本地創作的最新音樂作品選輯,多數是電子類,可以在此線上收聽:http://www.kosovotwopointzero.com/player。請享受這趟音樂之旅!

The flashy colors of a new way of life can not be ignored on the Pristhina walls.

不能忽略普里斯提納牆上的新生活的華麗色彩。

對不論從哪裡來的遊客來說,普里斯提納皆充滿驚奇。但科索沃年歲尚淺,還在成長並且快速改變中。所以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可以的話趕緊跳上下一般飛機或汽車,花點時間探索這個希望無窮的城市和其中令人愉悅的衝突與矛盾。如果你動作夠快,也許還能吃到一塊蛋糕呢!

Tasty and creamy! Almost too much but not quite.

香濃味美的蛋糕!看似太膩,其實不然。

文中所有照片來自作者 Marie Bohner。
校對:Josephine Liu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