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國對新聞媒體的壓迫漸漸伸向學術界

Andrei Zubov, left, confronts academic repression reminiscent of the USSR. Images mixed by author.

(圖左) 安德烈祖柏夫(Andrei Zubov)對抗有如前蘇聯般的學術壓迫。圖為作者(Kevin Rothrock)所合成。

俄羅斯總統弗拉迪米爾‧普丁對新聞媒體的壓迫有如他的總統任期一樣的悠久。自從普丁第三次回鍋擔任總統的兩年間,類似事件層出不窮。反對派報導與意見中心媒體如《俄國電子報》Gazeta.ru、《俄羅斯紐帶報》Lenta.ru 和《商人報》Kommersant 失去了讓他們保持獨立自主的領袖。俄國唯一的反對派新聞電視台《雨頻道》TV Rain也在一齣完美策畫的政治操作中即將關門倒閉。

而在這次兼併克里米亞的事件之下,步步窺伺進逼東烏克蘭的俄國,對新聞媒體的鎮壓只會更甚。嚴密而廣布的審查制度正從新聞業伸向學術界。

三天前也就是 2014 年三月廿四號,一名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MGIMO)的教授安德烈祖柏(Andrei Zubov)因為違反學術道德被解雇。在《俄羅斯新聞報》Vedomosti Newspaper 三月一號發行的評論專欄中,他把俄國兼併烏克蘭土地一事比喻成希特勒對蘇台德地區的強取豪奪。校方認為祖柏夫(Zubov)的激進政治行為已危害到校譽(有鑑於他在近幾個禮拜多次對烏克蘭事件發表言論),茲請祖柏夫(Zubov)教授離開學校。

這個月稍早祖柏夫(Zubov)在《新時報》(The New Times)發表言論。訪談中他毫不避諱將自己被解僱與前蘇聯(Soviet Union)統治時期的政治鬥爭類比。他說道:「這兩個一樣的東西(普丁政權和蘇聯),當然可以類比。」雖然如此他也承認俄國人在共產主義政體瓦解之下的改變,當他將被解僱的流言傳出時,有許多來自各方的人聲援他。甚至有一教授工會在得知祖柏夫(Zubov)被解雇的消息後幾個小時內就公開寫信聲援他。現在他已正式離開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MGIMO),他表示收到了許多來自莫斯科甚至國外的工作邀請函。

俄羅斯的現狀和以前的蘇聯相比看來的確有莫大的變化。現在除了可以跟新聞工作者做訪談之外,教育工作者就算政治理念與政府不同,還是可以收到其他學校的工作邀請。然而還是很難去判斷祖柏夫(Zubov)所說的「俄羅斯人著實的轉變」準確性如何。

前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MGIMO)的講師埃拉科列斯尼科(Ela Kolesnikowa)不避諱公開她的政治理念。這是她以烏克蘭國旗為背景的臉書大頭貼照。

聽聽另一個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MGIMO)教員的故事。埃拉科列斯尼科娃(Ela Kolesnikowa)講師因為祖柏夫(ubov)被解雇一事自動請辭以示抗議。三月二十五號,她藉由臉書塗鴉牆抒發她在校園最後一天的種種:學生起立鼓掌歡送她,但是語言學系的同事們連理都不理她。她在臉書上寫道:「沒想到有一天我的存在會變得那麼的薄弱。」

這篇臉書上的近況分享得到近七千個讚及近六千個分享,並且吸引了伊萊(Ilya Klishin)和飛利浦(Filipp Dzyadko)等有名的自由新聞工作者的關注及關懷

綜觀這兩個例子,公眾輿論及職場的態度截然不同。哪一方意義較大?是那些鼓掌的學生?還是那些支持你的臉書使用者?或是那些對你冷眼旁觀的老同事?聲名大噪的祖柏夫(Zubov)得到大量的工作機會,公眾輿論的力量也大到可以促成一個擺脫前蘇聯陰影的新國度。然而另一方面,或許科列斯尼科娃>(Kolesnikowa)渺茫的未來才是對俄國改變與否的重要試驗。

譯者:Keith Lo
校對:HLLee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