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給基多的一箋情書

Sunset in Quito, Ecuador.

基多的日落。Juan Arellano攝。

人們說,當你與一個女孩約會第二次,代表你喜歡她;如果你持續下去,那她身上必定有什麼特質吸引著你。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第一次造訪基多。沒有事前的規劃,一段很長的轉車時間讓我有機會逛逛厄瓜多的首都。到現在為止,這已經是我第四次拜訪基多了。沒錯,我必須承認:我戀愛了。

但我對於我所愛的還是有批判力的,不會因她的美麗失去自我判斷力,而看不見她的缺點。不過身為一位君子,我決定將這些想法放在心中就好。

一直以來我都是用同一種方式,也就是從南方的山腳下經由基頓貝(Quitumbe)進入基多,如此一來我就可以搭乘路面電車前往市中心。我必須說,能用0.25美元的票價到處溜達真是物超所值,還可以好好欣賞這座迷人城市南面的多彩多姿。

Square and Church of Santo Domingo, Quito, Ecuador.

基多的聖多明哥教堂與廣場。Juan Arellano攝。

我在聖多明哥廣場(Santo Domingo Square)下車之後,快速走過幾個街區到達旅館,丟下行李,抓起相機,懷著雀躍的心情開始來探索這座我所鍾愛的城市。事實上,雖然在基多你不用擔心高山症的問題,但是你還是會察覺到自己正位處海拔2,800公尺的高山上。

與摯愛分離一段時間後再相會的感覺很奇妙。我熱切地在舊地發掘新事物,即便難免還是會有所比較和尋找其中的變化,但重逢的興奮之情超越了一切。

就像有些人偏好或金髮或性感的女生一樣,我喜歡饒富歷史的城市──以愉悅的心情欣賞這座城市時,感受一下歷史的熱度。大樓和購物中心完全不吸引我。如果擁有遺跡或老教堂,那麼親愛的,我就屬於你。

Sucre and Benalcázar street corner, Quito, Ecuador.

蘇克雷街(Sucre street)與貝拉爾卡薩爾街(Benalcázar street)路口。Juan Arellano攝。

這裡的歷史有一部分屬於我,許多在此發生過的事情都和秘魯有所關聯,這也是我愛上基多的原因之一。基多曾為印加帝國的一部分,而到了殖民時期,基多皇家法庭(the Royal Audience of Quito)是屬於祕魯總督區(Viceroyalty of Peru)的一部分。因此,很多祕魯歷史人物的名字也會在這裡出現,例如阿塔瓦爾帕(Atahualpa)、皮薩羅(Pizarro) 、蘇克雷(Sucre)、玻利瓦爾(Bolivar)等等。這就像是以全新的角度重新詮釋自己早已瞭若指掌的故事。

還有教堂—─我不是熱誠的天主教徒,但是殖民者留下的老教堂值得好好欣賞,基多擁有很多這類建築。像是美麗的(即使有一點年久失修) 的聖多明哥教堂(Santo Domingo Church)、聖弗朗西斯科教堂(San Francisco Church),以及耶穌會教堂(The Company),它們都布滿了許多來自基多各個學校的藝術品與畫作。至於現代風與哥德式兼具的國家誓言教堂(Basílica del Voto Nacional),參加導覽時幾乎可說是跟玩極限運動沒兩樣。(去爬爬看那些尖塔,你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Basilica of the National Vow, Quito, Ecuador.

基多的國家誓言教堂。Juan Arellano攝。

想看看基多的博物館嗎? 它們都讓我屏息。除了教堂以外,幾乎每隔一個街區的歷史中心就會有一個博物館。如果你在星期天早晨到城裡散步,無窮無盡的街頭表演可以讓你大飽眼福。我甚至曾經看過一位祕魯女人教人胡亞諾舞(huyano),想像一下。

我承認這裡的食物非常好吃,除了其中一兩樣對祕魯人而言是對神的褻瀆之外,其他的都很棒。另外,不要只在餐廳用餐,試試便宜又美味的街頭小吃 (我超愛無花果和起司三明治)和picantería(專賣辣味食物的餐館)。如果你像我一樣,有機會和當地女孩到她推薦的餐廳一起用餐的話,那再好不過了。

Parque del Arbolito, Quito, Ecuador.

小樹公園。Juan Arellano攝。

我不會說基多的任何壞話,但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說,和計程車有關。抱歉親愛的,但我還是必須講出來。在祕魯首都利馬,只要舉手就能招呼到計程車。對於習慣這點的我而言,這裡最糟糕的就是計程車不足。而且在利馬,如果不滿意第一輛計程車開的價,你可以期待下一個司機會給你更好的價格。基多計程車不足的程度一直令我驚訝不已,雨天的時候更是不可能找到空車。在多數大城市裡,除非計程車有跳表,否則記得和司機談好價格後再上車,以免下車時被狠削一筆。 

一如深愛對方的夫妻一樣,我與基多的爭吵很快就結束,暖意重回心頭。若要找到一樣東西代表我對基多的愛,那一定是它:靈感來自於基多處女像(Virgin of Quito)的潘涅西尤處女像(Virgen del Panecillo)。當我凝視帶翼天使的優雅與美麗時,她翩翩起舞的姿態使我入迷和欣喜若狂

Virgen del Panecillo, Quito, Ecuador.

基多的潘涅西尤處女像。Juan Arellano攝。

基多還有更多其他東西值得期待:購物商場、夜生活、美麗的公園、絕佳的環境和更多等待被發掘的事物,這些都使她成為一座值得探索的城市。保持冒險進取的精神以及耐心,因為交通可能會糟糕透頂。你知道嘛,沒人是完美的。

有時你可以在蜿蜒的街道上看到人們自然而然的跳著舞,不論日夜;或是在公共廣場上,人們歡樂地在婚宴上慶祝。而在星期一的時候,你甚至可以現場看到公民革命(the Citizens’ Revolution)的活動在大廣場(Plaza Grande)舉行,現任厄瓜多總統曾在這這個廣場參觀衛兵交接儀式時和大眾見面

Street in the Old Town, Quito, Ecuador.

基多古城的街道。Juan Arellano攝。

除了她所可以提供的一切之外,我必須坦白,基多讓我覺得不像陌生人,這點特質十分吸引我(就這點而言,或許是我太主觀)。這裡的人,這裡的建築與歷史中心,這裡的文化課程(這裡也找得到電腦迷!),以及這裡終年溫和的氣候,種種原因組成了基多難以言喻的美好。或者,更直接地說,親愛的,只有妳懂得讓我開心。 

若你想以當地人的觀點來認識基多,這裡推薦幾個臉書專頁:

Quito escondido (不為人知的基多),由我的朋友Galo Pérez經營,我曾在這篇報導中採訪過他。

Quito, de aldea a ciudad (基多,從鄉村到城市),這裡收藏了許多基多的老照片。

Corner of San Francisco Square, Quito, Ecuador.

聖弗朗西斯科廣場一隅。Juan Arellano攝。

譯者:Hank Lu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