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法國及非洲科學研究沒「錢」途的挑戰

每個國家都知道科學研究在經濟上的貢獻不容小覷,然而這些研究的成果顯少對社會帶來直接的影響。就算有也得靠長期累積,因此很多國家對於資助那些無法帶來顯著利益的中短期研究相對感到興趣缺缺。

科學研究的資金來源廣泛,可出於大眾亦或私人捐款。對此法國研究中心對於公共研究的部分,提供了不少數據來向大眾說明研究中心的資金運用及獲利

Les laboratoires de recherche publics sont en partie financés par les crédits budgétaires des universités, des organismes de recherche publics et des agences de financement, dont l'Agence nationale de la recherche (A.N.R.). Ils bénéficient d'autres dotations provenant des régions françaises, des associations caritatives, de l'industrie et de l'Europe. […] 7 000 projets financés rassemblant plus de 22 000 équipes de recherche publiques et privées entre 2005-2009 et le montant cumulé des financements 2005-2009 est de 3 milliards d'euros.

公共研究室的部分資金來源是大學、公共研究院、以及像是法國研究機構(A.N.R)的經濟部門。再者,他們也從法國行政區、慈善團體和私人公司,甚至歐洲,得到資金發配。…… 於2005年至2009年之間,召集了超過22,000支私人及公家的研究團隊,讓七千件研究計畫得以完成,共累積花費高達三十億歐元。

Public research funding in France - Public domain

法國公共研究的資金狀況。法國研究資金多半來自於大學、研究機構和國家研究單位(ANR),部分也來自藥廠和歐洲。

儘管法國當局已對此提供應對方案[法],與其他英美系國家相比,法國科學研究領域在財務方面確實面臨了最大的危機。大衛拉弗瑟(David Larousserie)在「資金短缺成為法國公共研究發展的絆腳石」(The limited efficacy of public research funding)一文中提及,法國在研究領域是具競爭力的,只是利潤不夠好。

Les experts soulignent aussi “les bonnes performances en recherche de la France” mais les jugent “moyennes en termes d'innovation et de retombées économiques”. La France publie beaucoup (6e rang mondial) et dépose bon nombre de brevets (4e rang sur les dépôts en Europe), mais des indicateurs “d'innovation” la placent au 24e rang.

專家也認同法國研究的亮眼成績,不過在創新與經濟方面則表現平平。法國研究在成果發表及專利申請方面,分別排名世界第六名及歐洲第四,卻在「創新指標排行」上僅排名第二十四。

他補充道:

Pour expliquer la réduction des marges de manœuvre en dépit d'une enveloppe globale en croissance, les magistrats rappellent que la cause essentielle est l'augmentation des frais de personnel dans les organismes de recherche. Au CNRS, avec des effectifs de fonctionnaires stables, la subvention publique a augmenté de 293 millions d'euros entre 2006 et 2011

除了國際預算的提升,行政長官更表示研究組織人事成本的增加,才是研究室減少的主因。據統計,2006年至2011年,法國科學研究中心(CNRS)增加撥款2930億歐元,以降低並穩定人員流動率。

 也有另一派認為這次危機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派翠克佛康尼(Patrick Fauconnier)確信需要加強的是不同研究組織間的密切合作

Quand on veut monter une Unité mixte de recherche (UMR), la structure qui permet de partager des contrats de recherche, par exemple entre une université et le CNRS, beaucoup de temps et d’argent sont gâchés en gestion de problèmes administratifs complexes.

當我們想要組織一個能夠在系統上工同合作,例如一所大學和CNRS之間的系統連結,能夠相互分享研究合約的聯合研究單位(UMR)。不過光在處理這複雜的行政手續上,便花費了很多的時間和金錢。

NASA researchers on Project Stardust - Public domain

NASA研究的星塵計畫。

非洲的研究狀況

事實上,和法國相較起來,非洲國家的科學研究領域正面臨了更加棘手的財務困難。只有南非在研究與發展投資方面躋進了前三十名的行列,更糟的是,所有以法文為母語的非洲國家,在研究投資方面皆落在前七十名之外。

不過,珠麗安席德(Juian Siddle)認為非洲有足夠的實力成為下一個國際科學研究中心

非洲擁有一切所需的條件─知識、天賦、求知慾和適應力,加上數位科技的快速成長。這些條件都讓非洲發展成為未來科技產業的國際合作據點。

 哈佛大學國際發展實踐系的克雷圖珠瑪教授(Calestous Juma)補充,非洲內部的實際運作與他國不同:

因為目前策略著重在非洲,所以應當首先致力於快速增加當地的科技應用, 進而將之推廣至全世界。

Chemistry lesson in Kenya from un.org, with their permission

肯亞的化學課。圖片:un.org

我們真的在幫助研究嗎?

儘管各界政府承諾願意幫助非洲,在對政府官員施壓的過程中,已經失去了支持科學研究永續發展的真正意義。這是約翰史基勒在網站「我酷愛科學」( I Fucking Love Science)中提出的論點,在網路上得到廣大迴響。但現實生活中,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決定為提升科學研究品質投入資金:

這十年或二十年間,政府在科學研究方面的撥款逐年減少。[…] 你知道在哪一方面的撥款卻是逐年增加的嗎?美國的國防開支。[…]如果你熱愛科學,那就得支持願意增加研究預算的候選人。你應該花更多時間來正視這個議題,就像我們花在戰爭上那麼多的時間,甚至引發各界媒體的注意及討論。

譯者:Nina Huang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