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雇主對家傭的敵意與種族歧視

Slave carrying a white child on her back, in 1870, Bahia. (Photo: Instituto Moreira Salles/Geledés)

一個奴隸背著白人小孩。攝於1870,巴伊亞,巴西。感謝莫雷拉塞勒斯中心提供圖片/Geledés

[大部分連結將導向葡語頁面]

上週起,推特帳戶@aminhaempregada(我的女傭)開始轉發巴西一些家庭傭工雇主的驚人言辭,並充滿敵意和種族主義的推文。

這個葡語推特帳號使人得以一窺存在於巴西社會中,特別是在對待家庭傭工態度上的社會偏見、種族主義和同情心匱乏。該帳號已得到近一萬人關注。

據巴西地理統計局(IBGE),在巴西七百二十萬餘家庭傭工中92%是女性,而在這些女性中,60%又是黑人。

「我的女傭」帳號由33歲,來自聖保羅的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公關人士創建。許多他轉發的推文中,雇主們在抱怨自己的傭工時提及了種族議題:

黑人女傭是最好的一類黑人。

我家裡的女傭在這兒做了兩年了,她是黑人。到今天我的狗還是一見她就狂吠……而我對她也好不到哪兒去。

或者他們又居高臨下地認為這些傭工來自東北部,巴西最貧窮的地區之一:

得了生人恐懼症是受不了外國人的……而我卻受得了我在聖保羅的保姆,因為她是巴西東北部來的……哈哈哈哈

有些推文帶著一副瞧不起的口吻來抱怨女傭或者侮辱她們:

空調開著,我正好好兒地呆在關著的房間裡,我那白痴女傭就進來了。她門也不敲,直接就打開了它。

有些甚至以暴力相威脅:

我回家晚,算我家女傭走運…哪天給我碰上了,看我不一腳踢到她脖子上把她踹飛。

偏見的模樣

在帳號主人所展示的某些推文裡,有很多在他的時間軸上被曝侮辱家傭的人試圖辯白,否認自己有種族主義,而其他一些賬號–如@NãoSouHomofóbico(我不是同性戀歧視者)和@NãoSouRacista (我不是種族主義者) –則清楚地表明,巴西人已經默認社會意識中存在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等偏見。

一篇由巴西左派新聞雜誌CartaCapital發表,黑人婦女組織Geledés重新發表的文章強調了這一事件背後的社會差距問題:. 

A contratação de trabalhadores domésticos em larga escala é consequência do atraso social de um país. O fato de que existem pessoas que ganham o suficiente para que outra pessoa faça o serviço que ela própria poderia fazer demonstra o abismo da desigualdade social de uma nação. A proporção da existência deste tipo de trabalho se dá na medida que houver, de um lado, um excedente de mão-de-obra desempregada e sem qualificação para outros tipos de serviço, e de outro, uma classe que ganha o suficiente para comprar a força de trabalho de outra pessoa.

大規模聘用家庭傭工是一個國家社會落後的結果。有人能僱得起別人來做些自己本力所能及的事,這就展現了一個國家的社會不平等。這種工作能佔有一定比例,一則因為沒有資格從事其他工作的工人有剩餘,二則由於存在著一個有經濟實力僱用他人的階層。

巴西于1888年廢除奴隸制,成為西方最後一個這樣做的國家。然而由於缺乏教育和職業培訓,許多新近獲得自由的黑人婦女做起了女傭的工作。而這一狀況也成為了歷史遺產延續至今。

巴西家庭傭工的處境近年來得以改善,如今女傭們越來越少住在雇主的家裡(在那兒她們必須時時待命)。她們因而變得更加獨立,同時也能收取更高的費用,然而對於家政工人的粗魯態度和歧視還繼續存在。

去年,經過一番激烈的辯論,巴西首次通過了一項議會修正案來保護家庭傭工的權益。不過,儘管該項法律在參議院通過,它仍有待眾議院投票決議才有可能產生效力。

翻譯:Davie Xiao

校對:Fen

2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