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塔吉克斯坦非烏克蘭」 著名學者在倫敦就亞歷山大逮捕事件進行討論

At SOAS, in London, academics meet to discuss the context surrounding and implications of Alexander Sodiqov's arrest.

學者們於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就亞歷山大.索迪科夫逮捕事件的情況與影響進行討論。Edward Lemon攝。

多倫多大學博士生亞歷山大.索迪科夫(Alexander Sodiqov)於6月16日在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進行學術研究時遭到逮捕。雖然亞歷山大是以博士生的身份遭到逮捕,但他也曾在英國艾希特大學經濟與社會研究委員會中的其中一個計劃—「崛起強權與衝突管理」—中效力。

學術界對此做出回應,並發起釋放亞歷山大的全球性活動,其中包括了請願(截至6月28日為止,已有將近3,000人簽署請願書),以及在世界各地舉辦的一系列學術討論。舉辦討論的城市包含了華盛頓[en]、坎培拉、艾希特、多倫多、巴黎、弗萊堡、阿斯塔納、比什凱克 [en],以及海德堡。一土耳其公民社會團體安卡拉塞門勒論壇(Ankara Segmenler Forumu)也為亞歷山大舉辦了一場團結會議。

倫敦也有相關的活動。超過30位的學者於6月27日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SOAS)針對亞歷山大逮捕事件進行討論。討論內容著重於亞歷山大遭逮捕的細節-在何種狀況下研究員很有可能會被指控為「間諜」,以及其對中亞研究所帶來的影響。

和其他與亞歷山大.索迪科夫相關的活動一樣,此次的會議名稱訂為「研究員在中亞所面臨的風險:亞歷山大.索迪科夫拘留事件」。

Goodhand

喬納森.古德漢德(Jonathan Goodhand)教授,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當代中亞與高加索學中心主任:現在的狀況對於亞歷山大與該計劃來說都很重要。但其所帶來的影響更甚於此,不論是學術自由抑或是在中亞進行敏感研究問題的可能性⋯⋯本中心相信,研究者應該不受任何拘束地進行研究,如此一來,世界上會有更多人知道在這些國家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管是好是壞。因此,能否對相關議題進行研究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heathershaw

約翰.希瑟肖博士(John Heathershaw),圖片取自exter.ac.uk

約翰.希瑟肖博士,英國艾希特大學:他(亞歷山大.索迪科夫)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學者,並且與國際社會之間的關係相當密切。他在社會科學-特別是政治學領域中是位優秀學者。「全球學術與民間釋放索迪科夫運動」,目的在提供索迪科夫法律上的幫助,以確保他不會受到虐待,並極力爭取他最終能獲釋。

他現在有律師,並在6月26日與妻子見面。根據妻子表示,他的精神狀況良好。他的身份是一位學術研究員,不論是在契約或是對外的資料中,他都是一位學術研究員,因此有全球學術界做後盾。

目前的問題含括不同層面,我們可以將此次的逮捕歸咎於地緣政治鬥爭下的結果,事實上也很有可能是如此。根據我在當地待過一個月的經驗,有這樣想法的人很多。這或許也可以給考慮到塔吉克做實地考察的學者們做為前車之鑑,希望他們現在也重新考慮計劃的可行性⋯⋯很明顯的,巴達克山也有其特殊問題。

 

沙吾列.穆哈麥特拉希末瓦(Saule Mukhametrakhimova),戰爭與和平報告機構編輯:儘管逮捕反政府人士已不是新鮮事,但此次對亞歷山大進行逮捕的狀況特殊。這顯現了塔吉克斯坦反西方情緒正在高漲。

跡象顯示塔吉克斯坦反西方情緒有上升的趨勢。他們畏懼近來在烏克蘭所發生的衝突事件會散播到塔吉克斯坦,當然塔吉克斯坦和烏克蘭的狀況不盡相同,但也顯示塔國官方對於類似事件所抱持的態度。塔吉克斯坦與俄羅斯兩國的關係漸漸靠攏,俄羅斯對塔國的影響也連帶加深,這和莫斯科在面臨國際孤立狀況下針對鄰近國家所訂定之政策有關⋯⋯俄羅斯不會只滿足於挑起反西方情緒。現在有其他跡象指向俄羅斯正對各政府的反西方反應進行協調。

2013年12月,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舉辦了一場會議,與會國家在此會議中討論要如何防範顏色革命,並且要如何對外國的非政府組織(NGO)所帶來之衝擊進行應對。他們討論到可能對國家帶來威脅的網路革命運動,除了視公民社會是一種威脅以外,所有與會國也提及恐怖主義和伊斯蘭的好戰份子。兩者的都讓與會國頭痛不已,因其都可以視為是外在威脅。

反西方情緒的高漲在塔吉克斯坦並不特殊,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鄰近的吉爾吉斯以及哈薩克。吉爾吉斯國會現在正在討論一項法案,此法案牽涉到限制非政府外資組織在吉爾吉斯的活動。除此之外,與間諜與外國探員相關之法案亦在國會中進行討論。就上述狀況來看,反西方情緒在這些國家早已存在,只是在2014年更為突出與明顯。任何只要跟西方沾上邊的人都會被視為是敵人。

譯者:Eugenia Lin-Koivuniemi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