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官方施壓 民間創立的鄉間圖書館被迫關閉

Citizen-run libraries forced to shut down. Chinese social media image via China Digital Times.

民營圖書館被迫關閉。圖片來自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中國社會媒體引用。

在中國,鄉村地區的教育資源遠不如富足的都會中心多,這是普為人知的問題。許多組織之所以成立,也是為了改善鄉村地區的設備,確保學生們在學習上不會落後太多。 

不過,對於任何民間自發性的創意發想,中國官方並不歡迎。最近某個名為「立人鄉間圖書館」(China Rural Library, CRL)的獨立圖書館計畫,就因為政治方面的壓力被迫中止。 

CRL於2014年9月18日在新浪微博網站宣布終止圖書館計畫,並且發表一封公開信,說明他們遭遇到的壓力。這封信在中國社群媒體間立刻廣為流傳,之後遭到官方審查。獨立新聞網站中國數字時代在Google+上公布了這封信的副本。 

信中透露,文化部、教育部以及公安局自今年六月起開始對CRL的圖書館計畫施加壓力。有幾次,官方還突襲檢查,沒收了圖書館裡討論宗教的書籍,這當中有社會學經典,馬克思.韋伯所著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除此之外,網路上招募志願者的平台以及網路紀念品商店也被迫關閉。到九月時,中國境內有19家圖書館被迫關閉。CRL強調「所有被關閉的分館,沒有任何一間是因為人力缺乏、資金不足和運營不善而造成的。」 

CRL成立於2007年,藉由提供書籍免費讓民眾閱讀,以「培養鄉間青少年成為健康、正常的現代公民」。過去七年來,他們和地方學校和公營圖書館合作,在中國11個省份成立了22家圖書館。這項計畫全都是倚賴募款和義工的支持。 

CRL創辦人李英強,畢業於北京大學經濟學系研究所,在看到中國鄉村教育品質的不足之後,便希望透過公立圖書館促使識字率以及教育品質提升。

有人推測,觸怒官方的理由可能是外國捐款和李英強的基督信仰。但李英強澄清他們組織只從一個德國基金會拿了一萬五千歐元的捐款,且該基金會是一位旅居在外的中國人創建的,除此之外,其他捐款都是來自國內民眾以及組織的捐贈。2013年,李英強辭去CRL的行政長一職,2014年底也辭去了主任一職。 

由於CRL是個不與政治和宗教牽扯的慈善團體,所以當他們設立於全國各地的圖書館被迫關閉時,引起許多網友的關注。針對他們被迫關閉一事,一位前CRL的志工在問答網站「知乎」上提供了一項解釋

立人的一个问题就是步子走得太快了。原本意义上来说无论是立人乡村图书馆还是大朋友计划还是燃灯者计划还是乡村女生计划都没错,但是在图书馆本身根基并不稳的情况下搞了一个立人大学这本身在我看来就是很作死的行为。立大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右这个字暴露无疑。

因為教育是官方對西方推崇的普世價值,如「公民權」等,進行意識形態對抗的領域之一,所以只要中國共產黨沒辦法直接掌控,任何教育上的創新都會遭到禁止。

微博使用者@空空追夢,之前曾是CRL的支持者。他認為圖書館會關閉管理問題大於政治壓迫:

出了这么大的事。一个本是消极自由的象征的图书馆成了出头鸟,管理层不去反思,自省。一味的用要对NGO动手,是因为“公民”,为了维持愚民政策等大而无当,没有根据的言辞推脱责任、躲避指责,这才是最令我伤心的地方。所以作为知名立人之友,在这个关头,我要泼冷水,敲丧钟,煽风点火。

另一位著名的微博使用者@社工迷思,則認為問題根源於政府部門和非政府組織的關係:

多家立人图书馆被关一事让人反思和质疑当下“社会组织大发展”的泡沫形式,行政干预公益是当前ngo面临的巨大挑战,它直接影响着公益慈善和社会组织发展是否正常及健康。

研究中國公民社會發展的台灣教授羅世宏在他部落格上寫道

在當下的中國大陸,從事民間公益活動已經變成為危險事業,任何自主的民間公益活動,哪怕再怎麼遠離政治,都隨時可能引來當局的粗暴鎮壓。立人鄉村圖書館被關閉的不幸事件,不僅對中國大陸的總體社會發展狀況發出了令人不安的訊號,也將使更多人對漸進改革失去最後一絲希望。

校對:Ameli

1 則留言

  • 六朝煙雨

    感覺蠻訝異的,沒想到中國政府的敏感程度這麼高,明明大陸論壇上的政治言論比比皆是卻無法容忍民間圖書館的設立,真是奇怪。
    再者個人以為若是要設立這種有思想傳播功能的機構,最好要先與當地政府搭上線會比較好,就算中國政府只是掛個名頭也會比較好做事。文中被迫關閉的圖書館大概是逕自募款設立的,中國政府之所以禁止這些民間傳播機構的成立並不是因為反對教育,而是擔心脫出掌控,擔心人民不再以黨為效忠對象。
    但現今社會發展迅猛,許多大陸的年輕人都跑出來工作,回鄉時又帶回外面世界的思想,很難想像中國政府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能持續多久,只希望在改革的那一天可以少些動盪吧。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