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美國古巴破冰 歡慶的日子到來

Cuba y Estados Unidos restablecieron sus relaciones diplomáticas el pasado 17 de diciembre (Tomado del blog Letra Nueva)

古巴和美國在去年12月17日重新恢復外交關係。(影像取自部落格「新信」[Letra Nueva blog],經作者同意使用)

2014年12月17日,古巴和美國總統同時宣布兩國關係正常化,許多古巴人立刻上網分享著名歌曲「臨近的快樂之日」(El día feliz que está llegando)中的歌詞。回顧1974年,身兼歌手和寫歌人的古巴人希爾維歐.羅德里奎茲(Silvio Rodriguez)曾經寫道:「晴天近了,迷人的一天近了。野鳥會飛來,對著你開心的嘰啾叫著。屬於兔子的時代也將來臨。」當時古巴和美國已經冷戰超過10年。

希爾維歐說的「兔子的時代」,在兩國政治上對立時,不知道為何,讓許多古巴人產生共鳴。當時,因為政治以及經濟因素,有將近兩百萬的古巴人到世界各地討生活。

自從1959年改革以來,古巴的歷史就是一部移民史。同時擔任記者的哈瓦那大學(University of Havana)教授,她在私人部落格「傾盆大雨」(El aguacero)中提到:「我最好的朋友要離開古巴了。」在這之後,她的朋友告訴她說:「離開古巴的人都死了。」

移民風氣,造成古巴部落格瀰漫著失落感,類似議題在網路上一再被提及。一位部落客說:「時間分秒過去,我漸漸感到不平衡。我不斷和朋友失去聯繫,我的生活還是一樣感受不到尊重,人們也一個一個搬走了。」

時間回到2014年12月17號,那一天,古巴民眾心情振奮,和美國的距離感覺不再遙遠。因為這意味著「今天之後,一切都將不同。」

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開心。當兩國破冰的消息傳出後,很多媒體指出,許多住在美國東南角城市邁阿密的古巴人感到很失望,古巴國內的反對派領袖,也擔心破冰之後,古巴國民的人權會受到影響。對於政策轉向,網路上的討論還不只這些。

在美國白宮展開計畫實現「和古巴人交好,並給予他們應有的權利」的目標之前,古巴人心中就已經準備迎接改變氛圍。卡洛斯•曼紐爾•阿法瑞茲(Carlos Manual Álvarez)是一位古巴記者,他不久前才發表如下意見:

這件事情不只會直接改變國家的經濟、文化,社會現實面,連我們的語言,我們慣用的文字,甚至是民族認同的概念,也都會被迫改變。

Memes publicados en las redes sociales que apuntan a la transformación del discurso oficial cubano (Tomado del blog Negra cubana tenía que ser)

社群網站上爆紅的圖片,藉塗改古巴政府宣傳看板,表達諷刺。(本影像取自部落格「黑色古巴」[Negra Cubana],經作者同意使用)註1

改變,的確伴隨著未知數。這點可以從社群網路上,某些令人莞爾的爆紅貼文中就可以窺知一二,還有些貼文,則是透過提問,表現出對未來的茫然。「如果你一生中,一直把某個人當成敵人,但是忽然間,他卻說我們不再是敵人了,你怎麼辦?」撒柏迪爾•霸提斯塔(Sabdiel Batista)問道

阿法瑞茲這樣說道:

我們還是會繼續維持我們的獨立性,既然美國人來了,我們也無法避免,外來人士就會變得更複雜,也更有趣。這也是我們民族必須面對的考驗,那我們是不是做好準備面對考驗了?

面對古巴即將改變的生活型態,拉菲爾•岡薩雷茲(Rafael González)補充說道:

古巴人民會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我們不是旁觀者,而是必須承受後果的人。同時,我們也是享受改變的一群人,這一刻,我以前連想都不敢想。

提到「古巴人民」,這其中包含了住在國外的古巴人。時代不同,古巴政府不能再像過往一樣把他們視作叛徒,而是要積極的接納他們,畢竟他們從國外寄回來的錢,是全國第二大收入來源。

阿爾伯托•曼紐爾•帕切寇(Alberto Manuel Pacheco),是一位古巴人,住在阿根廷柯爾多瓦省的上格拉西亞市(Alta Gracia)。他在網路上,提到了古巴政府必須更放寬心胸。「我們也想看到古巴變成一塊繁榮的樂土,接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古巴人。」他還說道:

Sé que puedo sonar ingenuo pero al menos este (…) cubano se cansó de leer sobre escorias, castristas, gusanos, disidentes y de ofensas mutuas. De ahora en adelante solo serán cubanos. No importa si son extrema derecha o izquierda o si son anarquistas, todos tenemos nuestro papel y nuestro lugar por derecho natural en eso que llamamos nación. Será muy duro lograrlo pero con el primer paso se hace más cercano el futuro, añade.

我知道這樣說很天真,但是古巴人已經厭煩了。翻開報紙,都是關於社會敗類、卡斯楚的信徒、懦夫、反對者互相攻擊的事件。從現在起,我們都屬於古巴人。不管你是極右派還是極左派,甚至是無政府論者,我們生來就在我們稱之為國家的地方,有屬於我們的角色和安身之處。我明白這太過理想,不容易實現,但是只要第一步跨出去,美好的未來就離我們更近一點。

兩國政府對話展現出誠意,奠定了基礎,所以「我們可以像鄰居一樣的和平相處,兩國人民也會互相尊重,互相欣賞,這樣的相處,比起計較兩國之間顯著的差異,更有意義。朋友們,歡慶的日子到來了。」歌手希爾維歐,在他的部落格做出這樣的結論

註1.這是古巴政府的廣告文宣,塗改前,原意是「帝國主義者同胞們,我們一點也不怕你們」,被改過後,意思變成「支持林肯的弟兄們,我們一點也不責怪你們」。由於林肯是解放黑奴的總統,因此原來是向美國挑釁的文字,變成與美國示好,間接諷刺古巴政府見風轉舵。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