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釋放薩夫申科 : 烏克蘭飛行員俄國獄中絕食已達第九週

An anonymous image of Nadiya Savchenko circulated online.

一張來源不名的烏克蘭飛行員娜嘉·薩夫申科照片在網路上流傳。

烏克蘭飛官娜嘉 · 薩夫申科是烏克蘭史上第一位加入空軍的女性之一。在2014年6月頓巴斯她遭到俄國扶植的民兵俘虜,然後被送往俄國,她在那裏被指控在一場軍事行動中和人串通殺害兩名俄羅斯記者

自從她被拘留以後,烏國和其他國際運動人士已經舉辦了數場活動聲援她。甚至在她未到場的情況下,這個33歲的女飛官獲選加入烏克蘭國會。在2014年12月13日,薩夫申科開始了絕食,以抗議這個她認為不正當的監禁。

然而這些行動似乎仍舊不能讓她早日獲釋。在她的絕食行動進入第九周以後,大眾對她健康的擔憂有增無減,而她的結局會如何,仍舊不得而知。

一部攝於6月9日的審問影片顯示出,薩夫申科先是在烏克蘭盧干斯克地區被親俄叛軍俘虜,然後在7月3日現身在俄羅斯的法院,此後就被俄國拘禁至今。她被控協助烏克蘭軍方在頓巴斯展開攻擊。而那次攻擊造成了兩位俄國記者遇害。

然而她的律師表示,早在記者喪生之前她就被抓了,之後就被控罪。此外根據傳聞她的手機帳單資料可以證明她的不在場。

在被拘捕數個月後,薩夫申科獲選成為烏克蘭國會議員。接著她便辭去軍中職務。在12月,她確定成為烏克蘭駐歐洲委員會轄下議會的代表團員,並被賜予外交豁免權

雖然她的不在場和全球的壓力使她所面臨的控告能有被撤銷的希望,但是俄國當局在1月份又對她提出新的指控,宣稱她非法入境俄國

許多觀察家指出,檢方始終未提及薩夫申科被頓巴斯俘虜的事情,也質疑她被放走然後「自願」當難民逃至俄國這說法。

薩夫申科在烏克蘭國內被讚頌為國家英雄,她標誌著克里姆林宮加諸在烏克蘭的不公義和烏克蘭的反抗精神。在俄羅斯,媒體們紛紛用粗劣的字眼對她大加誹謗,稱她是撒旦之女,或是遊走邊緣的殺人機器

其中一位薩夫申科的律師,尼可萊 · 帕拉佐夫(Nikolai Polozov),則把10月份檢方對娜嘉新提出的控告和她在烏克蘭倍受尊敬的地位攀上關係:

俄羅斯當局的邏輯應該如下 : 哦! 所以她是烏克蘭的英雄。哦! 所以你們選她做國會議員。好,這樣妳又多了其他指控了。

A screencap of Savchenko's interrogation by pro-Russian militants in Ukraine. Video published on YouTube on June 19, 2014, by user aigu guillotine.

此為薩夫申科被烏東親俄民兵審問影片的截圖。該影片在2014年6月19日由網友aigu guillotine上傳至YouTube。

呼籲釋放薩夫申科的活動

薩夫申科在俄國也受到聲援。俄羅斯人權中心「Memorial (俄: Мемориал)」將她認定為政治犯。許多俄國記者也開始募集簽名以讓她獲釋,且在莫斯科也有好幾位民眾舉行示威聲援她

人權捍衛者和烏克蘭政府持續呼籲俄羅斯政府釋放薩夫申科。就連包括歐洲議會和歐洲委員會議會等國際性組織也要求她能獲釋。

烏克蘭國內和外國的行動人士為了讓她獲釋,舉辦過至少兩次引人注目的社群媒體活動。第一場活動使用了 #SaveOurGirl (救救我們的女孩)這井字標籤,在全球共有超過1萬5千筆推文;而第二場活動利用 #FreeSavchenko (釋放薩夫申科)井字標籤,在歐洲委員會議會決議公布的那天,嵌有該標籤的推文數量飆到高峰,大約40萬筆推文,且在全球33國內共有超過50場集會。

An infographic by EuromaidanPR portraying the number of tweets and location of rallies demanding the release of Nadiya Savchenko during January 26 campaign.

一張由EuromaidanPR製作的圖表。圖表描繪出#FreeSavchenko 全球推文的總數量,和1月26日呼籲釋放娜嘉 · 薩夫申科的集會活動在全球的分佈位置。

絕食抗議

在2014年12月13日,薩夫申科開始絕食。一個月過後她寫了一封公開信解釋她的決心。這封公開信在社群媒體上廣為流傳:

嗯,一個生而自由,而非生來便被束縛的奴隸的人,絕不能活在監牢裡,特別是他或她如果是清白的…。我已說了我的話 : 直到我回到烏克蘭的那一天,或者在俄羅斯的臨終之日! 我絕不會屈服,否則,我說的話仍有什麼價值?!

 @GlasnotGone,這個為聲援薩夫申科重獲自由而設立的推特帳號,將烏克蘭語版的公開信和英譯版本轉貼給國際媒體: 

薩夫申科的律師,馬克 · 費金(Mark Feygin) ,也用社群媒體發布關於她健康惡況的更新。在1月23日這天,他在推特上報告 : 

我剛離開娜捷芝妲 · 薩夫申科(註 : 娜嘉 · 薩夫申科的全名)所在的SIZO-6號監禁中心。她仍繼續她的絕食抗議,不會停止。監獄的醫生們跟我說,在她之前從來沒人能絕食超過40天。

在2月2日,另一位律師,伊利亞 · 納維科夫分享了一張手繪素描。畫中的人物看起來就像那一天的薩夫申科。

娜嘉向所有人問好。她在這裡看起來十分堅強。但可別相信這幅圖,我獻醜了。所有配色和筆調的明暗都出自於她。

烏克蘭詩人、作家兼翻譯家 安德里 · 邦達爾(英: Andrij Bondar 烏: Андрі́й Бондар)將薩夫申科 (她的名字,娜捷芝妲,在烏克蘭語意思是「希望」) 情況和烏克蘭的情況相互類比。他在2月4日的臉書貼文,總結了烏克蘭人的擔憂。

Неймовірно, якими іноді надіями себе гріє людина. Надія Савченко, яка перетнула нещодавно позначку в 50 днів, повільно вмирає. Медики знають, як відбуваються оці так звані страшні “незворотні процеси”, як атрофуються та відмовляють органи, які жахливі збої відбуваються в організмі, гормони, кров, шлунок, печінка, селезінка, кістки…
[…]
І страшно подумати, що ще сьогодні, ще завтра, навіть через 10 днів щось можна змінити. Але вже, наприклад, числа 15 чи 20 лютого може бути пізно, фатально пізно.

Савченко теж сам-на-сам із байдужістю системи. Тільки тепер за історією Надії Савченко спостерігає весь світ. І нічого не може вдіяти. Нічого. Найточніша метафора України – ця смілива і принципова жінка. Надія вмирає. Надія ще не вмерла.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那些我們有時用來自我安慰用的所有希望。娜嘉 · 薩夫申科,她最近絕食剛滿50天。她慢慢瀕向死亡。醫生們都知道,所謂的「不可逆程序」是如何發生,人體的器官如何開始虛脫,一個人的器官、賀爾蒙、血液、胃、肝臟、脾臟、骨頭到最後又如何衰竭。

可怕的是當我們想到,從今天或明天,甚至是從現在算起的十天內,有些事會產生變化。但在之前,在2月15日或20日這一天。一切可能會為時已晚,致命的為時已晚。

薩夫申科直接反抗這個體制的漠然。整個世界都在看著,而卻沒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沒有任何事。這個勇敢、又有原則的女人,是烏克蘭最準確的譬喻。娜嘉正在垂死,然而她仍還活著。

譯者:Chien-An Wang
校對:Timmy Sh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