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自身經驗訴智能障礙者歧視 芬蘭樂團唱進歐洲歌唱大賽

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 playing at Helsinki Punk Fest Vol 3. 14/1/2011. Photo by Flickr user Tomi Tirkkonen. CC BY-NC-SA 2.0

芬蘭樂團 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 在2011年1月14日於赫爾辛基龐克音樂節 Vol 3.的表演。照片來源:Flickr 使用者 Tomi Tirkkonen。 CC BY-NC-SA 2.0

此篇文章和廣播新聞檔為 Rae Ellen Bichell 為了專題 The World 所撰寫之報導,於2015年3月3日刊登在PRI.org,基於內容共享協議轉載。

繫著皮腰帶的鬥士、身著似瑪麗.安東娃妮特(Marie Antoinette)夜店裝扮的電子歌劇主唱,頭戴頭巾的金髮男子正隨著印度巴恩格拉(Bhangra)音樂起舞。他們是角逐代表芬蘭出征 2015 年歐洲歌唱大賽的隊伍之一。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歐洲歌唱大賽其實跟環球小姐選拔有點像,只不過差異點在於環球小姐選的是各國佳麗,而歐洲歌唱大賽選的是各國所選出的歌曲。」約翰.歐康諾(John O'Connor)如此說。現年60歲的歐康諾,發表過的著作都跟歐洲歌唱大賽有關。

歐洲歌唱大賽每年都能吸引 1.8 億的觀眾收看其華麗表演。去年歐洲歌唱大賽的優勝者是孔奇塔.武斯特(Conchita Wurst),其女性化卻又留著一臉鬍子的裝扮引發關注。

2015年2月28日在芬蘭的代表權決賽,從一群奇人當中脫穎而出的是 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 樂團(簡稱PKN),他們是一群龐克搖滾客。

當其他的參賽者正忙著調整自己的舞台裝扮時,PKN 四位中年團員就只是坐在後台。其中一位團員嘴裡發出嘶嘶的聲音,手則不斷撥弄自己的夾克。

「我們都是在智能上有障礙的人。」PKN的貝斯手薩米.赫勒(Sami Helle)說。PNK的四位團員都患有與智能障礙相關的疾病,包括唐氏症候群和威廉氏症候群。

卡里.阿爾托(Kari Aalto)是主唱,也負責填詞,歌詞的靈感大多來自於自身在日常生活中的挫折。托尼.華列塔盧(Toni Välitalo)在口語表達上有障礙,但只要坐在鼓手的位置上,他就會感到很安心。吉他手佩爾帝.古力卡(Pertti Kurikka)是樂團創始人,也是即興演奏好手。

PKN 成員首次見面是在六年前的一場音樂工作坊中,此工作坊是專門設計給有學習障礙的成人。從那時候開始,他們就藉由歌曲來宣洩自己的不滿,大到政治歧視小到剪腳趾甲。主唱阿爾托很明顯地對剪腳趾甲這項每週一次的居家活動感到厭惡。

「我不喜歡⋯⋯喀擦喀擦的聲音。」阿爾托一邊模仿腳指甲剪的聲音,一邊說道。

他們的歌曲名稱包括了《Mä vihaan maailmaa(我討厭這個世界)》、《Puhevika(語言障礙)》及《Päättäjä on pettäjä(政策制定者背叛了我們)》。

PKN 樂團曾在歐洲辦過巡迴演出,並在去年的時候到美國南方的奧斯汀市宣傳《龐克症候群(The Punk Syndrome)》。這部以 PKN 為主角的紀錄片曾在2012年獲獎,目前還有另一部影片在籌備中。

「我們就跟其他人一樣,」赫勒說道,「我們玩音樂、做我們熱愛的事物,然後做我們該做的。」

代表賽當天,在 PKN 樂團前上台表演的是一位流行歌手,其身旁圍繞著為數不少的舞者;還有一位以斯巴達克斯為主題的搖滾樂團,其表演舞台佈滿了火炬的特效。相較下,當 PKN 上台表演《Aina Mun Pitää(總是不得不)》的時候,他們身上沒有華麗的表演服,身後也沒有伴舞的舞者。

「至少我們有煙霧的效果,還算不錯。」赫勒這麼說。赫勒身著他的招牌皮外套,外套背後寫著「Whitesnake(白蛇樂團)」,也就是赫勒最愛的樂團名字。其他團員穿的皮外套則以各種補縫片和金屬釘裝飾。主唱在台上嘶吼了大約一分半鐘,內容是跟生活瑣事有關,像是打掃,和其他想做但是不能做的事(像是吃糖果)。他們在舞台上的時候,鮮少移動他們的腳步。

不過,最瘋狂的事莫過於:PKN 樂團贏得了比賽。雖說由音樂家、計程車司機和兒童所組成的比賽評委都偏好一個少年團體,他們演唱的歌曲朗朗上口,歌曲內容跟人際關係有關。不過,叩應觀眾的投票數佔總得分的90%,足以左右整個比賽的結果。

大多叩應進來的觀眾選擇將票投給 PKN 樂團,PKN 樂團的勝出讓其他參賽者感到措手不及。

「我嚇壞了,」約翰.歐康諾說道,「這絕對是我在歐洲歌唱大賽歷年比賽以來聽過最糟的歌曲。」

但是,就和其他叩應進來投票給PKN樂團的粉絲一樣,約翰.歐康諾在聽過他們背後的故事之後,也漸漸對PKN這個樂團改觀。

「就在 PKN 樂團贏得比賽後,我讀了一些有關他們的新聞,突然間覺得一切都變得合理。我知道為什麼這首歌能夠引起觀眾共鳴,」歐康諾解釋道,「也知道為什麼他們(PKN)會贏。」

歐康諾接著又說:「如果我們從芬蘭在歐洲歌唱大賽的歷史來看,就會認為PKN的勝利並不令人感到訝異。」

「芬蘭一直以來都走冒險路線,」歐康諾說,「1981年的時候,芬蘭代表在歐洲歌唱大賽中演唱雷鬼曲風的歌曲,可說是史無前例。這位歌手長得跟洛.史都華(Rod Steward)很像,頭髮白、金交雜,表演也實在是令人感到可怕。」

隔年代表芬蘭出賽的歌曲,內容跟核輻射有關,結果抱了鴨蛋。

從芬蘭過去50年參加歐洲歌唱大賽的歷史來看,唯一一次的優勝是由芬蘭妖怪樂團(Lordi)在2006年拿下。妖怪樂團是一重金屬與重搖滾樂團,身著盔甲怪獸的舞台服裝與裝扮為該樂團的最大特色。「他們(芬蘭)一直以來都喜歡這種灰暗的東西。」歐康諾補充。

有些評論家則認為 PKN 樂團是因為同情票所以才會勝出。然而,歐洲歌唱大賽執行長喬.奧拉.薩恩德(Jon Ola Sand)表示,PKN 樂團跟其他所有參賽者一樣,都立足在公平的起點上。他們的的確確是龐克樂手,「而不是只是利用花俏的旋律或是舞蹈之類的來吸引觀眾的目光。」他說:「他們所表演的曲目是走貨真價實的龐克風格;他們只是個人背景和情況有些特殊。」

PNK 樂團欣然接受勝利,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而他們的黑色皮夾克上還卡著金色紙片。赫勒的聲音略帶沙啞,和阿爾托一起大喊「我們是冠軍!」

五月在維也納舉辦的歐洲歌唱大賽準決賽,赫勒說 PKN 樂團將不改其風格出賽。不過,「到時候應該會有更多的煙霧舞台特效。」

譯者:Eugenia Lin-Koivuniemi
校對:Timmy Shen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