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燈又熄了!許多國家每天都在經歷停電這回事

A birthday party by candlelight in Tanzania. Photo by Pernille Baerendsten,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南坦尚尼亞的Njombe地區舉辦的生日派對。這個部落沒有穩定的電源。攝影: Pernille Baerendsten(經過許可使用)。

本篇報導是由Georgia PopplewellEllery Roberts Biddle, 以及全球之聲社群協力編撰而成。

停電,對於一個已開發的國家是非常罕見的一件事。當紐約在1965年停了13小時的電時,這便成了好萊塢的電影素材。全球公共廣播電台於今日除了報導葉門的空襲、獅子山因應伊波拉擴散而實施的禁足令、以及美國的醫療政策之外,還在早晨的新聞廣播用30秒的時間播報了阿姆斯特丹停電情形。

阿姆斯特丹停電長達90分鐘,具相當程度的破壞性,且造成許多航班須避開此全歐第四大的機場,全球公共廣播電台(NPR)對此加以報導自然情有可原。不過,在許多國家停電是家常便飯、每日必經之事,一點都不「新聞」(英:dog bites man)。不僅如此,除了歷經停電之外,可能還伴隨著抽水機停止運作、氣溫調節系統故障等事。如果你的國家和我們的情形一樣,不論你是在烏克蘭快被凍死或在孟加拉飽受快被烤焦之苦,你的網路路由器恐怕也無法使用啦!

因應阿姆斯特丹的新聞,全球之聲的成員們彼此分享自己國家的供電趣聞(伴隨此起彼落的笑聲)。其中,參與討論的成員有一半以上的人在48小時內經歷停電。

在討論時,其中一位居住在埃及明亞的作者剛好歷經停電,他的訊息故意寫著:「我們正在停電呢!而我現在正坐在黑暗之中,這還真好玩!」。上圖 Rising Voices 的負責人 Eddie Avila 所製作的地圖,顯示出各國關於供電的回覆。以下為更多例子:

A friend in Tanzania presses a garment with a hot coal iron, in lieu of an electric one. Photo by Pernille.

在南坦尚尼亞用木炭加熱的熨斗來燙衣服,比插電的更為便宜及可靠。攝影: Pernille Baerendsten

南亞的編輯 Rezwan
地點:達卡(孟加拉)
人口:1千5百萬
最近一次停電:當地時間下午3點(約4.5小時前)
停電頻率:每週至少兩次
對生活的影響:
「天氣太熱的時候,待在室內變得難以忍受。」

作者 Nihan Guneli
地點:伊斯坦堡(土耳其)
人口:超過1千8百萬
最近一次停電:昨天
停電頻率:幾乎每天
對生活的影響:
「沒有發電機的話,幾乎什麼事都做不了。」

作者 Islam Sayed Abdul Wahab
地點:明亞(埃及)
人口:4百萬
最近一次停電:今天──就是現在!
停電頻率:每天2到3小時
對生活的影響:「除了沒電,我們也會斷水,因為大多的房屋都是靠抽水機把水運輸到家內。手機訊號或醫院有時也會停電。」

在烏干達金賈提供冷飲的路邊攤。這種情形在東非很常見。那裡的居民沒有穩定的電力及冰箱。攝影: Pernille Baerendsten。

作者 Annie Zaman
地點:費薩拉巴德(巴基斯坦)
人口:3百萬至4百萬人
最近一次停電:今天下午5:15
停電頻率:一天中有半天都不停地在跟大家玩捉迷藏
對生活的影響:
「幾乎所有事情都被影響,從水力供應,到相機、手機無法充電。有些家庭可以負擔起UPS或者發電器(燃料或者通常是自然瓦斯),但這又會造成噪音污染。自從我回到巴基斯坦,我覺得我講話的音量變大了。」

作者 Marie Bohner
地點:史特拉斯堡(法國)
人口:276,750人
最近一次停電:上一次「大」的停電,是2014年9月曾登上媒體版面的那次,停電範圍在史特拉斯堡的某個區域。那次的停電有3分鐘且沒有造成任何大礙,因為大部分的大樓都有安全系統可供電。我得承認在我印象之中,我幾乎沒有在史特拉斯堡因為停電覺得很痛苦或不便。
停電頻率:幾乎不會
對生活的影響:幾乎在史特拉斯堡這裡沒有什麼影響

根據大家所提供的資訊,停電造成的影響大多影響到科技、工作、備用電源的花費,以及日常熱水的儲備與供應。身為作家兼翻譯的 Thalia Rahme 住在貝魯特(黎巴嫩首都)寫道:

身為黎巴嫩人,我不記得哪天沒停過電。全黎巴嫩人民需要付兩次電費。第一次是繳給國家,另一次則是發電器的費用。我們每5安培就算一筆費用。這5安培電的費用有時可以高達100美金。通常只有有錢人才能負擔的起10安培以上的電。夏天時,5安培的電僅能提供你開幾盞燈及維持冰箱運轉以防止食物腐敗。沖個熱水澡根本是件天方夜譚的事。

想像一下,某夏日半夜裡又停電了,且冷氣無法啟動。更慘的是,等了幾小時後,發電器也無法提供你電源。在蚊子、汗流浹背、失眠的情境下,這何等的浪漫啊!

這樣的情形在貝魯特每天都會發生,而且還是可預測的。所以我們就會根據將要停電的時段來做把衣服燙好或把澡洗好。像現在是6:15分,正是停電的時間。

這就是我在貝魯特的日常,斷水也是常發生的事。我在外旅行最享受的事就是飯店裡的淋浴,因為沒有人會在我洗澡時催促我、吼我說後面還有人要洗,我可以恣意讓水流淌過我的厚重鬈髮,也無需憂慮突如其來的斷水。

全球之聲 RuNet 的編輯 Tanya Lokot,敘述90年代在她家鄉烏克蘭盧甘斯克每日停電的情形:

「輪流供電」是計畫型的停電。也就指一個城市不同區塊會輪流在不同時間停電,以緩和整個盧甘斯克的電力需求。我們總會先被通知什麼時候會停電,所以停電前就可以先把該完成的事做完,例如: 煮飯、洗衣服、寫作業……等等。而冷氣對我們沒有什麼影響,因為根本不會有人有冷氣。

來自丹麥的作者 Pernille Bærendtsen 在東非擔任記者多年,他回憶三蘭港的停電情形:

在坦尚尼亞,我整天的行程和在丹麥是完全不同的。我記得下班後,我走在三蘭港的街道上,我是多麼地渴望尋找到任何有電的跡象:等一下會不會就能聽到發電器啟動的聲音?店家裡的煤油提燈會不會被點燃?或者,等一下會有電嗎?停電在坦尚尼亞是件嚴重的事情,也是社群媒體上最常討論的議題(因為此和賄賂等事情多多少少有關聯)。

來自奈及利亞伊巴丹的全球之聲作者 Nwachukwu Egbunike 有一個非常適合拿來當做結尾的說法:

老實說,我讀到這一篇文章時,我無法克制地大笑。說到奈及利亞的停電,我從出生就習慣啦!一天24小時都沒斷過電我還覺得奇怪呢。

譯者:Cindy Yang
校對:Bamboo Hsu、Timmy Sh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