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令人念念不忘的委內瑞拉

Caracas

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照片提供:flickr使用者danielito311。創用CC授權 (BY-NC 2.0)。

回憶起當時的秘魯,我們的生活天天都籠罩在恐怖及畏懼之下。

1993年底我剛從利馬的法學院畢業,我所鍾愛的秘魯剛從長達12年的內戰中逐漸復甦。這場內戰奪走了數萬人的性命。

那年聖誕節來臨前,我決定開啟人生第一趟海外旅程,去探訪親愛的阿姨。

大阿姨在1950年代後期到委內瑞拉,並在卡拉卡斯結婚,與丈夫及兩個兒子定居在那裡生活。然而她的一個孩子因為車禍喪生,使得母親和大阿姨間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距離並沒有阻撓她們聯繫彼此。

當我走出邁克蒂亞的西蒙玻利瓦爾國際機場時,我立刻震懾於那完全不同於利馬的景象。

卡拉卡斯是個閃耀的現代城市,充斥著高樓大廈、高速公路、天橋以及最近才剛重新鋪設過的道路。

街上所有的車看起來都閃閃發亮、光彩奪目,就像是剛從工廠生產線產出似的。相較於秘魯,不受控制的惡性通貨膨脹導致當地的億萬富翁消費能力低落,直到近日,人們才逐漸習慣街上出現新車的蹤跡。

街道上的路標看起來光亮如新,就像是昨天剛上漆一樣。

僅僅是從機場到阿姨家的路途上,我就能察覺到這個城市在各方面的進步。在這趟探險的途中,雨水像是在歡迎我的到來,我很不習慣,因為在利馬並不常下雨。

隔天,我展開了城市之旅,而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外人,因為我們這一代的孩子都是看著委內瑞拉的電視連續劇長大,所以我很熟悉當地著名的景點,例如查考市、加拉加斯地鐵以及奇金吉拉聖母大教堂。就連當地人說話的節奏對我來說都十分熟悉。

在參觀博物館時,有個男人看著一張西蒙玻利瓦的參戰列表。西蒙玻利瓦是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以及玻利維亞等國家的民族解放者,這些戰爭的確切地點至今仍然不得而知。我站在這位觀光客旁,回憶起很久以前我從學校學習到的知識:委內瑞拉的卡拉波波州;哥倫比亞的博亞卡省和波哥大;厄瓜多爾的皮欽查省以及祕魯的胡寧大區和阿亞庫喬。

在旅程中我去了海灘,雖然名字已經不記得了,但這是我第一次用雙腳感受到大西洋海水的溫度,這一切也都該感謝委內瑞拉。

不過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當地自由的風氣,人們能夠無拘無束地過生活。我們可以隨意進出任何建築物,不會有軍官等著檢查我們的包包和隨身物品。在購物中心、博物館或任何其他地方的入口,我們也不必通過任何金屬探測器或特殊儀器進行檢查。

我甚至可以隨意走在政府及各部門大樓的正前方,好似這是一件再正常也不過的稀鬆小事。沒有人阻止我,沒有人檢查我的證件,也沒有人讓我感受到一絲畏懼。

這就是為什麼我看到最近委內瑞拉的故事及影像後,我內心感到悲慟萬分。

如今的委內瑞拉正在受苦受難,正在椎心飲泣,正在沉默哀悼。

大批的示威者群聚在街頭主張自由及誓死捍衛他們的權益。警察及政府擁護者跟這些抗議者爆發激烈衝突時,許多年輕人因此受了傷,人民淪落到互相動粗的地步。

我想要記住的,是1993年我所認識的委內瑞拉。當時不管走到哪裡,都能聽見歡樂的加勒比海音樂融合傳統的聖誕節歌曲在大街小巷內播送。走在街上,路人總是揚著一張張笑臉跟我打招呼,在得知我是秘魯人後,他們會親切地問候我,並敞開雙臂歡迎我來到他們的國家。

這樣美好的委內瑞拉,會永遠留在我的心中。

Gabriela Garcia Calderon 為秘魯律師,專職仲裁法與民法。她的家人熟識秘魯媒體業。Gabriel自2007年11月起為全球之聲會員。

譯者:莊亞璇
校對:Bamboo Hsu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