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政府不准Uber為民服務

Screen Capture from Uber Guangzhou page.

圖片截自Uber廣州官網。

5月6日,位於成都的美國眾籌打車服務Uber(優步)中國辦公室,被當地政府調查。一周前,Uber的廣州辦公室被查,市交委稱Uber涉嫌「無照經營」。

官方稱,對Uber中國辦公室的調查是打擊無照出租車行動的一部分。中國並非首個因此原因打擊Uber的國家。但一些人認為,中國調查Uber的另一個目的是,希望通過打擊外國行業競爭者,以保護本國出租車服務。(編者注:廣州交委近期推出了自家的“如約”約租車平台)

Uber打車服務於2014年2月首入中國,目前在10個中國城市運營。Uber於2014年12月與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合作,使得Uber與百度地圖接軌,也大大提升了Uber在中國的商業。

但在2015年1月,中國交通部宣布禁止私家車通過手機軟件提供無照經營的出租車服務。不久後,中國兩大國內打車服務「快的打車(阿裡巴巴)」和「滴滴打車(騰訊)」決定合併。他們表示將加大對出租車租賃公司的監管,只與符合交通部規定的租賃公司合作。

3月份,嘀嗒拼車與Uber商談合作,希望打破滴滴和快的的市場壟斷。Uber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

Uber似乎傾向於競爭。優步中國除了與私人租賃公司合作,還甚至推出“人民優步”拼車服務,將更多的私家車融入到其網絡中。科技博主托馬斯駱為Uber的如此舉動稱贊:

盡管大量低價車充斥著人民優步的市場[…]司機試圖在意用戶的感受並盡量滿足乘客的需求——這種平衡讓Uber在中國獲得了「人民性」。而獲得了「人民性」的Uber和它的「人民優步」服務,事實上成為了一個將那些被摒棄在出租車營運體系和資格之外的私家車們(官方親切地稱之為「黑車」)凝聚和組織在一起的「另一個出租車」營運體系,一個依靠人民群眾,放手發動群眾的出行供需平台。[…]也正是因為如此,它讓競爭對手恐慌——微信平台曾多次以「惡意營銷」為名封禁Uber在各個城市的運營公眾號[…]

但中國政府對這個「人民導向」的商業策略並不滿意。駱認為,Uber的外資背景是受打擊的重要原因:

對一家試圖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美國科技公司來說,保守和矜持會遭到輕視和「不接地氣」的嘲笑,但決絕和生猛毫無疑問會遇到更嚴酷的反撲——2008年的Google中國和現在的Uber都是這樣的例子。
但Uber在中國面臨的並非Google當年的窘境——Google在中國的業務從第一天起就有文化與意識形態的壁壘,最終的結局也是由於雙方(Google與中國監管機構)之間無可調和的價值分歧。而Uber不同,更方便、更實惠和更有賺頭的利益驅動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價值,而其遭遇的一些被觸動利益的主管機構的制裁與打壓 […]

除了調查Uber辦公室外,中國幾大城市的警方還打擊Uber司機,一些警察甚至假裝成用戶,通過軟件叫車。

但托馬斯駱對Uber的未來表示樂觀。他認為,人民會有對付打擊Uber的策略:

看看在人民優步被嚴厲打壓的北京和廣州正在發生的事吧——打開Uber應用,5分鐘以內可到的「人民優步」轎車仍然密布在地圖上隨處可見。可能一些司機會提前打電話過來摸一下情況,判斷一下是不是被「釣魚執法」,可能有的司機會跟你商量「咱們到機場直接下停車場,省得被查」,還有的人會跟你約定接頭方式和暗號,但一個基本的事實是:活照拉[…]

他鼓勵人們支持「人民優步」:

這是一場人民優步的人民戰爭。我們來自五湖四海,為了更自由方便地出行的目的,走到一起來了。當你接到人民優步司機小心謹慎地詢問的電話的時候,多給一點理解和耐心——這就是你們接頭的暗號。每一個乘客和每一個司機的每一次接頭和交易,都指向一條真正通向自由之路。

從社交媒體上的討論來看,Uber確實贏得了多數人的支持。但中國的警方不一定與民眾持同樣的看法,就如中國記者李佳佳的一條推文

關於廣州查封Uber總部,安替有句精彩評論:感覺政府解決交通問題無能,但解決能解決交通問題的人非常有能力。

人口龐大的中國城市中,交通情況非常糟糕。因此安替的評論在回貼中得到了許多回應,如這條評論:

不解決群眾提出的問題,而解決提出問題的群眾!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