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民間組織成為搶救船難危機的領航員

The Italian coastguard rescues two of the 156 survivors of the October 3 tragedy off Lampedusa Island. Photo by UNHCR under CC BY-NC 2.0

義大利海巡救起十月三日蘭佩杜薩島船難156名生還者中的2個。照片來自UNHCR (CC BY-NC 2.0)。

上個月超過八百名難民在利比亞海岸船難中死亡。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載著難民的船隻在人們為了接近提供援助的商船而湧向一側後翻覆。

令人難過的是4月18日的船難並不是最近幾個月裡的唯一一件。歐洲對外國境管理機構 Frontex 自 2014 年十一月起受委託執行監控歐盟邊境的崔頓行動,他們表示無法再負擔大規模搜救,以後將只執行監控任務,而交由歐盟盟國的海巡船隻和商船盡其所能進行搜救。

這是相當不幸的消息,崔頓行動的前身地中海行動(Mare Nostrum)在一年的執行期間拯救了數千條生命。雖然歐盟對海上移民新處置方式因為不人道而受到批評,地中海行動的成本要比崔頓行動來的高,且外來移民在政治上不受歡迎:有些人擔心統一協調的救援行動會減少船隻渡海的風險,從而增加成功入境的難民數量。

結論是崔頓行動無法阻止湧入歐洲的難民潮。國際特赦組織宣稱 2015 年試圖渡過地中海的人數比起 2014 年同一時期有劇烈增長,根據他們的報告,2015 年一月與二月的非法入境人數增加了42%。

許多組織和人民持續施加壓力要求歐盟做出回應並進行統一協調的救援行動:

過去數年間一些民間組織崛起試圖彌補政治系統間的缺口,這些組織正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緩和地中海的狀況。

當政壇安靜時  民眾自發行動

Harald Höppner 和其他志願者,在去年造成366名移民喪生的蘭佩杜薩島船難後創辦了海洋觀察(Sea Watch)計畫,對抗地中海日益惡化的情況。

海洋觀察是由德國布蘭登堡的幾家人創立,目前由來自全國各地12名志願者管理。這個計畫由私人出資贊助,目標是用自己的船隻監督馬爾他和利比亞海岸之間的海域,提供遇難的船隻急救並向公眾報告海上狀況。最初設定的計畫執行時間是三個月。

他們的網站上寫著:

我們覺得有責任,也不想再坐視有人受苦死亡。

海洋觀察也提倡「好客」的文化,這種文化歐盟政客嘴上鼓吹,但實務上總被排除在外:

我們決定為政治人道化奮鬥,「好客」應該再度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裡急需設立海上救援服務,但歐盟並不願意這麼做,所以我們要自己採取行動。

計畫將在五月中展開。載有4到8人的船隻將在利比亞西北方海域進行12天的觀察行動。

如果他們發現遇難船隻,組織將通知有關單位並提供急救、飲水、食物和醫療協助,有需要的話也包括救生筏和救生衣。遵循德國支持庇護難民的組織 ProAsyl 的建議,他們將不會接難民上船。

海洋觀察也有一條急難電話專線以和國家海巡隊傳達資訊。

地中海地圖

海洋觀察也和另一個 2012 年創立的民間計畫地中海觀察(Watch The Med)密切合作。這個團體已發展成由社運人士、研究者、難民組織和船員組成的大型網路,他們一起用測繪技術紀錄地中海區域的意外及死傷難民人數。利用手機資料、分析風和洋流,加上目擊者的報告,可以記錄下船隻的確切位置和意外以便決定誰該對觸犯國際法負責,以及移民在公海上的權利。

這個計畫的中心是測繪技術,它可以提供意外發生的時間地點以及難民數量的概觀。這個技術也標示出了能被救援的難民數量,例如使用者可以看到地中海觀察在4月11日接到來自利比亞海岸一艘載有將近一千人的難民船的衛星電話,但這些難民要等到求助訊息傳達給有關單位之後才會得到救援。

在蘇黎世接受地中海觀察急難電話專線訓練的 Simon Sontowski ,在瑞士網站 20Minuten 的訪問中談到他加入計畫的動機:

因為我能真的做些什麼!地中海觀察是這場政治和人道悲劇中真實的生命線,大家都認為每年有這麼多人死亡很可怕,但接著又說「我們能力有限」或「我們能做什麼呢」。這是不對的,當然我們沒法拯救所有人 ── 這也不是我們的目標,但是我們可以幫忙緩解一點壓力,透過這個計畫我們希望能讓人們注意到這不該是我們的目標,而是歐盟的。

譯者:HLLee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