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姆斯特丹大學生成立新大學 尋求教改

Students occupying the Bungehuis . Photo from http://newuni.nl/

學生佔據阿姆斯特丹大學的”Bungehuis”大樓。照片

學生及抗議群眾以De Nieuwe Universiteit(新大學)之名,佔據阿姆斯特丹大學文學院大樓Bungehuis,嚴正抗議該院原定的經費遭到刪減。

據荷蘭網站NLTimes報導,該項示威涉及以下兩個層面:

「新大學」的組織成員佔領了Spui街上的Bungehuis大樓,而先前策劃學生示威和集結的人文集會(Humanities Rally)成員則發起遊行。大約有20人從早上4:30開始在系所內結成人牆,他們倚在窗邊並掛上旗幟,不時對著門口的群眾灑紙屑。

究竟這一切是如何引起的呢?

人文集會發言人Tivadar Vervoort 向NLTimes指出,這些抗議行動全因「該校的行政委員會打算在2016年將哲學、歷史、荷蘭文學及英國文學等多項學士課程合併為單一的文科學程」。

合併課程的理由是學校經費分配是基於各系所的畢業人數,但由於近年來文學院的畢業生人數減少,所以撥給系上的經費也跟著調降。

為了要解決這個問題,學生回顧學長姐提升學生的校務參與度的殷切期盼,給自己加油打氣。

其中一名抗議學生Rik Van Eijk向全球之聲表示:「阿姆斯特丹大學從前就發起過公民參與、民主化和示威抗議活動。」

Van Eijk所指的是,Maagdenhuis在1960年代被學生佔據了五天,其目的是要求參與更多大學事務。他表示,在那個時候,阿姆斯特丹大學是由董事及教授專門管理,而現在占領系所的行動,除了學生和教職員遭到董事會的壓制外,和60年代的情形有些許相似之處。

教師及學生們要求採取其他能降低傷害的方法,因此創建了幾個事務委員會並擬定替代方案。根據Van Eijk的說法,一月時公開發佈這些方案,但學校董事會依舊置之不理,集會發言人Vervoort也發出聲明

「新大學」運動也因此於二月十三日展開,歷經11天的佔領,最終在上周二被鎮暴警察驅離。46人遭到逮捕隨後獲釋。隔天超過一千人參與更大規模的示威,然而Van Eijk表示「實際參與人數可能超乎所計」。

不久之後,約三百名師生轉而佔領阿姆斯特丹大學行政核心Het Maagdenhuis。

抗議者甚至創建網站,線上直播佔領校園的情形並傳達他們的訴求:

1. 依民主選舉選出學校教務委員會。
2. 改變款項分配方式:應基於教學研究的品質,而不是看數量。
3. 撤銷目前的2016年Profiel文科學程。
4. 阿姆斯特丹大學和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的理學院合作的每個院所及課程都需經過公投。
5. 應以正職契約聘任教職員工,而非約聘。
6. 針對研究及教育經費刪減問題進行公開辯論。接續此項: 繼續保留阿姆斯特丹大學文學院大樓Bungehuis。

所有上述的要求,背後動機在於不滿現行的處理手段,這種上位至上、效率導向的處理方式,破壞大學最根本、最重視的研究及教育。

Crooked Timber部落格中的Ingrid Robeyns更寫到:

學生抗議功利主義日益滲透高等教育和理科政策。我沒有辦法藉此文讓所有人了解全部的狀況,但是目前的情況和英國所面臨的極為相似(我的直覺告訴我,荷蘭將在這幾年內步上英國的後塵)。

英國的例子是一個令人沉痛的前車之鑑。去年11月一位名為Stefan Grimm的毒物學教授,任職於倫敦帝國大學醫學院,被發現在家中自殺身亡。

在他死後,一封他寫給同事的電子郵件迅速在間傳開,內容寫到他控訴學校淪為營利工具。

信上寫道:「教育殿堂早已不復存在,現在的學校是上位者用來賺錢的工具,而我們這些剩下的人就被學校搾取牟利」。這與 Richard Hall 曾提過的論點不謀而合,他認為大學就好比「憂慮製造機」。

據報導,Grimm為了要得到更多的研究經費以保住他在倫敦帝國大學的職務,長期受到心理壓力

一封帝國大學高層寄給Grimm的電子郵件寫道

我知道你努力達標以保住自己在帝國大學的教職,必須每年為研究基金賺進20萬鎊以應付開銷。從現在開始,你也要好好思考你是否能勝任帝國大學所期待的教授。

譯者:Amy You
校對:veldsara

2 則留言

  • […] 教育產業化,當然不是香港獨有,最近在荷蘭,就有報導大學生抗議阿姆斯特丹大學打算在二○一六年將哲學、歷史、荷蘭文學及英國文學等多項學士課程合併為單一的文科學程,為的當然是經費問題,報導中,亦提及英國早有此問題。 「英國的例子是一個令人沉痛的前車之鑑。去年11月一位名為Stefan Grimm的毒物學教授,任職於倫敦帝國大學醫學院,被發現在家中自殺身亡。在他死後,一封他寫給同事的電子郵件迅速在間傳開,內容寫到他控訴學校淪為營利工具。 […]

  • […] 教育產業化,當然不是香港獨有,最近在荷蘭,就有報導大學生抗議阿姆斯特丹大學打算在二○一六年將哲學、歷史、荷蘭文學及英國文學等多項學士課程合併為單一的文科學程,為的當然是經費問題,報導中,亦提及英國早有此問題。 […]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