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透過電影The Fog of Srebrenica 認識歐洲大屠殺的生還者

Samir Mehanović, Director (Credit: Marta Vidal)

導演 Samir Mehanović(圖片來源:Marta Vidal)

一九九五年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是暨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史上最嚴重的屠殺戰爭,約有8000名穆斯林男性與男孩遭到賽族共和國殺害。亞力山卓(Alessandra Goio)馬爾他(Marta Vidal)報導了一部第二十一屆塞拉耶佛電影節首映的電影,內容主要著墨於逃過大屠殺的倖存者。這部作品原發布於一個發聲計劃(Rising Voices)的得獎企劃中-由衝突後研究中心(Post-Conflict Research Center, PCRC)所帶領的巴爾幹之聲(Balkan Diskurs)現在根據其內容共享協議,重新發表於此。

八月十七日,波士尼亞籍導演梅漢諾維(Samir Mehanović)在第21屆塞拉耶佛電影節於一間爆滿的影廳中發表他的作品斯雷布雷尼察之霧(The Fog of Srebrenica)。

故事內容主要是環繞在穆罕默德(Mehmed)、哈迪莎(Hatidža)、艾哈邁德(Ahmed)和辛娜希達(Zinahida)四位從這場大屠殺中倖存的人們身上。一九九五年七月的波黑戰爭期間,在拉特科.姆迪奇將軍(General Ratko Mladic)的指揮下,這場為期七天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共有超過八千名波士尼亞穆斯林在這座城市及周圍遭到塞族共和軍殺害

透過描述四位主角在這場悲劇中的經歷,這部影片可以喚起觀眾們對於人性、回憶及原諒的省思。

梅漢諾維(Mehanović)和劇中演員、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的生還者及他們家屬一起站在舞台上,他提到人們應該要永遠記得這場大屠殺,並把希望重新帶回給波士尼亞的下一代。

梅漢諾維(Mehanović)在圖茲拉長大,且仍然記得一九九五年七月所發生的事情,他說「我20年前就打算要拍這部片」,當時有無數的難民從四十哩外的斯雷布雷尼察湧入,「這段回憶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透過拍這部片,我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在戰爭開始前梅漢諾維(Mehanović)想當導演,不過在衝突日漸高升之際,他成立了一個劇團。他回憶道「當戰火逼近時我們正在演出小王子之類的節目。」

一九九五年五月,梅漢諾維逃離了造成七十一名年輕人死亡的圖茲拉屠殺、於同年八月離開波士尼亞,並在隨後受邀前往愛丁堡國際藝穗節演出後向蘇格蘭尋求庇護。

他對觀眾說:「我去了愛丁堡而且留在那裡,但我還是持續地想起波士尼亞。」

二○一三年他執導了電影《我們的規則》(The Way We Played),描述兩個不同種族背景的男孩在波士尼亞戰爭剛開打之際的遭遇,至於《斯雷布雷尼察之霧》(The Fog of Srebrenica),梅漢諾維的動機僅是想訴說死亡及失蹤人們的故事。

National Theater, Sarajevo (Credit: Marta Vidal)

塞拉耶佛國家劇院(圖片來源:Marta Vidal)

在拍攝電影的期間,他特別針對種族屠殺做了大規模的研究,也揭開了隱藏在他內心多年的傷疤;他解釋:「我開始質疑自己人性中的定位」,這也迫使他逼問自己:「人類真的不如動物嗎?」然而,拍攝這部紀錄片也帶給了他希望。

梅漢諾維說:「很棒的是我並不會從角色中感受到憎恨」,並表示他相信寬恕在這部影片中扮演很重要的部分。雖然片中大部分的角色都在戰爭中失去親人,甚至親眼目睹暴力又殘忍的畫面,但這些人最後都選擇原諒並表明不會尋求復仇。導演表示:「人們心中並不是充滿憎恨的,人們是會原諒的。」

現與妻子與兩個小孩居住斯雷布雷尼察並以美髮為業的穆罕默德(Mehmed Hodzic)是影片中的主角之一,當年的屠殺使他失去67名親人,他搬到塞拉耶佛,但戰爭結束後他還是決定回到斯雷布雷尼察。據他描述,現在在斯雷布雷尼察地生活很平靜,和其他普通的小鎮沒什麼不同。

但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始終不該被任何人遺忘,尤其對於未來的世代而言。就像影片其中一個角色所說:「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是一則永遠不會結束的故事」,因此梅漢諾維也正計畫要再拍一部主題影片:「我覺得我說得還不夠。」

梅漢諾維也透過他的演講,強調在和解過程中正義的重要性他表示:「如果你犯了錯,你必須告訴下一代:你一定會付出相對的代價。」

在他的研究之中,梅漢諾維使用了許多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的檔案資料,該法庭由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於一九九三年成立,宗旨是起訴在前南斯拉夫時期犯罪的肇事者,梅漢諾維說:「ICTY擁有全世界最好的法官,然而,在過去20年來,只有很少的人因斯雷布雷尼察而被他們起訴。」

導演更斷言,對於倖存者而言,現在的情形仍是「無可忍受」。

「他們連最基本的生活都被剝奪,一天的花費只有5~10歐元。政府完全不管他們,一般民眾也不願向他們伸出援手,每當有人提起這場屠殺,大家就好像瞎了眼一樣地不想正視。」他緊接著說「這是一場沉默的陰謀,人們根本不談這件事。」

梅漢諾維(Mehanović)相信波士尼亞未來的和平建立於人們能夠學會和各種不同的人和諧生活。雖然這部電影主要內容是波士尼亞和南斯拉夫戰爭,但影片中的信念卻是向全世界傳達,「很不幸地像斯雷布雷尼察這樣可怕的慘劇可能發生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

他以「我們不能再讓這場災難重演」作為結尾。

譯者:Lee
校對:Fang-Ling Hsueh

1 則留言

  • jess

    如果標題the frog of Srebrenica可以改成fog*就太好了
    感謝翻譯這篇文章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