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北韓的年輕人為什麼敢穿窄管褲

24-year old North Korean refugee Danbi was a smuggler in North Korea's black markets.  Here she gives us a tour of a market in South Korea, which reminds her of the markets in the North. Credit: Heidi Shin. Used with PRI's permission

24歲的北韓難民丹比(Danbi)曾在北韓的黑市以走私為業。這次她在南韓帶我們逛了市場,這個市場讓她想起北韓。照片來源:Heidi Shin,經公共國際廣播電台(PRI)同意後使用。

這篇文章及廣播報導原是申海蒂(Heidi Shin)世界企劃(The World)所寫,於2015929首次刊登於PRI.org。經作者同意分享內容後重新發佈於此。

如果窄管褲是違禁品的話,你還會穿嗎? 答案顯然是肯定的,至少對於北韓女孩而言就是如此。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我和她在一個南韓的市場隨便逛逛,丹比停下腳步欣賞一件窄管褲,她說:「在我的家鄉,女孩們就是愛這種!」她所謂的家鄉,是一座遠在北韓的城市。

當她戲劇性地把頭髮往後撥、試戴一個亮晶晶的髮夾時,她開懷地笑了。她回憶道:「我們都想要可以像這樣 用手指順頭髮,就像我們在南韓電視節目上看到的一樣。但我們不行。因為在北韓我們沒有足夠的洗髮精,所以妳的手指就是會卡在頭髮間!」

丹比是24歲的北韓難民,她描繪的是一個和我們截然不同的極權政權,但這卻是其他脫北者以及與北韓人民共事的人們再熟悉不過的故事。沒錯,這個國家充斥著人權弊端與赤貧的情形。然而丹比,從逃離北韓後就換了新名字的女孩,來自一個靠近中國邊界的城市──它出乎意料地充滿漏洞且能夠輕易穿越,因此,丹比從小就生長在很封閉的國家、同時也開著一扇對著外面世界的窗。

她從小就在販售外國走私商品的黑市購物,並且透過走私來的隨身硬碟觀賞美國和南韓電視節目,所以當她進入國中時,丹比說她對於學校所教的──美國人不能相信以及南韓人陷於貧困,充滿懷疑。

A police officer browses a South Korean market.  Danbi says many of the goods sold here can also be found in North Korean markets.   Credit: Heidi Shin. Used with PRI's permission

一名警察正在逛一個南韓市場。丹比說這裡大多數的商品都可以在北韓的市集中找到。照片來源:Heidi Shin,經公共國際廣播電台(PRI)同意後使用。

所以她開始逃學並往返充滿漏洞的邊界進行商品走私,她向中國商人販賣北韓香菇,並帶回一箱箱的米、麵粉及其它貨物。

丹比可能比一般北韓青少年更有勇氣也更有創業精神,但她也是屬於北韓千禧世代的一份子,他們在北韓1990年代面臨嚴重饑荒時都還只是兒童。所以像丹比這樣的年輕人對於國家獨裁者的看法並不如他們父母一代,更別說他們會遵守政府規範。

丹比總是充滿自信並冷靜,被問及國家領導能力時,她的聲音突然拔高,丹比尖銳地說:「當每個人都在挨餓時,我們看見他們碩大的肚子。我們知道這很不公平。」她的音調在不知不覺間已轉為北韓腔。

North Korean refugee Danbi in her South Korean apartment, getting ready to go out.  In North Korea, youth informants patrol the streets, to report young people who violate the country's dress codes.  Jeans, which are popular in South Korea, were seen as a symbol of American imperialism in the North.   Credit: Heidi Shin. Used with PRI's permission

北韓難民丹比在她位於南韓的公寓中正準備出門。在北韓,青年軍總是在街上巡邏舉報違反國家穿衣規範的年輕人。在南韓受歡迎的牛仔褲在北韓則是被視為美國帝國主義的象徵。照片來源:Heidi Shin,經公共國際廣播電台(PRI)同意後使用。

我對於丹比的言論感到震驚,她聽起來簡直像個美國青少年。作為北韓年輕人,她質疑當權者並且對違反國家穿衣規範而自豪;她告訴我,她曾因為穿著從南韓走私的合身衣服而被青年軍逮捕。

她說:「他們在街上畫了一條線,叫你站在那裡,然後他們就當著路人的面把你的衣服撕爛,以作為大家的警惕。」牛仔褲被視為美國帝國主義的象徵──如果有任何女孩被抓到穿著牛仔褲,褲子會被戳得滿滿地都是洞,以防止你再穿它們。她說,如果頭髮太長也是當街被剪掉作為懲罰。

丹比補充說道,如果被抓到五次、六次以上,除非有關係或是管道可以買通官方,否則就會被送到集中營去。

她強調:「在北韓如果擁有足夠的錢,可以解決太多的事情。」「我們倚賴黑市而生,所有的工作、走私商品、販賣商品、買通官員讓他們睜眼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些都可以靠錢解決。」

24-year old North Korean refugee Danbi swipes through photos on her mobile phone.  She has no contact with family back home, she says.  But some North Korean refugees continue to communicate with their families in the North, via care packages and smuggled Chinese cell phones.   Credit: Heidi Shin. Used with PRI's permission

丹比滑著手機照片,她和家鄉的家人沒有辦法聯繫,但有些北韓難民和他們位於北方的家人透過愛心包裏 (Care Package) 以及走私的中國手機持續保持聯絡。照片來源:Heidi Shin,經公共國際廣播電台(PRI)同意後使用。

大部分的北韓國民仍處於極度貧困中,電力在一天之中僅能限量供應幾小時,食物和自來水也很稀少;而且日常生活總是受到集中營的威脅,甚至是殘酷的處份,這些都是真的。丹比看見走到外面世界所能帶來的不同。

她回憶:「我們有些鄰居的親戚住在南韓,開始從南韓寄錢回來,突然間他們的生活狀況好很多。」我媽媽甚至曾經開玩笑說:「妳怎麼不消失一下,然後也寄點錢回來?」

根據非營利組織自由北韓 (Liberty in North Korea),北韓難民每年都會固定寄錢回北韓。這些有能力負擔的難民據說也是透過愛心包裏以及走私的手機與家人固定保持聯絡。

丹比在四年前逃到南韓──在她發現自己受到北韓政府調查之後,她並沒有足夠的錢可以賄賂。現在她嫁給了一位南韓人,問她最想念北韓什麼事呢?她說:「在黑市的工作,以及被留下的家人們。」

譯者:Fang-Ling Hsueh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