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每天跨越國境的上學路途

During the school week, Arlet Burciaga rides a bus toward the international bridge in Ciudad Juá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上學日期間,Arlet Burciaga搭公車前往位於華雷斯城的跨國大橋(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本篇文章及廣播內容Kate McGee以及攝影師Miguel Gutierrez Jr.The World撰寫,於2015年11月5日刊於PRI.org,經同意授權轉載。

起床、著裝、收拾功課,有時要打包午餐,這是大部分學生上學的標準流程。但有些位於美墨邊境的學生,出門時卻得多拿另一樣東西──護照,19歲的Arlet Burciaga,便是這樣的例子。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PRI.org聽故事>>

A view of the Colonia Alta Vista neighborhood in Ciudad Jua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華雷斯城的Colonia Alta Vista近郊一景(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已起床超過一小時,Arlet站在墨西哥華雷斯城家中簡陃的廚房裡。家中家徒四壁,只掛著一個帶有「Feliz」(意指「快樂」)字樣的小標誌。她的母親Martha Flores Ibarra正在數錢。

Before she leaves, Arlet's mother, Martha Flores Ibarra, arrives home at 6:30 am after working at one of the transnational maquiladora factories located in Ciudad Jua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Arlet離開前,她的母親Martha Flores Ibarra在早上6:30回到家中,剛結束位於華雷斯城跨國組裝工廠的工作。(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Martha剛上完大夜班,她工作於一家汽車零件工廠,賺取每週45元的收入。同住於屋簷下的還有Arlet的妹妹與哥哥,哥哥也同樣在附近的工廠工作。在Arlet離家前,Martha給了她3披索搭公車、4披索付過橋費,後者回以擁抱及吻別後便出發上路。

6:54 a.m.

Arlet's passes through Colonia Alta Vista on her way to El Paso, Texa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行經Colonia Alta Vista,準備前往德州艾爾帕索。(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離開家門,踏上上學之路。

她住在墨西哥,讀的卻是美國學校──位於厄爾巴索市,隸屬衛理公會教派的私立利地亞派特森高中。她大可待在墨西哥讀書,但從教堂聽來關於美國的校園後,決定申請全額獎學金前往就讀。而Arlet也如願獲得了獎學金,學校資助她每天往返國境的費用,外加每個月20披索的額外生活花費。

6:59 a.m.

Arlet boards a bus towards the international bridge in Ciudad Juarez.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搭上公車,前往位於華雷斯城的跨國大橋。(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一到站,公車就來了。街道上人很少,但車上卻已擠滿了人。

到跨國大橋的路途不長,而Arlet也早已習慣這樣的路途,即便她明白自己永遠不可能習慣。「我不覺得習以為常。」Arlet笑了一下表示,「對我而言,過橋一直是大事;那是很不尋常的經驗,因為你不知道在橋上,或是在往家中的路途會發生什麼事。」

A line of cars forms down Calle Juarez in the early morning at the Puente Internacional Paso Del Norte. The cars are waiting to cross the bridge into El Paso, Texa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早晨位於華雷斯城的車陣,塞於Puente Internacional Paso Del Norte。車輛等著過橋前往德州的厄爾巴索市。(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曾以「全球謀殺首都」著稱,華雷斯城在歷經2009、2012年的毒品戰爭後,經濟仍在復甦中。然而,位於兩國邊境的雙方人民,都覺得華雷斯城已經是個安全城市,住在華雷斯城以及厄爾巴索市的人表示,大家對於邊境的生活有所誤解。縱使政治氣氛圍繞著移民轉,但人們仍然一如往常往返國境。

有時候跨越邊境會有點困難。像是在911恐怖攻擊或是波士頓馬拉松炸彈事件發生時,安檢會變嚴、車陣變比較長。在其他時候,就跟高中生一樣會漏帶東西一樣,Arlet若忘記帶到護照,當然就過不去。

7:05 a.m.

Arlet pays a 4 peso toll in order to exit Mexico and enter the international bridge towards Texa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付了4披索,離開墨西哥、進入往德州的跨國大橋。(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抵達收費亭,「今天隊伍很長」她邊走邊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我們得在隊伍裡。」在橋的底部,懸掛著一個大大的標誌,上頭寫著「Feliz Viaje」,Arlet說那代表「旅途愉快」之類的意思。

幾年前,由於得從西班牙文轉換為使用英文,Arlet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時刻。在她進派特森高中之前,她只會西語,而且完全沒去過美國。「老師跟我講話的時候,我就一臉『蛤?聽不懂』的樣子,那對我而言是非常辛苦的時候。」

7:15 a.m.

五分鐘後Arlet過了橋,接著前往美國海關。435位在校學生中,有70%的人每天都要跨越國境,其中有一些是住在墨西哥的美籍人士。

其他人,像是Arlet,就是墨西哥人。她跟她的朋友Vicki一起等在隊伍裡。平時會有一排隊伍專門給學生排,但今天沒有。

「這不公平,」Vicki說「今天沒有那麼多海關人員。」

「哪邊的隊伍排比較快?」Arlet問,「這排還是那排?」

「所以他們覺得有必要,就關了給學生排的隊伍。」Vicki逕自繼續說,沒有理會Arlet。

Arlet holds her passport and visa. These documents allow her to cross in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study in El Paso.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手握護照與簽證,這些文件讓她能入境美國,在厄爾巴索市讀書。(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在隊伍前方,有個人被拉到一旁。海關人員檢查他的護照,並將他帶到另一個房間。「他可能沒有合格文件?」Arlet十分好奇,「我覺得他很可疑。」

幾分鐘後,另一名海關人員示意他們前進,並檢查她們的護照。

「要去哪裡?」海關人員問

「學校。」Arlet回答

延伸閱讀:Global Nation Education

7:45 a.m.

Arlet hands her documents to an immigration officer in El Paso, Texas. This a regular task for Arlet during the school week.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手拿文件交給德州厄爾巴索市的海關人員。這對她而言是上學途中的家常便飯。(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一如往常遞文件給海關人員。一旦進入了厄爾巴索,她就全得靠自己。母親沒有護照,所以不能跨越國境。若Arlet在美國境內發生了什麼事,她母親根本過不來,遑論幫忙解決問題。

7:55 a.m.

Once at school, Arlet helps herself to breakfast at the school cafeteria. Students are provided with a breakfast and lunch.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到了學校,Arlet在校內學生餐廳領早餐。每位學生都有一份早餐、午餐。(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抵達學校。一到校她便前往學生餐廳領早餐。派特森高中提供校內學生免費的早餐及午餐。

8:30 a.m.

After breakfast, Arlet sits in her first period class, and looks over class materials.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早餐過後,Arlet坐在第一節課的教室裡,瀏覽上課教材。(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第一堂課上英文,她每天上三堂英文課。這週她每科都有考試。

幾乎所有在校生都會畢業,然後上大學。派特森高中與美國的衛理公會大學有相當穩健的連結,協助學生完成申請入學程序,並取得獎學金。派特森高中的校長Socorro de Anda表示,一個大學學位能夠改變Arlet以及她整個家庭的一生。她進而闡述,「我們已經見證許多家庭因為子女就讀這裡、升上大學,因而脫離了貧窮。」

3:05 p.m.

Arlet wipes a table at the Lydia Patterson Institute. Her work is part of her scholarship.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Arlet在學校的擦桌子,她的校內工讀是獎學金的一部分。(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學校放學了,但Arlet還沒。學生在課後必須留校工讀,協助保全或櫃檯工作,這是獎學金的一部分。

4:21 p.m.

After a day of classes, Arlet and fellow classmates walk towards the Paso Del Norte International Bridge in El Paso.  Credit: Miguel Gutierrez Jr./KUT News.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學校待了一天後,Arlet跟其他同學步滿前往位於厄爾索市Paso Del Norte的跨國大橋。(圖經KUT News的Miguel Gutierrez Jr.授權使用)

Arlet開始了回家的旅途。在歷經三年的每日跨國境通勤後,Arlet覺得很累,但她知道一切是值得的。她說:「我認為這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讓我有機會接觸美國文化,一個對我而言全新的文化,讓我的人生有了新奇的經驗。」

現在,Arlet即將展開新旅程:上大學。雖然地點仍未知,但Arlet希望學校在美國。如果上了美國大學,那她護照就可以直接放家裡了。

在我們的臉書頻道Global Nation Exchange、Twitter的@globalnation或是直接聯絡我們,讓我們知道你的想法與點子。


校對:YK Ch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