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音樂家抗議港鐵「五音不全」的行李規定

Musicians playing inside Tai Wai MTR station. Photo from HKFP.

音樂家在港鐵大圍站內演奏。拍攝:HKFP

本文由Kris Cheng所撰,原於2015年10月4日公開發表於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以下編修版本係根據夥伴關係協議重新發布於全球之聲。

10月3日星期六晚間,超過百人加入大圍地鐵站的抗議行列,反對香港鐵路(Mass Transit Railway,簡稱MTR)行李條例的「選擇性」執法

示威者們拿著吉他、手風琴、長號和風笛,以響應一個呼籲公民帶著他們的樂器搭乘港鐵的臉書活動。

這個活動源自於上個月一名香港浸會大學音樂系學生帶大提琴進入大圍站,而被港鐵工作人員警告的事件。一些人譴責工作人員對音樂家找碴,卻對旅客和大量購買香港貨物、再出境轉賣的中國單幫客(另譯:水貨客)所攜帶的超大行李視而不見。

「反抗不公」

臉書活動發起人、同時也是一名揚琴教師的Mavis Lung Man-wai表示她對於抗議到場人數感到非常開心。

我認為我們已經達成我們的目標了,因為我們已經有大量的媒體曝光度。不論港鐵能不能回應我們的訴求,我們已經盡我們所能。

儘管港鐵公司承諾對行李政策進行公開協商,公司仍未對Lung進行回應。

港鐵完全沒有與我聯絡。我會以個人名義發信要求樂器(在警告和罰款上)的豁免權……。我希望像是香港中樂團等音樂性團體、香港藝術發展局等藝術性組織、以及各間設有音樂學系的大專學院能夠對這件事有更積極的作為,因為學生正是需要搭乘港鐵的那一群人。

Lung補充說道,她通常不會帶她的揚琴搭港鐵,但她發起這個活動「反抗不公」。

Miss Lung and her yangqin. Photo: HKFP

Lung 小姐與她的揚琴。 攝影:HKFP

雙重標準?

大約半數的抗議人士來自於「香港本土力量」這類的推動香港人文化和價值的地方主義團體,主張港鐵並未對那些單幫客嚴格執法、卻找本地人麻煩。

其中一個抗議標語寫道:「[港鐵]不顧中國走私賊,只起訴香港公民-反[對]港鐵貪腐」;而另一個則寫著「港鐵職員收取賄款,協助走私集團逃稅」。

多數這些抗議人士並未攜帶樂器但呼喊著反對港鐵公司的口號。

一名抗議者Ng小姐說:

我住在康城,而我必須帶著我的大提琴搭港鐵。我擁有這把大提琴已經十年了,而且一直以來都沒什麼問題─而現在卻對攜帶樂器的人提出警告,這實在不合理。這對許多學生造成困擾,可是這些學生們卻別無他法。

Miss Ng with her cello. Photo: HKFP.

Ng小姐與她的大提琴。 攝影:HKFP

她表示她的大提琴是134公分高的最大的尺寸──超過港鐵標準4公分。

「如果有特殊車廂會很棒」

一名穿著蘇格蘭裙的教師Patrick Brousseau和他的風笛成為了焦點。Brousseau為港鐵公司提出替代方案:

考慮到第一節和最後一節車廂通常有較大的開放空間,港鐵[可以]直接[要求]攜帶超大型李的人到這些車廂。我想大多數人都會表示「沒問題,我能做到。」不是嗎?如果能夠有有特殊車廂的話會很棒,而那也將會有助於透過地鐵運送腳踏車。但同時我不認為走私的問題會太快消失[…]如果港鐵真的引進行李車廂…對於轉運商品到中國的人…他們能賺進大把鈔票,那將會是一石二鳥。

一些抗議人士演奏並唱著粵語流行歌曲,像是經常在民主抗議行動中常聽見的Beyond〈海闊天空〉等。

「我已經做好在這裡被罰款的準備」

另一個示威者藉著在車站地面作畫來抗議港鐵公司「擾亂民生,打壓藝術」。他在離開前清理了地面。

經常參與各抗議行動的畫家Perry Dino說:

港鐵應該讓人們有一個能夠攜帶樂器的機會,畢竟有些人靠著教音樂維生、而且他們沒有足夠的錢可以搭乘計程車或廂型車。

Painter Perry Dino. Photo: HKFP.

畫家Perry Dino。攝影:HKFP

Dino補充道,他的畫架展開時超過港鐵的行李規定。「我已經做好在這裡被罰款的準備。」他說。

李先生沒有帶樂器,但帶了具象徵性的黃色雨傘,他表示:

香港人應該維護孩童學習音樂的權益。過去攜帶樂器進站是被允許的,為何現在不行呢?

Mr Lee with his yellow umbrella. Photo from HKFP.

李先生與他的黃色雨傘。

譯者:Lin Rui-ti
校對: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