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你也許不知道─當你在說西班牙語時,也在說些阿拉伯語

The Alhambra fortress in Granada, Spain, was built by the Arabic-speaking Moors in the 13th century when they ruled parts of the Iberian peninsula. Photo by Jeanne Menj. CC BY-ND 2.0

位於西班牙格拉那達的阿爾罕布拉宮,是由西元十三世紀統治著伊比利亞半島,語言為阿拉伯語的摩爾人所建立。照片由珍妮.曼居(Jeanne Menj)所提供。(CC BY-ND 2.0)

這篇文章是喬伊.狄亞茲世界(廣播)電台所做的報導,於2015年10月15日刊登在 PRI.org,作為內容分享協議的一部分同步刊登於此。

來自黎巴嫩的陶德.瑪斯夫是我女兒在奧斯丁學前班的老師。小時候,我的女兒卡蜜拉大部分都說著西班牙語。瑪斯夫記得有一次卡蜜拉因為無法記住一個英文單字而感到挫折沮喪。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至PRI.org聽內文)

「她在跟我說她的襯衫。」瑪斯夫說道。

瑪斯夫能夠完全了解是因為「camis」這個阿拉伯文單字就是指西班牙文的襯衫(camisa)。

「而我就說:喔!有些單字跟阿拉伯語是有關聯的!」她說道。

為了找找看有哪些,瑪斯夫跟我做了一個練習。我用西班牙語講一個單字,而她用阿拉伯語。

橄欖油(aceite)?」

「我們都說aceit。」瑪斯夫回答道。

吉他(guitarra)?」

「我們都說guitar。」

現在我意識到這個關聯,似乎在周遭聽到的單字都是阿拉伯語了。

例如,我最喜歡的璜.路易斯.蓋德拉,也是拉丁葛萊美獎的獲獎人,他的某首歌曲。

「我希望下場咖啡雨」用來點綴的字詞例如咖啡(café)和希望(ojalá)皆源於阿拉伯文。

或者是騷莎歌手希莉亞・庫茲那朗朗上口的一句話:「砂糖(Azúcar)!」也是基於阿拉伯語的另一個單字。

西班牙巴塞隆那大學的語言學家維克多.索利斯.帕雷霍說道,西班牙語裡的部分語言都是受到了摩爾人的影響。「摩爾人」是一個講北非阿拉伯語的族群名稱,他們曾在八世紀時入侵過西班牙。他們的影響延燒了將近700年,直至今日也是顯而易見。

「特別是如果你是在西班牙南部旅遊,例如,在我出生的城市梅里達,我們有一個阿拉伯式的城堡--阿爾卡薩城堡。」帕拉霍又說道:「同時,你現在也能在那些城市看到摩爾人的影響,也能看到伊斯蘭的存在以及看到語言中阿拉伯的存在。」

當然,這樣的影響也跟隨著西班牙人到了美洲。人們認為有將近4000個西班牙語字彙都是直接來自於阿拉伯文。也因此,在約旦一個非營利組織擔任人道主義工作者的墨西哥人瑪麗亞.古鐵雷茲表示,她到哪都會隨身攜帶一個小筆記本。

「對!我正在追溯所有的單字。這就好像是在說:『多了一個字!』我每天都至少找到一個單字,我的反應會像是:『喔!這跟西班牙語根本就一樣!』或是『這跟西班牙語真像!』」她說道。

如果古鐵雷茲可以快點精通阿拉伯語,她的人道救援工作就會更加有效率。而在這個時候,身為講西班牙語的人,給了她一條捷徑。

但是,這種西班牙語跟阿拉伯語的結合跟美國人有什麼關係?在美國,最主要的兩種語言就是英語跟西班牙語。因此有些人會疑問在時間的推移下,這些語言會產生怎樣的變化?帕雷霍也是其中之一。

「語言是活的。」她說。

這些語言互相適應,也相互借用詞彙,在不同語言的交界地帶更是如此。

「我仍記得當我剛抵達德克薩斯州時,」帕雷霍說道,「我跟我的妻子去一家餐廳,服務生用英文問我們:『您們要在裡面用餐還是露天座檯(patio)呢?』」我從來沒聽過英文有這種詞彙。

露天座檯patio)是西班牙單字。

假設這種語言結合的影響在現在只是讓我們可以偶爾拿「美式西班牙語」開玩笑,想像一下在100或200年以後,當數以千萬計的講西班牙語的人稱美國為家的時候,「美國人」會講什麼語言呢?

譯者:Anita Min
校對:T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