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印度校園自殺事件 揭露賤民階級歧視問題

Image Courtesy Rohit Vemula's Facebook page

羅西斯•凡穆拉(Rohith Vemula):圖片取自羅西斯•凡穆拉本人的臉書。

2016年1月17日星期天,就讀於海德拉巴大學(University  of  Hyderabad,或稱海德拉巴中央大學)博士班二年級的羅西斯•凡穆拉自殺身亡

羅西斯被人發現在學校一間宿舍房間裡上吊自縊,這件事傳出後,隨即引起抗議聲浪。其主要原因是學校禁止他和其他四名賤民階級的學生入住宿舍。羅西斯是位賤民,也是捍衛賤民權利的學生組織中的活躍人物。在印度,賤民階級自古以來是被視為「不容觸碰」的,並且飽受歧視。

26歲的羅西斯和其他四位賤民階級的學生遭校方趕出學校宿舍。根據獨立新聞網站Scroll.in報導,「學校高層禁止他們進到學術大樓、宿舍、圖書館、餐廳和其他公共區域。」此外,他們也被禁止參加學生會選舉。由於遭校方趕出宿舍,他們被迫在校園搭帳棚居住。羅西斯的朋友說,他從去年七月後就再也沒收到他的大學助學金。

這幾名遭封殺的賤民階級學生,都是安倍卡學生協會(Ambedkar  Student's  Association,  ASA-HCU)的成員。安倍卡學生協會致力於創造不分階級、零剝削的社會,並深受已故印度社會改革家安倍卡博士(B.R.Ambedkar)的影響;安倍卡博士在生前曾極力反對社會歧視賤民的風氣。

羅西斯自殺前就曾和其他學生組織成員進行絕食抗議,要求校方取消封殺他們的決定。大學學監委員會之所以會做出這項決定,主要是因為八月時,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學生支部-「全印學生聯盟」(AVBP)的主席蘇席爾•庫瑪(Susheel Kumar)控訴他遭到安倍卡學生協會成員毆打。學監委員會的調查報告顯示這項指控並沒有證據,但九月,五名學生仍遭到學校封殺。經過幾個月來回申訴,十二月校方維持原來懲處決議,學生們必須搬離學校宿舍。

根據《對抗潮流組織》(Counter  Currents)成員阿格尼茲•阿瑪菈 (Agnes  Amala.T)  報導,校方封殺學生的決定「是印度人民黨勞動部部長班達魯.達塔特瑞亞(Bandaru Dattatreya)和立法院議員拉馬錢德拉羅(Ramachandra Rao)施加政治壓力的結果」。

羅西斯的密友奇提巴布•帕達瓦拉(Chittibabu  Padavala)在一則臉書貼文裡指出:

羅西斯和其他學生會遭受政府迫害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積極發起抗爭和活動來凸顯穆斯林遭受的迫害和歧視。在校內,他致力於促成賤民階級和穆斯林的合作來對抗這一切。如果這些學生不是賤民、抗爭的對象也不是印度教法西斯主義(Hindutva fascism),這起荒謬的事件和這群賤民階級的學生一定會得到全國及全世界的關注及呼喊。

印度語裡「達利」(Dalit,即指賤民階級)的意思是壓迫,這也是當他們在印度歷史悠久的種姓制度裡被指稱為「不得接觸者」的同時,所選擇的政治性名稱。儘管印度法律明定禁止種姓制度方面的歧視行為,但新聞報導指出,賤民階級和其他階級相比,能接觸高階教育的機會仍為最少。除了教育,賤民階級也是印度最常遭受強暴、歧視、侮辱的族群。過去十年間,針對賤民階級所施加的犯罪行為攀升了2.45倍。如阿南德.泰爾圖博得(Anand Teltumbde)的著名社會評論家即不斷地指出印度種觀念依舊普遍存在社會不同角落。

歧視現象的歷史長河

這次事件不能單純以個案來看,因為種姓制度所造成的歧視問題還有其他案例。在過去,當學生組織嘗試對抗種姓制度時,必須面對政府的不滿,並用「反國家」、「極端分子」、「以種姓制度歧視他人」等名義打壓。

學生組織安倍卡培里亞集會(Ambedkar  Periyar  Circle)高分貝地抨擊位階較高的婆羅門階級、同時批評印度執政政府政策失當,像是忽視勞工法等問題。原本印度理工學院馬德拉斯分校(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不承認這個組織,但在網路內外群眾大規模的抗議之下,政府不得不要求校方撤銷這項決定

同樣地,在印度理工學院羅克分校,(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Roorkee)校方開除了73名學生,其中大多數來自賤民階級、或是遭社會邊緣化的學生。校方的理由是他們成績太差,不過很多人認為這項決定也是種姓觀念下的歧視行為

賤民階級無國家

同時,在海德拉巴大學,賤民階級學生遭到校方封殺後,其他學生以「我們不只五人」為名,發起抗爭行動。起初,即使警方以警棍毆打、逮捕八名學生,並以第144條法律宣稱集會無效,但學生們仍拒絕交出羅西斯的遺體。最後,警方使用蠻力,將遺體從學生手中搶過來。

一首由阿布爾.卡蘭…所作、名為「賤民階級之死」的詩在群眾間瘋傳。這首詩的結尾如下:

含著眼淚

看啊

看進所有溫柔的眼睛

它們的瞳孔停頓

且憤怒

等待著夢想

夢想著賤民們生與死的尊嚴

將要降臨

羅西斯的遺書在臉書上被瘋狂轉傳

在推特上,人們也為羅西斯受到校方不公的待遇而發聲。

社運人士古他•羅西斯發表了他對一家地方報社扭曲事件真相的看法:

這就是泰爾盧古媒體(Telugu,印度少數民族使用的語言)扭曲事實的方法。報導寫說,全印學生聯盟的暴徒們「建議」羅西斯不要支持一個反國家的人。內文還寫說, 這些學生們曾因涉及「暴力行為」而受警方訊問。此外,他們還順手地只擷取遺書內的部分文字; 為了讓全印學生聯盟的暴徒們脫罪,婆羅門階級的官方只引用羅西斯在遺書中指出「沒有人該為他的死負責」的部分。滿紙謊言、扭曲,這就是泰爾盧古媒體的經營之道。“పెట్టుబడికి కట్టుకథకి పుట్టిన విషపుత్రికలు” ఈ పత్రికలు.

謊言,公然說謊,扭曲

貼文裡的泰爾盧古文節錄自一首詩,這首詩是由一位在泰爾盧古文學界中被視為最偉大的詩人所作;這行文的意思是「一個說謊作票的國家能稱為國家嗎?一個流氓給予的承諾能叫做承諾嗎?」

鎮壓抗議聲浪

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好幾場抗議正在上演。在新德里,警方用噴水管對抗議者實施殘酷鎮壓, 造成多人受傷。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大學學生會(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副會長謝拉•拉許德(Shehla Rashid),在臉書寫著

警察掌控學生議會,裡面學生已經遭到殘酷毆打,女孩子被男警和女警粗暴架離,警方虐待學生,還毆打記者。

社運人士庫瑪•桑達拉姆(Kumar  Sundaram)轉貼抗議現場以及警方後續動作的照片。

顯然地,許多社運人士都為此感到相當憤怒,而由於圍繞種姓主義的話題越來越激進,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人為了這個議題站出來抗議。下面這段文字,是安倍卡學生協會在臉書粉絲團上引用安倍卡博士的言論,或許在未來幾天,這段言論會和賤民階級越來越密不可分。

「我們最終目標,是要成為統治國家的領導階級。」

譯者:zacky
校對: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