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加州難民兒童指校園歧視問題日趨嚴重

Amira Matti and her brother, both from Guatemala, rest after soccer practice at YALLA, a San Diego-based after-school program that teaches soccer to refugees and immigrants and provides academic mentoring. Credit: Jean Guerrero

來自瓜地馬拉的艾美拉‧馬堤和弟弟參加 YALLA 計劃的足球訓練後休息。YALLA 是一個以聖地牙哥為中心的課後活動計劃,主要為難民及新移民提供足球訓練及課業指導。圖:Jean Guerrero

這篇文章由  Jean Guerrero 撰寫,原文於2016627日發佈於  PRI.org,現根據內容共享協議轉載於全球之聲。

年僅11歲的艾美拉,忘不了弟弟差點在瓜地馬拉家的附近被綁架的那一天。「我的弟弟跑過來對我們說:『有人想要把我抓走。』他的表情好像見鬼一樣。」一名路過的司機從綁匪的手中拯救了他。

由於幫派暴力事件的發生頻率持續上升,艾美拉一家決定要離開瓜地馬拉,前往美國。途中,墨西哥的官員攔截艾美拉一家,把他們關在拘留所五個多月。

艾美拉憶述指那是一場惡夢:「那裡有很多巨大的昆蟲不斷飛來飛去,好像有成千上萬隻,我們根本無法入睡。」

PRI.org 閱讀這個故事»

艾美拉一家抵達美國後,在聖地牙哥尋求庇護。艾美拉以為他們已經度過了旅程最艱辛的部分,直到她開始上二年級的課時才發現事與願違──學習英語實在是一大困難,因為在墨西哥被拘留,她錯過了數個月的課程。她說:「在那五個月,我甚麼也沒有學習。我不能夠回答老師的任何問題,我覺得自己很笨。」

愈來愈多難民選擇了離開美國中部、逃離暴力,艾美拉一家也是其中之一,他們面對着各種挑戰,包括歧視問題及學習困難等。

她說她的同學們曾欺負她:「同學們會向我走過來說『嗨,怪人。』我當時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因為我一開始聽不懂英文。我覺得這是一個我不該待着的國家,我是不被歡迎來到這裡的。」

其後,她的家人得知  YALLA 這個六年前開始的課後活動計劃。這個計劃教導難民和新移民踢足球,以運動作為契機,吸引學生接觸較為重要的課業服務。

YALLA導師的指導下及使用了有助英文閱讀及寫作的軟體後,艾美拉很快便趕上進度。她解釋指:「當你不明白某些英文詞彙時,這個軟體會用西班牙文解釋,還會叫你跟着讀。」

她終於能產生一種歸屬感。在YALLA,學生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包括伊拉克、蘇丹、洪都拉斯或其他地方。他們都是離鄉背井的人,這個背景使他們能夠團結在一起。

艾美拉八歲的弟弟馬堤(他的姓及名一樣都是馬堤)也參與了YALLA計劃學習英文,一位來自伊拉克的難民曼蘇爾Riyam Mansoor)負責指導他。曼蘇爾指很多導師都是新移民,他們跟學生的友誼是成功的關鍵。

足球訓練亦有助建立關係。曼蘇爾說:「踢足球時,你不需要用語言去溝通。足球本身已經是一種共同的語言。」

YALLA 計劃的創辦人卡班(Mark Kabban)指足球有助職員與學生建立友好的關係:「因為我們與學生在足球場上建立了關係,我們可以良性地掌握及影響他們的學習。」

這一年,二十名高中生從YALLA 計劃畢業,獲得了二千四百萬美元的大學獎學金。但卡班已注意到下一期資助的變動:有捐助人正要撤回捐款。他認為這是受到美國選民目前對移民政策的辯論影響。

卡班指:「政治上,我認為民眾對於新移民態度的改變,尤其是對於來自中東的移民,影響了我們年輕一代的看法。」

卡班說:「有些捐助者不樂見我們為穆斯林兒童服務。」他沒有提供個別捐助者的姓名。「到頭來,我覺得如果他們不希望投資在來自不同地方的兒童身上,我寧願不要他們的捐款。」

卡班亦指YALLA的學生投訴在學校的歧視問題日趨嚴重。「我們的優秀運動員對我們說:『我們受到歧視。』在過去的六年裡,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我不知道應如何回答他們,只能說這就是我們,我們要團結在一起,我們要繼續努力,我們要繼續做得最好。」

艾美拉說她在YALLA得到了鼓勵和支持,亦學會了相信自己及自己的偉大理想──她希望成為一名心臟科醫生──儘管本地的同學都告訴她不可能成為外科醫生,因為她是瓜地馬拉人。

艾美拉指她會一直朝着她的目標前進。


譯者:So Wan Ting
校對: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