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因對中國不夠「效忠」,香港選委會取消六名立法會候選人參選資格

Edward Leung talked to the press after his candidacy was invalidated by the returning officer. Photo from the Stand News. Non-commercial use.

梁天琦被選舉主任判定其參選資格無效後對記者發表談話。圖片來源:立場新聞。非商業用途。

六名2016年立法會選舉被提名人因被指其政治主張屬於支持香港獨立或「本土派」,即推動香港本土(而非中國大陸)的價值及文化,遭香港政府取消參選資格。

這個由選舉主任(即選舉官員)的決定,是第一次由公務員作出立法會參選人的政治篩選。很多人相信此舉目的在於阻止香港泛民主派在新一屆立法會中獲得足夠議席以行使否決權。

除此之外,若立法會中反對派只佔少數,基本法第23的立法之路就會變得容易,該條例是中國嚴厲的國家安全法的香港版本。香港本身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享有比大陸其他地區更多的自由,但很多人擔心香港的自主愈來愈受威脅。

2016年立法會選舉將於94日舉行,而提名期則是715日至29日。

事實上,阻礙港獨派及本土派的措施是突然出現的。在提名期開始兩日前,選舉委員會加入一條新規定,要求參選人簽署一份「效忠」確認書,承認接受中國統治及不支持港獨。由於這個新規定並無法律依據,三分之一的泛民主派參選人拒絕簽署,當中有一人已申請司法覆核。

由於該確認書無法證實參選人是否真正效忠,選舉委員會要求選舉主任自行判斷,致最終共六名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

  • 賴綺雯,屬於保守黨。該為一個立基於臉書的政治組織,主張香港回歸前殖民統治者英國。
  • 楊繼昌,屬於民主進步黨。該為一個主張本土利益優先的小型政治組織。楊繼昌未簽署確認書,反另行提交一份抨擊基本法(即香港憲法)的聲明。
  • 陳浩天屬於香港民族黨。該黨為一個一人港獨組織。
  • 中出羊子屬於國民香港(城邦派)。他抨擊令香港擁有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原則,並提倡香港以城邦形式獨立。
  • 陳國強,屬於本土派,現為無黨派區議員。
  • 梁天琦,屬於本土民主前線。此組織支持香港獨立,但梁天琦有簽署確認書。

臉書而被取消資格

梁天琦被取消資格是最具爭議性的。因為他在2016年一月時順利參選立法會補選,而他亦已簽署確認書,並以電郵回覆選舉主任,指出他不會在進入立法會後提倡香港獨立。

雖然如此,選舉主任判定梁天琦並非真切改變他的港獨立場,亦無意擁護基本法。選舉主任在其12頁長的信件中指出(英文版內容來自Hong Kong Free Press):

梁先生並未提供充份理由或證據,說明傳媒報導他的「港獨」主張與事實不符。

我相信梁先生的意思應是指:爲了進身立法會,他會採用任何方法,包括指稱他不再主張「港獨」;而一旦他成爲立法會議員,他仍然會繼續主張及支持香港獨立。

選舉主任提及梁天琦於723日在臉書發佈的言論,其內容為「基本法?擁X緊你㗎,擁X左好X耐啦~」(基本法?他媽的在擁護,擁護了很他媽的久了)。

梁天琦已向法庭提出選舉呈請,質疑選舉主任是否濫用職權以裁定取消其參選資格。

……香港這樣下去,會漸漸培養出一種怎樣的文化?」

當地法界亦有反響。約30名大律師及律師發表聲明,批評政府違反基本法:

《基本法》第26條訂明,被選舉權是每一位香港公民的基本權利。《立法會條例》第40條僅要求參選人提交一份聲明確認擁護《基本法》,條例並無賦權選舉主任任何權力去查訊某位參選人的聲明是否所謂「真誠」,更遑論賦權選舉主任基於據稱某位參選人不是真誠地擁護《基本法》,但不循任何正當程序就作出一個主觀和政治決定去取消其參選資格。該等查訊和決定非但不合法,更是等同選舉主任在沒有法律基礎下進行政治審查和篩選。
這樣最終會破壞香港人對立法會和選舉過程的信心,亦會對香港長遠的穩定帶來負面影響。

《基本法》第26條訂明,被選舉權是每一位香港公民的基本權利。《立法會條例》第40條僅要求參選人提交一份聲明確認擁護《基本法》,條例並無賦權選舉主任任何權力去查訊某位參選人的聲明是否所謂「真誠」,更遑論賦權選舉主任基於據稱某位參選人不是真誠地擁護《基本法》,但不循任何正當程序就作出一個主觀和政治決定去取消其參選資格。該等查訊和決定非但不合法,更是等同選舉主任在沒有法律基礎下進行政治審查和篩選。
這樣最終會破壞香港人對立法會和選舉過程的信心,亦會對香港長遠的穩定帶來負面影響。

除政治審查參選人外,選舉委員會亦審查候選人的單張。其中一名候選人羅冠聰指出,選舉委員會表示正尋求律政司意見,尚未批准其宣傳單張。「有問題」的字眼包括:

自主未來
自決主權治權
民主自決
城巿自立
自決運動
前途自決
推動民間公投
中國經濟壓力下難以自主
國防外交外真正自治

政治審查不僅影響立法會候選人,與全部香港人也息息相關。香港獨立媒體網的作者謝冠東,撰文指出目前任何人都有被標籤為「港獨人士」、被剝奪政治權利的危機:

選委會的「港獨」證據可以來自各個方面,例如提出「自主」、「自決」也可能被指「港獨」。但這些本來都是正面的人生態度,哪有人會想自己的命運「他主」、「他決」呢?只有奴才才會這樣。可惜香港這樣下去,漸漸培養出一種怎樣的文化?

選委會的「港獨」證據可以來自各個方面,例如提出「自主」、「自決」也可能被指「港獨」。但這些本來都是正面的人生態度,哪有人會想自己的命運「他主」、「他決」呢?只有奴才才會這樣。可惜香港這樣下去,漸漸培養出一種怎樣的文化?

六四集會者常反對「一黨專政」,然而沒有黨,又哪有一國兩制?故此亦大可被指違反《基本法》,他日被剝奪各種權利。以文入罪,將無窮無盡,言論自由空間收窄。香港瀰漫的白色恐怖,日益嚴重。當然假如你剛好屬建制派,言論永遠正確,倒是樂得逍遙自在,無須擔心你的嘴巴和思想自由,你甚至並不希罕,可是你那些追求民主的下一代又如何呢?

六四集會者常反對「一黨專政」,然而沒有黨,又哪有一國兩制?故此亦大可被指違反《基本法》,他日被剝奪各種權利。以文入罪,將無窮無盡,言論自由空間收窄。香港瀰漫的白色恐怖,日益嚴重。當然假如你剛好屬建制派,言論永遠正確,倒是樂得逍遙自在,無須擔心你的嘴巴和思想自由,你甚至並不希罕,可是你那些追求民主的下一代又如何呢?


譯者:Serena
校對:張家瑜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