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蘇丹共和國會有和平穩定的一天嗎?

Some 1,000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IDPs) have been moved to new, cleaner – and drier – accommodations in South Sudan. Photo by Flickr user UNMISS. CC BY-NC-ND 2.0

南蘇丹共和國內約1,000名的「國內流離失所者」(IDPs*註1)被安置至更新、更乾淨也更乾燥的住所。圖片來源:Flickr 用戶 UNMISS。CC BY-NC-ND 2.0

(*註1:國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簡稱IDP)是指被迫逃離家園但仍在其祖國境內的人。他們在法律意義上,不屬於難民。)

南蘇丹共和國的政治狀況愈發地不穩定。

七月初,政府軍與效忠前任副總統Riek Machar的軍隊產生了一連串的衝突,造成數百人死亡及上千人於首都朱巴(Juba)流離失所。據傳,內戰的起因是Machar向現任總統Salva Kiir發動了一場失敗的政變。隨著暴力及混亂加劇,權力鬥爭下的政治詭鬥更是趨於惡化。

Machar逃離了首都朱巴,並表示除非有第三方軍隊力量常駐、並協助調停緊張的分裂現況,否則他不會返回。正當聯合國以及東非政府間發展組織(Intergovernmental Authority on Development,IGAD)準備對於軍力部屬發表意見時,總統Kiir行動了。他向Machar下了最後通牒,表示若Machar未於48小時內返回首都,將會有嚴重後果。然而,Machar並未在時限內回到首都。為了履行承諾,總統Kiir撤換了Machar副總統的職位,並由原礦業部長Taban Deng Gai接任。

接來的發展更是順著造成2013年間南蘇丹內戰的導火線延燒。2013年12月15日,總統Kiir指控時任首席副總統(First Vice President )Riek Machar計畫叛變,隨即移除其職位,此舉亦開啟了南蘇丹-這個世界上最年輕國家-的內戰。這場在隨後更衝突因種族不合而加劇,兩方領導人皆獲得自己種族的支持-總統Salva Kiir丁卡人Dinka),而Riek Machar則為努爾人Nuer)。(丁卡和努爾分別是南蘇丹共和國內最大、及第二大的族群。)

2016年2月,Kiir重新任命Machar為首席副總統。然而,同年7月7日,效忠於Kiir的力量與效忠於Machaar的軍隊再度於首都爆發衝突。這也是自從去年簽署和平協議之後的第一場暴力衝突。

害怕於衝突中喪命的Machar再度逃離朱巴,並向鄰近的剛果共和國尋求庇護。而後,他在北蘇丹的喀土木(Khartoum,北蘇丹共和國的首都)接受「緊急治療」。部分觀察家認為Machar正在試圖累積同盟,期望得到返回首都的支持,並重新取得其副總統的地位。

但南蘇丹惡化的情勢為Machar返回岡位之途蒙上諸多疑問。在政府的多次抵抗以後,現在已允許聯合國在某些條件下,得於首都朱巴部署額外的4,000名維安軍力。資訊部長Michael Makuei Lueth透過媒體表示:「4,000人已是極限,而且其實我們並沒有此義務。我們也可以只同意10人。」

South Sudan's former Vice President Riek Machar. Public Domain photo by Voice of America.

南蘇丹的前副總統Riek Machar。圖片來源:Voice of America

他亦表示政府雖然「同意」,但並未「接受」這樣的武力部署。對協議的此種態度反映了南蘇丹對於外國干涉的持續抗拒。

此外,總統Kiir聲稱,讓Marchar回歸政治並不會帶來和平,並且主張應該禁止他再度進入政治圈。美國亦表達相同言論。美國是幫助南蘇丹共和國於2011年獨立的主要力量,並自7月的內戰衝突起即積極干涉,期望達成雙方和平協議。美國的南蘇丹特使Donald Booth的想法與總統Kiir相同,他認為Machar不應再回復原本的職位。他表示:「在發生了這麼多事之後,我們不認為Machar回到先前的職位是個明智的選擇。」

針對此言論,許多網民認為美國低估了Machar在和平協議上的負面影響:

評論者jubaone是這樣回應Sudan Tribune上關於此議題的文章:

Booth的言論是不負責且不幸的。他狠狠地刺了致力於和平的區域組織IGAD一刀。Riek博士(副總統)有一群支持者,沒有他的話事情是不可能簡單解決的。Booth的言論令人火大,並可能會進一步引發衝突。

另一位自稱「觀點先生」的評論者也有著類似的看法

總統Kiir聲稱,其不打算清除任何具潛在威脅的政治對手,(美國駐聯合國的)Samantha Power特使、Chris Smith代表,以及Donald Booth特使等外交官員都被他的詭計給騙了。

這個軟弱、天真又無知的Donald Booth曾經警告過Kiir獨裁不可行。但Kiir將會忽略這些又弱又天真的美國人,並持續進行其獨裁計畫。

網民Akook則指出Machar長期不在朱巴所帶來的後果:

大家都看得出來Kiir之所以要攻擊Machar、逼他離開首都,僅僅是因為想要撤換他,而這違反了和平協議。朱巴當局可以賄賂幾個美國官員而一夜改變說法,但實際狀況仍是相同的,而且Kiir他們對此無能為力。就算Machar持續遠離首都,仍有無數將軍準備好要與當權對抗。

那麼,這些言論對Machar來說代表了什麼?

雖然Machar得到了反政府蘇丹人民解放軍(SPLM-IO)(*註2)的支持,仍有許多反對他回歸的聲音;該些反對聲浪點明Machar的領導無方,並追究其軍隊在2011年、以及最近朱巴所爆發的衝突中違反人權的事蹟。

(*註2:原執政黨軍隊,2013年12月內戰之後蘇丹人民解放軍分為分裂成效忠政府一派與反政府一派。)

對於Machar身為一個領導人及軍隊指揮者的失職行為,Gatkuoth Gatjiek在臉書上作出評論

如果Kiir是個跛腳鴨(*註3),那Riek Machar也沒比較好。他身為首席副總統,但似乎從來就沒能力控制軍隊,而且在所謂的「反政府蘇丹人民解放軍」中,他向來也沒有如其同儕般的軍隊影響力。此外,他最大的錯誤就是先前將反政府蘇丹人民解放軍中最有經驗的將軍革職。

(*註3:跛腳鴨又稱「瘸鴨」,指一個因任期快滿而失去政治影響力的公職人員。)

但在許多人的眼裡,總統Kiir也好不到哪裡去。

南蘇丹上奈爾州(Upper Nile state)前州長John Ivo Mounto離開當權並投靠反政府蘇丹人民解放軍(SPLA-IO ),其表示政府的腐敗以及失能正帶領國家走向毀滅。

其他反政府蘇丹人民解放軍(SPLA-IO)的成員亦呼籲Kiir總統退位,政府的統治權面臨直接挑戰。

一個名為Tavia Network的線上社群則呼籲Machar及Kiir總統一起退位,並表示雙方都要為南蘇丹動盪的局勢負責:

該是造成 #南蘇丹 崩壞的總統Salva Kiir 及前副總統Riek Machar共同下台承擔的時候了。

— TaviaNetwork (@TaviaNetwork) September 8, 2016

然而,反抗此二人的動能是否足以轉移南蘇丹的權力中心仍有待觀察。

在政治人物進行權力鬥爭的同時,南蘇丹人民實實在在地受到其嚴重後果的影響。這兩人的衝突已經造成超過100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更使得75.1萬人被迫逃難至鄰國。因衝突擴散所衍生的飢餓和疾病問題更讓許多人身受其害。根據報導,童兵的招募人數亦在攀升,光是今年就有超過650個孩子被軍隊招募。

南蘇丹需要的僅僅是和平,但似乎仍遙不可及。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