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約旦政府無視民怨,與以色列簽署天然氣協議

Protest against gas deal in Amman

圖為在安曼發生的一場示威活動,現場遍布來自全國各地的示威者、組織、工會以及政黨,他們試圖阻擋約旦及以色列間的供油協議。圖片來源:推特帳號 Khaled Al Shakaa

2016年9月26日,總部位在休士頓的諾布爾能源公司(Noble Energy Inc.)宣布其與一能源聯盟簽署了協議,將自以色列所佔領的利維坦(Leviathan)氣田供應天然氣至由約旦政府完全持股的國家電力公司(NEPCO)。該協議甫宣布即迎來約旦人民的譴責及不滿;即使距離兩國簽訂Wadi Araba和平協議(*註1)已過了20多年,約旦人民仍然非常反對任何對以色列的妥協。

約旦作家Samar Saeed表示,這個協議讓每個公民在與以色列的對戰中,都成了實質上的幫兇。

簽訂這份供油協議之後,約旦政權已讓每個公民都成了常規化者(*註2)。我們完全無法忍受這個決定,未來如果開戰,我們會提供資助。

— Samar Saeed (@Samarsaeed) 26 de septiembre de 2016

這個協議被能源聯盟稱作「歷史性的協議」,它完成了以色列自2010年發現天然氣田之來,成為天然氣出口者的野心,並將幫助以色列填補開發利維坦氣田的初始成本。能源顧問Amit Mor表示:「利維坦氣田計劃的開發對於以色列國土安全來說是至關重要的。由於以色列現在所有天然氣資源都是來自同一座氣田-他瑪(Tamar)氣田,天然氣資源的多元化是必然的一步,而這個目標將靠著約旦市場完成。」

這並不是約旦及以色列間的第一個天然氣協議。2014年2月,以色列與約旦簽署了總價達美金5億元的天然氣供給協議,以色列承諾自鄰近的他瑪氣田供給1.8 bcm(1 bcm等同於十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至約旦境內的約旦溴業公司(Jordan Bromine)及阿拉伯鉀鹽公司(Arab Potash)。這前後兩個協議在約旦民眾間皆普遍不受到歡迎,其中反常規化者(anti-normalization)及BDS運動參與人士(*註2)更是高舉反對大旗。由約旦電視台Ro'ya於今年二月所舉辦的民調中顯示,有90%的受訪者反對從以色列進口天然氣。

Nabd Al Balad於2月所進行的民調指出,有90%的約旦人反對與敵人簽署天然氣協議。

2015年1月,各示威者、聯盟、政黨及由前國會議員共同成立「推翻與以色列之天然氣協議全國動員組織」(National Campaign to Overturn the Gas Deal With the Zionist Entity)(*註3),並以標籤 #غاز_العدو_احتلال帶領約旦國內對於該天然氣協議的反對聲音-此標籤意為「敵人的天然氣是就是一種佔領」。這個動員組織於本月稍早更成立了「人民法庭」,控訴政府及美國公司支持猶太復國恐怖主義的手段已經危害了國家安全。

圖片和影片:「推翻與以色列之天然氣協議全國動員組織」因以約二國所簽訂的天然氣協議而舉辦人民審判。

針對這個新宣布的天然氣協議,動員組織發布了措辭強烈的聲明,譴責政府不顧以色列多年來持續破壞1995年和平協議的行徑,仍與其簽定天然氣供給協議。動員組織將在本週五(2016/9/30)發起遊行,預期會是自2011至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以來,第一場辦在星期五的大型街道示威。

動員組織成員也支持Herak Shababi的號召-Herak Shababi是自2011及2012年阿拉伯之春以後,活躍於約旦國內的年輕社會運動家。Herak於本週二(2016/9/27)傍晚,在國家電力公司(NEPCO)總部前號召了一場靜坐,並在短短時間內就吸引到200個參加者;他在向群眾呼籲星期五要再回到街上示威以後,即和平解散該靜坐活動。

沒有佔領、沒有被迫常規化(*註2),也沒有和平;在要回我們的權利之前,我們會盡可能地大聲呼喊。

約旦作家 Hisham Bustani在7iber網站上發表了一則文章:「約旦從來都不需要從以色列進口天然氣,自始自終都不需任何替代方案。政府先前的媒體聲明也承認約旦的能源需求現在光憑國內阿卡巴省的天然氣田就足以應付。」Bustani也同時於文章中列示了約旦過去幾年間所提出的各種能源替代方案,每一種都有足夠潛力滿足約旦能源需求。

環境專家及環境擁護人士Safa’ Al Jayousi也發表了一篇關於約旦再生能源潛力的推特。

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陽能-可以在2050年以前,持續供給約旦達其需求60倍的電量,根本不需簽訂任何協議。

同時,Bustani也對簽訂這個協議的時間點提出質疑。該協議是在約旦國家大選的幾天以後、也就是現任政府交出政權的隔天簽訂,導致現在沒有機構可以對這個協議負責。

約旦作家Bara’ Hasaniya也譴責此協議在大選後這麼快就發生,顯現了政府的偽善程度。

他們忽略了數百萬國人不想與敵人簽定協議的請求,(這些人)怎麼可以愚弄我們、讓我們相信這個國家擁有民主?

推特用戶Anadareee表達了他對這個協議的蔑視,因該協議的簽署時間距離以色列軍隊槍殺來自Al-Karak的28歲約旦青年Said Al-Amro,還不到兩個星期。(*註4)

記下9月26日這個日期,今天我們與猶太復國主義這個大敵簽訂了羞恥且充滿奴性的協議,而Al-Amro的血甚至還沒乾。

— أنداري (@Andareee) 26 de septiembre de 2016

約旦作家Jaber Jaber則表達出他對政府試圖實施言論審查以管制媒體報導的憂慮,並指出政府可能會訴諸以往常使用的媒體禁言手段-如同全球之聲最近的報導。(*註5)

你最好在禁言令發布前趕快寫下對與猶太復國主義大敵簽訂天然氣協議的看法。

鑑於這個天然氣協議對於同盟的重要性,約旦政府已不可能毀約-所謂同盟,意指美國及以色列。

隨著埃及發現自有的天然氣田,加上中東地區的其他國家仍在戰爭中煎熬,約旦成為利維坦氣田唯一的潛在客戶。該戰略性氣田的開發,將會幫助以色列在土耳其與賽普勒斯的政治分歧落幕之後,開拓與土耳其簽訂天然氣合約的可能性。如此一來,就可以打破俄國在歐洲天然氣市場的獨占狀況,而此一石二鳥之計滿足了美國及其大西洋同盟的需求,並將穩定以色列的經濟與安全。

星期五遊行示威的結果將會反映約旦當權政府是否能成功消除最初的民怨、並妥善處理地方人士對於此協議的反對聲音。


註1:係於1994年所簽訂之以約和平協議,該協議界定了雙方水源、邊界等權力劃分。

註2:BDS(Boycott, Divestment, Sanctions)運動是自2005年7月9日起,由英國社會運動團體所組織一項全球性的運動,目的是向以色列施壓,呼籲以色列政府停止占領巴勒斯坦國的領土,尊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平等權益,並尊重居于海外的巴勒斯坦難民的回歸權。

據第一個BDS在巴勒斯坦中的會議中的定義,Normaliziton為:參與或發起任何巴勒斯坦人(或包括阿拉伯人)及以色列人聚會;聚會中未明確主張對於以色列對於巴勒斯坦的壓迫及歧視的不滿的運動。不論是地域性或國際性、目標為個人或機構。

註3:Zionist entity指「猶太復國主義實體」,阿拉伯國家現在一般用以代指以色列。

註4:2016年9月,以色列軍隊在東耶路撒冷射殺約旦人Said Al-Amro,聲稱因為其想要行刺邊界警察,但有目擊者表示未見Said Al-Amr手持任何武器。

註5:約旦最近禁止媒體報導任何關於9/25作家兼記者Nahed Hattar 在安曼法庭外被刺殺的新聞。Nahed Hattar 原本正要為了其在Facebook發表的諷刺漫畫出庭。


譯者:廖偲穎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