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睽違兩年半,黎巴嫩終於選出總統

Supporters of Michel Aoun gathering in Beirut. Photo by Hassan Chamoun.

奧恩的支持者在貝魯特集會。 攝自 Hassan Chamoun.

黎巴嫩國會於10月31日選出米歇爾.奧恩(Michel Aoun)出任新總統,結束歷時兩年半的權力真空。

奧恩現年81歲,這位前軍隊指揮官在支持者之間素有「將軍」之稱,他創立自由愛國運動(FPM)並且領導改變與革新聯盟(Change and Reform Bloc)。他在首輪總統選舉中獲得84票支持(當選門檻為86票),在第二輪選舉中獲得83票(比在簡單多數制下65票的當選門檻多出18票),以此當選黎巴嫩第13任總統。奧恩的當選不僅象徵該國終於選出領袖,於他個人而言,更是自其於1990年以過渡政府總理的身份被敘利亞軍隊推翻後,首次重返總統府。在2005年之前,奧恩一直流亡法國。

隨著奧恩的當選,全國各地皆有慶祝活動-主要是由自由愛國運動的支持者發起。身兼部落客的黎巴嫩籍「貝魯特症」(Beirut Syndrome)網站記者Kareem Chehayeb 就記錄了貝魯特的其中一個慶祝活動:

煙花、音樂處處。人們在放聲歌唱和狂歡…我的耳朵。
#Aoun #Lebanon pic.twitter.com/EYvJsS7p2P

— Kareem Chehayeb (@chehayebk) 2016年10月31日

從黎巴嫩的傳統來看,奧恩的勝利在中東政治和國內宗教派別互動上深具意味。值得注意的是,基於奧恩以前與真主黨的緊密關係加上他當選總統的最大阻礙為受沙烏地阿拉伯支持的薩德.哈里里(Saad Hariri),故坊間有批評者指出,奧恩的當選實為伊朗的勝利。事實上,一向對真主黨有著莫大影響力的伊朗政府亦的確即時祝賀奧恩當選總統,伊朗最高領袖賽義德.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甚至宣稱「(奧恩的當選)是反抗軸心的勝利」。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 Assad )也於第一時間向奧恩致以賀電。

而哈里里在最後關頭作出的「重大犧牲」、為奧恩背書以鞏固後者在選舉中的優勢,令其支持者大為震驚,其中不少更明確表示反對。明顯地,哈里里的政治盤算是獲得總理一職來維持影響力。正如阿拉伯衛星電視台駐華盛頓分局主任Joyce Karam 所:「奧恩和哈里里的交易出於雙方權利和生存的需要,開啟黎巴嫩各黨以現實考量為基礎而互相結盟的先聲。」

Karam 亦解釋了為何對哈里里的壓力是來自陣營內部的忠誠支持者:

司法部長Ashraf Rifi曾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給予哈里里重要的支持,但如今卻是哈里里爭取地區支持的潛在對手,同時沙特阿拉伯的關注已經從黎巴嫩轉移到葉門、敘利亞、甚至是非洲,縱觀來說這位前總理的選擇實在有限;轉而支持奧恩起碼能解哈里里的燃眉之急,甚至短暫地保住他的政治前途。

但這並不一定是普羅大眾的看法。當地沒有能以科學手法呈現民意的社會調查,主觀上一般認為黎巴嫩基督徒普遍支持奧恩,尤其在他獲得前對手黎巴嫩力量(Lebanese Forces)Samir Geagea的背書後。

華爾街日報黎巴嫩籍記者Maria Abi-Habib表示,奧恩當選的主因是「獲得壓倒性基督徒支持」而非地緣政治的策略。這種「基督徒選票」現象常會被採納入政治分析,尤其是當總統一職只能由基督教馬龍派(Christian Maronite)教徒出任時-這是黎巴嫩廣受批評的告解式制度(Confessional System)的一部分,旨在維持國內各宗教派系的「均勢」。

為了進一步了解事態,黎巴嫩籍博客Ramez Dagher 於10月21日在政治博客Moulahazat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米歇爾.奧恩如何成為總統?」。在洋洋灑灑五千字中,他總結他自己在過去三年內發表二十餘篇政治評論-他主張黎巴嫩的政治聯盟不過是地區局勢和國內動亂所造就的短暫現象

他認為必須注意的一點是黎巴嫩自2009年開始就沒有舉行國會大選,所以投票選出奧恩的國會嚴格來說是不具合法性的。基於此,Dagher 提出:

2016年黎巴嫩總統大選根本就毫無民主可言。新總統任期到2022年,卻是由2009年的國會選出。任何當年未足21歲的人根本無法在國會選舉中投票,故所有今年33歲、或更為年輕的人在2022年以前皆不能決定何人入住總統府。

就算是對那些在2009年選出國會議員、籍此間接選出總統的人民,他們當年是在完全不一樣的國內外環境下,在兩個政治集團中擇其一:當年未有敘利亞內戰、未有阿拉伯之春、未有伊斯蘭國、真主黨依然與以色列為敵而不是在敘利亞與以色列作戰、3月8日聯盟和3月14日聯盟在2008年到2009年只曾共同執政一次而非像後來合作三次(2008-2009, 2009-2011, 2014-2016)。

當年更沒有垃圾危機、反垃圾抗議、新興政團。再者,你不能一方面發動流會直至國會讓你當選、另一方面卻宣稱選舉合乎民主原則-尤其是當推舉你的現屆國會並不合憲的時候(根據憲法法庭的判詞)。

在總統選舉的不久之前,社交媒體流傳一段短片,在影片中奧恩表示國會並無合法性、因此無權推選總統,此番話係其在2015年7月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所講出,他隨後在2016年3月又重申了一次。

這段短片由《你!臭!》運動上傳,這個團體曾在2015年夏天領導反垃圾和反貪污抗議。這個團體在臉書用的標註”#كلن_يعني_كلن” (「全民就是一切」 和 「他們全都貪污」)在示威期間亦廣為流行。

何其無恥,對黎巴嫩人民撒一個無恥的謊言。注意:此為原話,並非虛構。

- 2016年7月7日新聞發佈會,OTV頻道(該頻道由自由愛國運動擁有)

選舉日馬戲團

憤怒的黎巴嫩人在網上嘲弄各種選舉,將之形容為馬戲團。其中一個令人不禁莞爾的片段是國會議長Nabih Berri在總統選舉期間不斷要求國會議員回席、直斥國會議員行徑有如「一大群流氓」的畫面。

其中一位推特用戶分享了一段錄自黎巴嫩新聞台Al Jadid的短片,影片中,一群國會議員正在混亂中互相調笑。半島電視台阿拉伯分部也分享了類似片段:

議院院長Nabih Berri就像一群漫不經心的學生的校長!
pic.twitter.com/CG0335HZD9

國會議員Walid Joumblatt 是以德露茲派教徒為主的進步社會黨(Druze Progressive Socialist Party,PSP)的領袖,同時以相當奇怪的推特發文習慣而聞名。他在總統選舉投票時上載了古羅馬時代的圖片:

投票現在開始。

領袖萬歲。

兩輪投票衍生不少笑話。一名國會議員票投虛構人物「希臘人左巴」,另一名國會議員則投了黎巴嫩歌手兼模特兒Myriam Klink(她是奧恩的支持者)。

奧恩贏得了今日在黎巴嫩國會舉行的總統選舉,但「希臘人左巴」獲得一票。😂😂😂pic.twitter.com/QZquJ2Zlxc

— Walid (@walid970721) 2016年10月31日

Mryiam Klink佔領國會#Lebanon pic.twitter.com/IcSXLdPNxz

— Ahmad M. Yassine (@Lobnene_Blog) 2016月10月31日 

如同黎巴嫩新聞網站Newsroom Nomad的Nadine Mazloum所言,這次選舉遠在舉行之前已經緊緊與貪污拉上關係。

兩名國會議員不該獲准進入國會,但是,唉,為了達成共識,他們還是進入了。

第一位不應進入國會的是Issam Sawaya,據報,他在2009年當選後不久即已經離開黎巴嫩,今次回來純粹是為了在總統選舉投票。第二位是備受爭議的Okab Sakr,他在捲入2012年敘利亞軍售案後離開黎巴嫩Sakr 回來投票,卻對軍售醜聞隻字不提。

我不知道你們有否研究國會議員的職責,但就我上次查閱所得,他們的責任是代表人民。如果他們不能履行職責,最好的辦法是辭職讓賢。

奧恩的總統任期在困難中開始,我們只能拭目以待黎巴嫩的未來。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