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廷巴克圖-為歷史遺跡伸張正義,卻仍忽視受性侵婦女

13-12-05-Culture in Timbuktu 02

位在廷巴克圖的金閣赫柏清真寺(mosquée Djingarey Berre)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頒定的世界遺產。照片來源 MINUSMA/Marco Dormino 2013 – CCBY

身兼部落客的馬利記者Georges發出一項沉痛的呼籲,譴責該國在精心修復古蹟的同時,馬利以及國際司法單位卻全然忽略了因性暴力相關案件而受害的婦女。

Georges在他名稱甚長的部落格《微笑吧,用一杯茶看透世界種種》(暫譯,AU GRIN Il se dit beaucoup de choses autour d'un verre de thé)中發布了《聽啊,廷巴克圖:她們就如同這些陵墓遺跡一般無辜》一文:

如果您有在追蹤國際新聞,您一定知道馬利的聖戰士馬蒂(Ahmed Al Faqi Al Mahdi)遭判監禁九年的消息-國際刑事法庭(ICC)認為,他因於2012年參與了損毀廷巴克圖內的西蒂雅哈清真寺(mosquée Sidi Yahia)9個聖人陵墓而有罪。馬蒂因而成為馬利北部武裝佔領期間首位被判刑的罪犯。

然而,他的罪狀可不止摧毀文化遺產。馬蒂所屬的佔領馬利該地區的武裝團體,同時也對各年齡層的女性犯下了強姦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罪刑。但司法機構卻無視這些共計171起已報案的性暴力事件以及113則投訴。這些受害者和西蒂雅哈清真寺等遺跡一樣無辜,但誰卻受到更多的關注呢?

被摧毀的文化遺跡已經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協助下進行修復。唯一仍在修復中的,是已由廷巴克圖當地望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代表與聯合國馬利多層面綜合穩定特派團(MINUSMA)代表於20169月共同資助重建工作的西蒂雅哈清真寺大門…我並不是說修復這些被視為人類共同遺產的文化資產不重要,其實我對於能替廷巴克圖的建築物伸張正義感到欣慰,但我們不應自滿於這樣的成就而止步不前啊…

Georges在敘述完馬利北部被佔領的事實之後,他繼續指出聖戰團體與其他武裝團體犯下各種型態的性暴力犯罪-最主要是強暴罪:

就如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於2012年針對馬利人權狀況提出的報告所言,非營利組織「爭取非洲婦女在法律及發展上的地位」馬利分部(Wildaf-Mali)通報了171位來自馬利北部的性暴力女性受害者。根據該組織馬利分部主席Bintou Bouaré表示:「在這171名女性當中,113已同意提出申訴。然而在過去三年間,首都巴馬科(Bamako)的首席檢察官只聽取了30位女性的證詞。」

為了更清楚地闡釋馬利北部受性侵女性的社會處境,Georges又補充說道:

性侵害在馬利是一項禁忌的議題。在社會的壓力之下,受害者只得封起嘴巴,閉口不談。在171位受害女性當中,就有58位不願意提起申訴。Widaf-Mali的主席Bintou Bouaré便告訴我:「部分受害者認為她們必須為自己的命運負責,其他受害者則是因仍與不受管控的加害者住在同一社群中,往往懼怕出面指證。」


譯按: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讓整個中東地區陷入至今仍難解的混亂。2011年利比亞總統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政權在這場茉莉革命中被推翻,北非撒哈拉地區最大的掌控勢力宣告瓦解,許多移民和傭兵於是自利比亞返家,連帶使得武器與軍事技術都被帶回他們的家鄉,其中便包含馬利。

20121月中旬以來,由於馬利政府無法有效因應該國北部分離主義游牧民族圖阿雷格(Tuareg)的武裝襲擊,2007年以68.3%得票率連任的杜雷總統(Amadou Toumani TOURE)322日(總統選舉的五週前)遭叛軍推翻。叛軍控制了總統府及國家電台,解散現有政府機構,暫停執行憲法,國家陷入內戰。

20131月中旬起衝突加劇,政府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法國則派駐軍事武力支援馬利政府軍。由於圖阿雷格族內的激進派伊斯蘭衛士(AnsarDine)不滿足於在北部獨立建國的願望,更希望要在馬利建立依伊斯蘭律法(Sharia law)治國的神權國家,因此和蓋達組織馬格里布伊斯蘭分部(al Qaeda in the lands of the Islamic Maghreb, AQIM)等激進組織合作,在馬利境內的伊斯蘭聖城廷巴克圖等地實行嚴格的伊斯蘭律法,古蹟飽受摧殘。

國際刑事法院受馬利政府之託展開調查後,起訴下令破壞古蹟的伊斯蘭衛士成員馬蒂(Ahmad al-Faqi al-Mahdi)。馬蒂被控於2012630日至711日間參與遺跡破壞行動,並已於2016822日向國際刑事法院認罪,同時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表示懺悔。專家認為,此案意義在於,經歷了眾多震驚國際的遺跡遭毀壞事件之後,這是國際刑事法院首度將破壞歷史文化遺跡列為戰爭罪與否進行起訴與審理。

然而,伊斯蘭衛士和其他激進團體同時也對被佔領的馬利北部女性犯下強姦罪及其他性暴力犯罪。根據,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早在20124月就已有相關案件的紀錄,但各組織皆否認自己的成員有參與這類的性犯罪。值得注意,圖阿雷格族其實是少數沒有女性蒙面傳統的伊斯蘭民族,女性家族地位也在男性之上,只是主導社會事務的權利仍掌握在男性手中,並不能將之視為「女權」社會。因此,即使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於20161月在大會提出的報告(A/HRC/31/76中,清楚指出那些在馬利的不人道案件件數以及受害者遇害的情況並提出「應採取零容忍政策」的建議,受害女性不敢出面指證加害男性的情況,依然如部落客Georges該文所言,是無法順利審理案件的原因之一。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