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來自阿勒坡的快訊:「就快結束了」、「記得我們所犧牲的」

One of the many destroyed neighborhoods of Aleppo. Photo sent by Abdelrazzak Zakzouk to Global Voices.

圖為阿勒坡城裡多數被摧毀的鄰里之一。照片由Abdelrazzak Zakzouk於2016年11月29號所攝,並傳至全球之聲。

阿薩德政府軍進攻反政府軍佔領及包圍的阿勒坡城東,與此同時,人權組織及聯合國正發起警報。

根據聯合國的說明,在撰寫此篇文章之際,有超過5萬名人民因敘利亞政府軍進攻而遭到驅離。傷亡人數因大規模的轟炸而難以確定,不過據估計有數百人。數百人在逃難時被政府軍抓住,至少有500名男性至今仍行蹤不明

其他人也發出警訊,表示有超過25萬市民受困在東阿勒坡。因為受阿薩德及俄國政府的包圍,以及兩方空軍不斷轟炸醫院及其他民生公共建設,許多市民的情況相當危急。

無國界醫生組織在2016年11月15日報導

Renewed intense conflict through late November in besieged areas near Damascus and Homs has led to significant increases in mass casualty influxes, says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 Multiple airstrikes hit east Ghouta again today; medics in the area are reporting many casualties, including women and children, but the tally of today’s war-wounded and war-dead is not yet complete.

無國界醫生(MSF)表示:11月下旬,在大馬士革及霍姆斯附近遭包圍的區域,衝突又變得激烈,造成大量人員傷亡。今日烏塔大馬士革又遭到多次空襲,當地軍醫表示死傷慘重,其中包含婦女及幼童,但至今戰爭的總傷亡人數還有待確認。

阿勒坡城東的衛生局於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宣布,所有的醫院都停止營業:

All hospitals operating in Free [east] Aleppo are now out of service due to the systematic and continuous bombardment by the regime and Russian air forces over the last two days.

This deliberate targeting of vital infrastructure has left the besieged and tenacious people of Aleppo, children, women, men and elderly, without any facilities providing healthcare or a change to save their lives. They now face death which has all along been the aim of the regime that left no method untried to eliminate our resolute people.

Dr. Abdul-Baset Ibrahim
Aleppo Governorate Health Directorate

因近兩日政府及俄國空軍不斷地轟炸,阿勒坡城東的所有醫院目前全部停止營業。

敵軍刻意瞄準轟炸重要的公共建設,沒有任何的機構能提供醫療救助給遭到包圍的阿勒坡人民,或是做出能讓他們活下來的改變,不論是大人還是小孩,男人還是女人。

Abdul-Baset Ibrahim醫生
阿勒坡衛生局

2016年11月19日星期六,世界衛生組織(WHO)證實了這則聲明。

因阿勒坡情況緊迫,聯合國敘利亞問題人道事務特別顧問揚‧埃格蘭表示,聯合國安理會「完全失靈」,無法保護市民。

給敘利亞:我告訴美國廣播公司新聞部(ABC News),193個國家目睹了這個世代最嚴重的戰爭。聯合國安理會本應保護好市民,但如今該組織卻完全失靈。

2016年11月28日—揚‧埃格蘭

人權觀察組織(HRW)列舉了敘利亞及俄國空軍用的一系列方法。無庸置疑,許多孩童因反抗軍使用迫擊砲、火箭,或其他攻擊方法而死亡。但敘利亞政府軍及俄軍用的攻擊方法中,「雙擊行動」最為無恥,此行動執行起來是這樣:

They are killed by Syrian-Russian airstrikes in East Aleppo. We occasionally glimpse the results, like the two young boys filmed in an East Aleppo suburb, grieving after the death of their brother after an airstrike in August. Days later, Syrian aircraft bombed the funeral procession. And then they bombed people who came to the rescue.

他們在東阿勒坡遭敘利亞-俄羅斯聯軍空襲轟炸而死。我們常常看到這樣的景象,像是八月空襲過後,在東阿勒坡的郊區,兩個年輕的男孩被拍到他們正在為哥哥的死哀悼。數天後,敘利亞戰機轟炸了喪禮,還轟炸了前來營救的人們。

「雙擊行動」,換句話說,就是先轟炸一地,等待救援團隊抵達後,再次轟炸該地。敘利亞及俄國空軍的殺人方法還包括使用國際間的禁用武器,如集束炸彈、化學武器等:

They are killed and injured by weapons used in air attacks by the Syrian-Russian coalition. Children have been hurt by cluster bombs, which are banned by the Convention on Cluster Munitions, and by their explosive remnants – like the four-year-old girl, killed when she picked one up thinking it was a toy. Children are victims of chemical weapons, used in violation of the 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 They suffer incendiary weapons attacks that have started raging fires and cause excruciatingly painful burns.

他們在空襲時因敘利亞-俄羅斯聯軍使用的武器而傷亡,孩童遭被集束彈藥公約所禁止的集束炸彈炸傷,也有人被炸彈的殘骸炸傷,例如一位四歲大的小女孩,認為炸彈殘骸是玩具,撿起來後被炸傷而死亡。孩童也是化學武器的受害者,使用化學武器即違反了化學武器公約。他們也遭燃燒彈攻擊,使用後大火肆虐,造成極為痛苦的燒傷。

阿薩德政府及俄國政府甚至向城市散佈傳單,上面寫著恐嚇的話語:

阿薩德軍隊今早在東阿勒坡散佈傳單,傳單寫著:離開這裡,否則你就會被消滅..沒有人會救你。

2016年11月29—Fadi Al-Qadi

“This is your last hope….Save yourselves. If you do not leave these areas urgently, you will be annihilated” and they end by saying “You know that everyone has given up on you. They left you alone to face your doom and nobody will give you any help”

「這是你最後的希望….救你自己吧。如果你不趕快離開這些地方,你就會被殲滅掉。」傳單最後面寫著:「你要知道所有人都已經放棄你了,他們留你獨自一人等死,沒有人會幫你。」

一名媒體激進份子報導,因為連續的轟炸,屍體常常長時間遍布在街道上:

給那些詢問阿勒坡現今情況的人:街上滿是女人、小孩及老人的屍體,而因為猛烈的轟炸,也沒有人能接近他們。

敘利亞的民防組織白盔上傳了一支影片,展示了近期政府軍的大屠殺:

敘利亞民防組織拍的可怕影片,顯示了遭驅離的阿勒坡市民,在政府軍轟炸Jub Al-Qubeh之後,屍體成了碎塊。

2016年11月30日— Riam Dalati

在東阿勒坡境內的激進份子,因為電力一直中斷,無法持續向外面的世界更新消息。一位匿名的敘利亞24歲媒體激進份子,告訴全球之聲:

I won't lie to you. I gave up. I hate myself for it, they [the regime] killed my daughter and several friends of mine, but I can't go on. The end is near.

我沒有說謊,我放棄了。我討厭自己這樣,他們(政府軍)殺了我的女兒、殺了我好幾個朋友,但是我無法繼續了,快結束了。

另一位23歲的媒體激進份子Abdelrazzak Zakzouk,同時也是一位攝錄影師,全球之聲詢問他是否有話對激進份子及這個世界說。

他表示:

I live in the Eastern Ansari neighborhood, in besieged Aleppo. Personally, I am in good condition so far. However, the situation in general is dire. The neighborhood has been subjected to bombings like all neighborhoods in Aleppo. Bombing has become a part of life. Scenes of corpses on the streets and of body parts caused by the bombings and artillery shelling and airstrikes, by the regime and its allies, have become common.

Today, under the bombings and the siege, I direct my message to the Syrian activists and those concerned with the revolution, and I ask them to send out our message that we have sacrificed for and keep on sacrificing. I ask of them to talk to foreigners about the Syrian revolution, given that many of them live in Western societies with the time to do so. And I also ask of Syrian activists to assert the principles of our revolution and our perseverance so that it can continue.

Unfortunately we don’t trust those in charge, or those so-called decision makers. After 6 years of the revolution, which included their assistance to the regime of Bashar Al Assad by offering support to ensure his stay, we are no longer able to even look them in the eye.

The least we ask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e world governments is not to forget the 300,000 civilians present in besieged Aleppo. Our worry is no longer food and water. In spite of the siege, the main question on our mind is “will we be able to go back to our homes after leaving them?” And “if we remained, will we stay alive?”

I have taken the attached picture [above] today [November 29], after 13 barrels fell on the Eastern Ansari neighborhood, where I live. The barrel bombs were accompanied with artillery shelling on the area.

我住在受包圍的阿勒坡裡頭,名叫Ansari的鄰里東區。我個人的狀況目前很好,但是整體的情況很危急。跟阿勒坡所有的鄰里一樣,這個鄰里也是轟炸的目標。轟炸已經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政府軍及其同盟軍轟炸、砲擊、空襲這裡,我對於見到街上的屍體及屍塊已經習以為常。

在受到轟炸及包圍的情況下,今天我要把想說的話說給敘利亞激進份子聽,還有那些關心這場革命的人。我想要他們把這個訊息傳遞出去:我們已經犧牲了很多,而且還要繼續犧牲。有鑑於許多人住在西方社會,我要他們有時間就向外國人提起敘利亞革命。我也要敘利亞激進份子堅守我們革命的原則,還有堅忍不拔的態度,這樣革命才能繼續下去。

很不幸的是我們並不信任那些掌權的人,或者是所謂的決策者。在革命過程中,那些決策者提供幫助來確保巴沙爾‧阿薩德能留任。所以經過了這六年革命,我們不再正視那些人的眼睛了。

我們最後要求聯合國以及世界各國政府,不要忘記現在還困在阿勒坡的30萬市民。我們擔心的問題不再是食物和水。除了被包圍之外,我們覺得主要的問題是「我們離家之後還回得去嗎?」,還有「如果我們留下來,我們活得下去嗎?」

我附上的照片(上方)是我今天(11月29日)拍的,是13桶炸彈落在我居住的Ansari鄰里東區之後的情景。桶裝炸彈加上砲擊,轟炸了這個區域。

在東阿勒坡擔任英文老師的Fatemah,以及她7歲大的女兒Bana,他們發的推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以下是11月27日後的幾則推文:

軍隊進來了,我們能真誠說話的日子可能只剩幾天。沒有網路。請千萬千萬要為我們祈禱。- Fatemah

2016年11月27日— Bana Alabed

最後的訊息:現在受到了猛烈的轟炸,我想我們再也活不下去了。我們死之後,請繼續為還在境內的20萬人民發聲。永別了。- Fatemah

2016年11月27日— Bana Alabed

今晚我們沒地方住,房子被炸毀了,我也陷在瓦礫堆裡。我看到了死亡,我快死了。- Bana

2016年11月27日— Bana Alabed

現在受到了猛烈轟炸,正在生死邊緣游走,請一直為我們祈禱。

2016年11月28日— Bana Alabed

快訊:現在很多人因為猛烈轟炸而死去,我們正在逃跑,我們還在為生命奮鬥,與你同在。- Fatemah

2016年11月28日— Bana Alabed

我們現在沒有家了。我受了點傷。我從昨天開始就沒睡覺了,肚子很餓。我想要活下去,我不想死。 – Bana

2016年11月28日— Bana Alabed

這是我們的房子。我最愛的娃娃在我們家被炸掉之後死在這裡。我好難過,可是也很開心可以活下來。

2016年11月29日— Bana Alabed

這是我讀書的地方,我本來想在這裡開始看哈利波特,可是被炸毀了。我永遠不會忘記的。 – Bana

2016年11月29日— Bana Alabed

向世界求助:我跟Bana收到了死亡威脅信,威脅我們的人說,因為我們的帳號跟發出去的訊息,敘利亞軍隊很快就會殺了我們。

2016年11月30日— Bana Alabed

我們在此向世界求助,希望大家能為我、為Bana、為我的家人,為了還在東阿勒坡的人做點事情。

2016年11月30日— Bana Alabed

請確保在敘利亞軍隊進攻的時候,我們能安全、毫髮無傷地離開阿勒坡。- Fatemah

2016年11月30日— Bana Alabed

J.K羅琳前幾天把哈利波特的電子書送給了Bana。在那之後羅琳替一項請願背書,強烈要求英國議會空投救援物資到敘利亞裡頭被包圍的城市。

#StandWithAleppohttps://t.co/KHtFyPOhFbpic.twitter.com/oid6Sn6KBJ

2016年11月30日— J.K. Rowling

東阿勒坡一位名叫Abdulkafi Alhamdo的媒體激進份子兼老師,在推特上發佈了一支短短的直播影片,影片中他正在教學生英文,強調學生們儘管受困,還是不斷地學習。

現場直播阿勒坡這些厲害的學生。

2016年11月28日

另一位媒體激進份子Ahmad Alkhatib在推特上發了一張男人帶著小孩逃跑的照片:

跑吧,努力活下來吧。
不管你有沒有穿衣服,重要的是在今天阿勒坡歷經大屠殺後,你還能活下來。

2016年11月30日— Ahmad Alkhatib

他也宣布他有一位工作是小丑的朋友Anas,遭阿薩德政府軍殺害:

我的朋友,他帶給東阿勒坡小孩歡笑,今天卻在Almashhad鄰里被阿薩德政府軍的炸彈炸死了😞
願Anas的靈魂安息。

2016年11月29日— Ahmad Alkhatib

英國敘利亞雙國籍的作家及全球之聲捐助者Leila Al Shami也在推文寫道:

那些逃離法西斯主義者和帝國主義者突襲的阿勒坡人民
可能再也回不了家了

201611月29日— Leila Al-Shami

與此同時,許多不在敘利亞境內的激進份子,運用社群媒體來強調戰場上受到的苦,也提醒他們的追蹤者敘利亞革命是如何開始的。

美國藝術家兼作家Molly Crabapple在推特中寫道:

為了東阿勒坡,為了原本的敘利亞革命。

2016年11月28日— Molly Crabapple

敘利亞激進份子兼作家 @DarthNader在推特張貼了一系列的影片,內容是2011年到2013年的早期抗議行動,以下是其中幾個影片:

讓我們回朔到不同的時間點:2011年12月30日。那時敘利亞霍姆斯的中央廣場正大舉抗議。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2012年5月:這場在科巴尼地區的抗議行動,充滿了庫德人和自由敘利亞軍的旗幟。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2013年4月:拉卡(阿薩德統治後,伊斯蘭國統治前)有一場革命性的饒舌表演。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2012年6月:大馬士革的Kafrsouseh晚間的激烈抗議。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他解釋了發佈這一系列影片的原因:

華特‧班雅明讓我們知道,即使敘利亞革命失敗了,我們還是必須要記得敘利亞革命,把革命過程記錄下來。

2016年11月28日— Nader

Elias Abou Jaoude and Sarmad Al Jilane contributed to this post.

此篇文章為Elias Abou JaoudeSarmad Al Jilane投稿。


校對: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