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其頓的阿爾巴尼亞人跨越族群界線,投票反抗執政黨

Albanian and Macedonian flag joined at anti-fascist protest in Skopje on October 11, 2016. Photo by Vančo Džambaski, CC BY-NC-SA.

2016年10月11日,阿爾巴尼亞旗和馬其頓旗聚集在首都斯科普里(Skopje)的反法西斯抗議場合中。照片來源:Vanco Džambaski,CC BY-NC-SA。

在馬其頓選舉期間,一件非常不尋常的事情發生在巴爾幹地區,許多阿爾巴尼亞裔人決定投給最近重新自我定義為一個「更多元族群政黨」的反對黨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簡稱SDSM),而非他們「本族」的政黨。

2016年12月11日國會大選之後,馬其頓正經歷組織新政府所導致的動盪過程。馬其頓這次選舉的結果頗具爭議性和抗爭性,所以選後尚不能確定哪一個政黨會取得國會多數。然而,即使執政黨以些許票數險勝在野黨,但相較於前一場選舉,他們的支持度明顯急遽下降。

對於馬其頓的人民來說,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對於阿爾巴尼亞社群更是如此,他們首度將大量的票投給對立的政黨,該黨在此之前一直被認為是「馬其頓族」。族群在馬其頓的政治當中扮演一個重大的角色,而阿爾巴尼亞人是該國第二大族群。但這段時間,社會民主黨提出的國會議員候選名單上包含了阿爾巴尼亞裔候選人,還成立了當地辦公室,並在阿爾巴尼亞裔主導的地方市鎮舉行集會。

然而,許多阿爾巴尼亞人仍然投給阿爾巴尼亞族群的政黨—民主整合聯盟(Democratic Union for Integration,簡稱DUI,或譯民主結合聯盟),該黨似乎已有10人獲得國會議員資格。民主整合聯盟自2008年起便在馬其頓國家統一民主黨(VMRO-DPMNE)主導下,參與成立一個穩定的聯合政府至今。先前聯合政府深陷監聽記者、反對黨人士及政府官員等等一系列對話的紀錄外流的醜聞當中,不過在更早之前,預計民主整合聯盟可贏得的國會席次,就已低於2014年選舉期間的19席。

Edited photo of Nikola Gruevski widelly used on social media to promote the petition.

為了宣傳連署活動,惡搞前總理尼古拉・格魯埃夫斯基(Nikola Gruevski)的照片在社群媒體上廣為使用。

據報導,前述監聽的錄音是在前總理尼古拉・格魯哀夫斯基(Nikola Gruevski)的指示下進行,他是現任馬其頓國家統一民主黨的領導者。一些阿爾巴尼亞裔的馬其頓居民在12月14日這天開始上網連署,為的是要告訴阿爾巴尼亞政黨,切勿讓國家統一民主黨和格魯埃夫斯基成為新聯合政府的議員。這項連署在短短幾小時內得到了數百人的支持,也已經被分享到社群媒體。

在競選期間,因為針對阿爾巴尼亞人使用「暗諷式」仇恨言論,國家統一民主黨又再度激怒阿爾巴尼亞人,而這也是另一項阿爾巴尼亞族群不希望阿爾巴尼亞政黨和國統一民主黨合作的原因。


譯按:由於反對黨社會民主黨(SDSM)被控在選舉期間在首都斯科普里(Skopje)有違法情事,本次選舉重新投票暨計票。2016年12月25日結果出爐,由國家統一民主黨(VMRO-DPMNE)以45萬4,577票、在120席的國會中攻下51席險勝,而社會民主黨則以43萬6,981票取得49席。


校對: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