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在柏林,猶太人家庭收留一名敘利亞伊斯蘭教徒難民

The Jellinek family in their home in Berlin, with their houseguest, Kinan, a Syrian Muslim refugee (second from left). When Chaim Jellinek told Kinan he was Jewish, Kinan said he had no problem with that. Credit: Daniel Estrin. Used with permission

傑林克(Jellinek)家和他們的新家人-敘利亞難民金南〈左二〉。攝於他們位在柏林的家。當哈伊姆.傑林克(Chaim Jellinek)告訴金南他是猶太人時,金南說他對此完全沒有問題。 圖片來源:丹尼爾.伊斯金。經許可後使用。

本報導由丹尼爾.艾斯特林(Daniel Estrin)撰寫,原於2016年6月28號刊登於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PRI.org),根據內容共享協議再次刊登。

當傑林克(Jellineks)的二十歲兒子離家以後,一名二十八歲的敘利亞難民住進了家中。

這名名叫哈伊姆.傑林克(Chaim Jellinek)的柏林醫生表示:「反正房間是空的,」於是我們決定:「好,我們試試看。」

在過去一年,德國接收了數十萬的敘利亞戰爭難民。有些德國人直接敞開家門、收留他們。

然而較為不同的是,傑林克家作為一個德國猶太家庭,卻計劃長期收留一名信奉伊斯蘭教的敘利亞難民。當德國人-尤其是德國猶太人逐漸對於難民議題持猶豫態度時,有一百五十萬的新移民來到了德國-其中大多數是來自中東。

在一個星期五的安息日晚餐開始之前,傑林克坐在客廳表示:「我想大部分的猶太人都很歡迎難民,但另一方面,也有很多猶太人害怕激進的伊斯蘭主義。」

德國猶太人中央委員會(Central Council for Jews in Germany)的主席約瑟夫.舒斯特(Joseph Schuster)曾在十一月時透過一個德國媒體表示,德國應該限制移民入境的人數。

舒斯特接受採訪時說:「許多難民為了和平和自由的生活,逃離可怕的伊斯蘭國;但在此同時,他們也來自一個仇恨並無法容忍猶太人的地方。」

傑林克家為柏林猶太教堂的教徒,該教堂實施平等主義,男女皆可平等參加禮拜。 這是一個古老的猶太教堂,納粹軍隊曾經佔領並將其作為倉庫使用。

教堂也著手進行難民援助,而傑林克家的成員們也致力於這一件事,他們共同創辦了一個難民援助組織FREEDOMUS,並出版一本信息手冊,來幫助難民克服融入德國的困難。

哈伊姆表示:「我真心認為這是解決問題的唯一好辦法-與難民建立連結,並且歡迎他們。」

當他和妻子凱拉(Kyra)聽說一名名叫金南(Kinan)的藥物推銷員離他的家鄉大馬士革,並從土耳其渡海至希臘、一路向北逃到德國時,他們即表示願意提供幫助。

當時金南-根據本人要求,不於文中提及其姓氏-正住在一間德國境內生活條件極差的難民中心。

金南回想起當哈伊姆.傑林克第一次見到他時,即告訴他「我們是猶太人家庭」,金南回覆「完全沒問題」。

金南說:「當你從一個正在打仗的地方來、看到有人歡迎你,你真的會覺得他完全是好人。」

金南說他知道在中東地區,阿拉伯人和猶太人之間有悲痛及紛爭,但他從未視猶太人為敵人。沒錯,以色列和敘利亞之間有仇恨,但這是政治問題,與宗教無關。

Kinan, a Syrian refugee, prepares a meal for the Jellinek family's Sabbath dinner in Berlin. He says he learned out to cook from youtube videos. Credit: Daniel Estrin. Used with permission

敘利亞難民金南正為傑林克家準備安息日的晚餐。他說他大多是在YouTube上學做飯。圖片來源:丹尼爾.伊斯金(Daniel Estrin)。經許可後使用。

在採訪的同時,金南正在負責晚上安息日的晚餐、在爐子旁忙著準備四道料理-香料飯、kawwaj〈他用番茄和洋蔥做的敘利亞燉菜〉、大蒜配碎牛肉和扁豆湯。

金南說他大部分是在YouTube上學做飯。當他獨自離開大馬士革後,他就開始自己做飯。

當食物準備好後,金南和傑林克家聚在長桌旁,長桌旁分別有哈伊姆、凱拉和他們的孩子:8歲的莉莉(Lilli)、12歲的喬西(Joshy)、以及20歲的貝拉(Béla)。

哈伊姆為他的兒子們戴上猶太圓頂小帽(yarmulkes),而金南也戴上了一頂。

他們在安息日蠟燭、葡萄酒和辮子麵包前禱告,接著開動,並有說有笑好一陣子。

金南和他們一起笑。他承認他還不太理解德語。位子上的每個人都在笑,包括金南他自己。

他在全日制的語言學校上學德語,傑林克家的小孩們也經常幫助他的作業

18歲的羅莎.傑林克說:「這很棒,因為你在彼此身上學到很多-像是做飯、和舉行安息日晚餐。」

羅莎說:「幾個星期前,他對我說晚安,但他說錯了。 我說,你想說的是『晚安』,而不是、我不知道,『安晚』或者是其他用法。」

「在那次之後的三個晚上他又說錯了三次,但後來他開始改說對的『晚安』,」羅莎補充:「我很高興我可以幫助他,看到他學會更多的德語。」

The Jellinek family lights the Sabbath candles for Friday night dinner. Chaim Jellinek says he thinks the only good way to integrate refugees is to welcome them. Credit: Daniel Estrin. Used with permission

傑林克家點燃安息日的蠟燭,享用星期五晚餐。哈伊姆.傑林克說接納難民的唯一好辦法就是歡迎他們。圖片來源:丹尼爾.伊斯金。經許可後使用。

在沙發上,哈伊姆.傑林克深思著他的國家對難民熱烈歡迎的態度。

「這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因為在那一刻,我們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德國,這是我們以前沒有見過的。」傑林克說:「這是一個心胸開放、友好、真正地友好的德國。」

哈伊姆在幾年前改信猶太教。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凱拉的母親於布達佩斯猶太人區倖存。作為一個生活在發生過大屠殺的德國的家庭,他們對於這樣的兩難感到敏感。

在德國陸續接收了來自不同宗教和文化的人的同時,哈伊姆說他在他的家裡感受到更多。

「我們非常幸運地遇到了金南,」哈伊姆說:「他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所有人以不同的角度看我們的國家。」

點此閱讀更多全球之聲特別報導:難民湧入歐洲以尋求庇護

此文由法蘭克.海森蘭德(Frank Hessenland)所撰。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