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國界或禁令,都無法阻止我成為穆斯林醫生

圖為英國塗鴉藝術家班克斯所畫的壁畫:「和平之心」醫生。繪畫地點位於舊金山,時間為2010年4月。照片由Flickr使用者Kanaka Rastamon提供。 CC BY-NC 2.0

本報導由Jalal Baig撰寫,原於2017年1月30日刊登於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PRI.org),根據內容共享協議再次刊登。

醫生這一行從未受國界或城牆限制,醫生治病的能力也不是由他/她護照的顏色來決定。

但現在,美國總統唐納‧川普的行政命令,禁止來自以穆斯林為主的七個國家的移民進入美國,這代表著移民醫生、以及美國病患與健康照護體系將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而堅持並擴展這項禁令可能會帶來災難。

穆斯林占美國醫生總人數的百分之五。有些人在國外出生,但像我和我妻子,就是移民的兒子、女兒,我的父母來自巴基斯坦。

移民佔美國內科與外科醫生總人數的28%,許多人來自墨西哥、巴基斯坦、埃及、伊朗、敘利亞等國,為的是履行希波克拉底誓詞(醫師誓詞)。

這些移民醫生為了服務病人,遭受到的挑戰不計其數。除了離開家人,他們有時還得逃離其他困難或迫害。這些人花了好多年的時間,考證照、努力工作,只為了讓自己能有爭取到競爭激烈的住院醫師實習資格。2016年,國際醫科畢業生中只有51.9%的人成功爭取到職位。

儘管過程充滿困難與未知,他們還是向前邁進,僅因美國保證他們會有相同的機會,還有無私的慾望可以維持病患的性命。

他們熟練的技巧與憐憫之心,是讓美國健康照護體系進步的必要條件。缺少醫療資源的地區需要更多的基本保健,而經預估,到了2030年,65歲以上的老年人人數將會加倍。

除此之外,沒有移民對於研究的貢獻,醫學也不可能進步。據統計,7間頂尖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中有42%是移民。若沒有他們辛勤工作而研發出來的藥物,身為腫瘤醫師的我就很難治好病患的癌症。而六位在科學領域贏得2016年諾貝爾獎的得主,皆是移民。

當美國總統川普那誤導的移民禁令,冒著增加死亡人數的風險,讓只配戴聽診器來到美國、真心想看美國人茁壯的醫生,遭拒於美國之外時,讓這些問題必須被重視。

這裡沒有恐怖份子,只有慈愛。

Jalal Baig是芝加哥的一位內科醫生,也是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中,芝加哥醫院的血液學與腫瘤學部門的研究員。


校對: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