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摩洛哥「希拉克」人民運動的崛起

當地年輕人在距離里夫區胡塞馬市14公里遠的城市印左倫進行靜坐,並比出柏柏人的手勢。圖片由AlhoceimasOfficiel所攝,經取得同意後使用。

過去數月以來,人民運動的浪潮不斷地襲捲摩洛哥。

2016年十月下旬,在摩洛哥北部的胡塞馬市(Al Hoceima)發生了一起事件-漁民Mohcine Fikri目睹他重達500公斤的旗魚(另譯:劍魚)遭到警方沒收(譯註1)。

當他的旗魚被丟進垃圾車時,他為了搶救魚獲而跳進車斗、並慘遭絞死。目擊者表示,當警方看見Mohcine Fikri跳入車斗時,並沒有做出任何舉動。

更甚,該名警察據稱甚至指示垃圾車駕駛「送他(漁民)下地獄」-而這正是示威運動的導火線。

公民社會及當地政府與警方間的公開衝突隨即迅速展開,而示威運動也自彼時起,在摩洛哥里夫區的北部蔓延開來。

Fikri的死亡引發了舉國上下的怒吼、與全國性的示威運動。在幾週前,當示威運動尚未延燒至摩洛哥的其它地區時,每週舉行的示威原僅於里夫區舉行而已。

由於人們對社會的普遍不滿,里夫區的示威運動逐漸得到迴響-這些迴響源自經濟機會的缺乏、以失敗收場甚至是完全未有相關規劃的公共建設,以及猖絕的貪腐現象-而這些問題在政府處理Fikri的死亡事件時又再度被顯露出來。

的確,在2016年十一月摩洛哥舉行全國性的立法大選、使得一個新的政黨展露頭角以後,該國即見證了它第一個政治僵局-該僵局後來持續了數月之久。

而當這個政權面對群眾的憤怒時,關鍵時刻就來了。

在摩洛哥耗費了五個月仍未能建立一個有凝聚力的政治聯盟以後,國王穆罕默德六世(King Mohamed VI)介入,並任命前外交部長Saad Eddine Al Otman為政權領袖

然而讓情況惡化的,其實是當局那種體現了政權暮氣的不作為。

政府否決了示威者們的訴求,並指控他們為受雇來破壞摩洛哥社會安定的外國間諜。

長久以來的示威傳統


里夫區主要為當地原住民、同時也是少數民族的柏柏爾族(Berber)的群居地,更被視為對中央政權-又被稱為Makhzen-帶有敵意的一區。

二十世紀初,里夫部落在當地政治及軍事領袖Abd el-Krim的帶領下統一,並合力對抗摩洛哥境內的法國及西班牙殖民體系。

後來,在時任蘇丹Yusef向法國投降、並與法方簽署使摩洛哥成為其保護國的《費茲條約》後,里夫人宣布成獨立,並成立里夫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the Rif)(1921-1926)。

這段歷史在摩洛哥的教科書及課堂中仍鮮少被提及、且常被嚴重地誤導。

也因此,對此波被稱為「希拉克」運動(Hirak)的群眾示威感到質疑的人們很快地指出,示威現場飄著面里夫共和國的旗子、完全沒有摩洛哥國旗,並在社群媒體上將希拉克運動貼上「不愛國」的標籤;而參與示威的人們則否認任何分裂摩洛哥的意圖、並表示運動的發起僅是針對經濟和社會上的不滿。

例如,由於西班牙過去曾在里夫區使用芥子氣(譯註2),使得該區域居民罹癌的比例居摩洛哥之冠,因此,希拉克運動的其中一項主要訴求即為設立治療癌症的專門醫院。

雖然摩洛哥的新國王在處理里夫議題方面採取與其父親不同的態度-釋放政治異議者、設立新的機構期能促進民族和解,並頻繁地巡訪里夫區,然而這些改變仍不足以使當地民眾忘卻他們在過去這個世紀裡所遭受的暴力與壓迫。

在摩洛哥阿拉伯之春-又被稱為「2月20日運動」-的六年後,當局正苦於處理新的民怨。

在阿拉伯之春後,政府採取了一些改革措施以「安撫」示威者-修訂憲法、設立新的機構,並向大眾作了許多與經濟及社會發展相關的承諾。

然而時至今日,在經歷了多年的停滯以後,這個策略已經失效了,而政黨們仍未能想出新的政策來處理日益高張的民怨。

同時,由於執政階層並沒有給出任何長期-甚至是短期計劃,因此這波群眾運動的浪潮仍持續攀升;其中,在人群中較為突出的是自詡為希拉克運動領袖的Nasser Zefzafi。

這名39歲的里夫人在摩洛哥北部城市胡塞馬出生、成長,並被形容為是一位非常堅定且熱切的活動人士;他有時能夠聚集數以千計的民眾前來聆聽他的演講,而所有的演講都在社群媒體上同步播出。

他也聚集了一個示威者的核心團隊,讓這波社會運動能夠持續保持活躍、並確保每場運動都是和平進行的。

不論是當權者或是示威群眾,雙方對於此次示威都抱持著非常謹慎的態度,並各自要求相同陣線的人們應自律自重:政府當局並不希望被拿來與採取鎮壓及暴力手段的鄰國政權相比,避免燃起摩洛哥人們的怒火;而示威者們也不希望被拿來與試圖癱瘓國家安全及安定的暴力組織作比較。

然而,情勢在Nasser Zefzafi於今年5月26日在一座當地的清真寺打斷了齋戒月(Ramadan)開始前的最後一場主麻禮拜後全變了。

當時,伊瑪目(譯註3)正在傳授反對「fitna」的道義-fitna在伊斯蘭教義中指的是任何以分裂同一群體、廣宣群體間敵意為目的的行為,而此無庸置疑地是在影射Zefzafi與希拉克運動。

根據摩洛哥保護所有宗教的相關法令,任何破壞或侵犯任何宗教通常活動的行為都被視為犯罪,因此,警方立即開始搜捕Zefzafi。

在Zefzafi被捕以前,他被當地民眾藏了幾天。

在這此事件以後,警方及當局展開了大規模的逮捕行動,至今拘留超過130位活動人士,其中更有超過12人-包括Zefzafi在內-將「面對正義」;當地活動人士及人權團體稱表示政府下令逮捕的理由皆為令人憤慨的指控,幾乎所有的原因都牽扯至「危及國家安全」。

在政府態度產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以及當局開始實施新的鎮壓方式以後,大規模大示威運動紛紛在摩洛哥各地竄起-尤以首都拉巴特(Rabat)於6月11日發起的示威運動最為具代表性,估計共有超過52,000人走上街頭聲援希拉克運動,並表達對於當權逮捕活動人士的不滿。

政府當局表示(發生於拉巴特的示威運動)僅有約15,000人參與,而希拉克運動人士則聲稱有超過十萬人加入-若此數據屬實,這也是摩洛哥自阿拉伯之春期間「2月20日運動」以來,最大的一場群眾示威。

許多人對於希拉克運動目前少了領袖表示擔心-他們全都遭到逮捕了,而這有可能使得情勢變得更糟,因為這群領袖在過去數月來一直都是使這波群眾運動不致失控的重要角色。

6月22日,Zefzafi在「遭到嚴重毆打」後,與另外兩位運動人士一起遭到逮捕,因此,希拉克群眾運動的故事看來沒這麼快能有結局。

譯註1:根據當地媒體的報導,警方沒收並銷毀Fikri的魚獲係因當時正值摩洛哥的季節性禁漁期間。

譯註2:芥子氣(英語:mustard gas),學名二氯二乙硫醚,是一種重要的糜爛性毒劑,用作化學武器,因味道與芥末相似而得名。由於其可以經皮膚入侵人體,只使用防毒面具仍不足應付芥子氣的威脅,唯有穿著全套防毒衣或乘搭有核生化防護的載具,才可以安全通過受污染地區。故在戰史上使用量、普遍性和殺傷最大,被稱作「毒劑之王」。(資料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譯註3:伊瑪目(imam)在阿拉伯語中原意是領袖、師表、表率、楷模、祈禱主持的意思,是伊斯蘭教集體禮拜時在眾人前面率眾禮拜者。(資料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