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因中國市場放棄學術自由? 劍橋移除論文事件延燒

英國劍橋大學。圖片取自劍橋大學。

[2017年8月22日更新:劍橋大學出版社(CUP)撤回封鎖論文的決策,並在中國官網重新上架。]

劍橋大學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UP)將近300篇的學術論文從中國的官網上移除,以防止網站遭封鎖。此300多篇論文曾刊登於學刊「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上。

在一份官方聲明中,CUP表達他們從中國當局所遭受的壓力

我們確實得到中國代理商的指示,並被要求在中國的網站下架中國季刊裡的一些文章。我們也遵照指示移除特定文章,以確保其他學術、教育資源能夠供中國的學者、教育者使用。

我們深知其他出版社在中國的情況,如果不讓代理商封鎖特定文章,全套的資源都會被禁止。但我們絕對沒有,將來也不會,主動審查我們的資源。而我們只有當整體資源的使用途徑受到威脅,或是遭要求的情況下,才會封鎖特定項目。

CUP表示將尋求長久的方案來解決這個審查制度的漏洞,並安排與代理商在北京國際書展上(Beijing International Book Fair)討論立場。

CUP的作法遭到議論

然而一名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教授葛瑞格(Greg Distelhorst)大力批判CUP的策略。他在CUP的聲明稿下留言表示

當一個政府或政黨能夠管理你的歷史紀錄,他們會用你的影響力來竄改歷史。

中國學子將會接觸到「最具領導力的學術期刊」所提供的資源,而斷定那些政治禁忌不重要。

「如果天安門事件真的那麼重要,不是應該會有一些頂尖的學者對該議題做出嚴謹的分析嗎?照這樣看來,天安門事件好像不像報導上所說的那麼重要。」

讀者可能知道整個審查制度的運作,但你們的作法並沒有比較好。

當一個期刊會因市場而放棄正確的學術精神,這代表你們的原則可以被妥協…或是你們所遵守學術自由的承諾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騙局。

曾獲獎無數的記者露易莎(Louisa Lim)也對CUP的市場考量做出批判。露易莎為「失憶的國度:再訪天安門」(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作者:

這真的很令人震驚。CUP竟然會為了商業利益放棄而學術自由,虧他還是個學術出版社。 https://t.co/50UVm5Fet7

— 露易莎  (@limlouisa) August 18, 2017

審查制度震驚學術界

中國季刊是一份跨學科的期刊,層面廣及當代中國,包括臺灣。遭封鎖的論文主要是關於中國當代的政治和歷史,包括天安門事件文化大革命法治實施問題鄧小平時代後的政治走向、國家的政治領袖、國家政策和市場間的衝突毛澤東馬克斯(Karl Marx)思想、法輪功(Falun Gong)、勞工權益運動,和其他關於香港台灣西藏新疆的研究。

中國季刊編輯堤姆(Tim Pringle)在一份公開聲明表達對審查制度的失望:

中國季刊在此對那300多篇遭封鎖的論文和評論表達疑慮及遺憾。這些論文係經由中國教育圖書進出口有限公司(China Educational Publications Import & Export Corporation Ltd., CEPIEC)和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China National Publications Import & Export (Group) Corporation, CNPIEC)審查後移除。我們也鄭重聲明這個限制學術自由的舉動並不是單一的行為,而是整體政策限制住能讓中國大眾能夠參與討論的空間。

CEPIEC是中國最大的國有圖書進口商,於1987年由教育部成立,以補足各大學和學院對國外學術資源的需要。CNPIEC則為另一個國有的大型文化相關企業,成立於1949年。

此次CUP審查事件引發許多學者公開抨擊。一名教授中國政治的老師山姆(Sam Crane)規勸CUP關閉他們在中國的官網:

為什麼要幫政黨做事?如果他們如此要求,CUP應該要直接放棄中國的網站並另闢蹊徑才對吧! https://t.co/dgnszzPXQa

— 山姆 克萊恩 (@UselessTree) August 18, 2017

一群前中國季刊和現任的作者安娜(Anna L. Ahlers)、馬特(Mette Halskov Hansen)和茹恩(Rune Svarverud)經由推特(Twitter)發文給CUP和中國季刊,表示對此項決策感到震驚:

在全球網絡密集的科學系統之下,學術亦不應該被妥協。暫不論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是否介入,這個問題必須由中國內部解決的,而不是由歐洲或其他地方。我們誠摯希望中國季刊編輯群能代表CUP的作者和讀者,強烈抵制這項決策。希冀CUP能夠撤回這項決策,並堅守中國當局不尊重的學術自由原則。

葛瑞格藉由對CUP的一封公開信表達觀點。該信由葛瑞格和美國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副教授潔西卡陳薇絲(Jessica Chen Weiss)共同簽署。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reading a censored version of The China Quarterly will encounter only historical facts and scholarly analyses approved by political authorities. Worse Chinese readers will learn this sanitized history directly from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This censored history of China will literal bear the seal of Cambridge University.

Scholarship does not exist to give comfort to the powerful. Nor is its purpose to find and exploit the largest market.

若中國學者和學生讀了這種閹割版的中國季刊,他們只會得到政治化的歷史和學術分析。更糟的是,中國讀者會直接在CUP的官網上閱讀這「消毒」過後的歷史。

大家將會在歷史中記得中國的審查制度是經過劍橋大學認證的。

學術精神存在的目的並不是用來撫慰權勢,也不是用來尋求利益和開拓市場。

深圳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HSBC Business School)副教授克里斯托福(Christopher Balding)發起一項請願,請求CUP拒絕中國政府審查制的要求。

中國內部思想抗爭後的餘波

CUP和其他國外出版商的壓力是來自於中國內部意識形態對抗所造成的連鎖反應。更早之前,這樣的衝擊主要影響的是中國的出版商。

2013年以來,中國視大學教育為最重要的思想戰場之一。中國共產黨中央辦公廳(Central Committee General Offic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指示大學教授不得講授7項主題,包括新聞自由、共產黨的過錯,民權等。

2015年中國的大學遭下令禁止傳播西方思想的教科書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最近因在社群網站上稱前領導人毛澤東為「惡魔」而遭解聘

審查制度已嚴重影響中國的學術出版社。在香港,哲學書籍也得經過審查。香港浸會大學(Baptist University)通識及文化研究所主任黃國鉅透露,兩項審查要求是由有中國背景的出版商提出。據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報導,其中一件審查制度事件發生在2016年。

黃先生去年在編纂關於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論壇的作品集時,受出版商指示要求某作家修改他一篇批評習近平的文章和中國對香港、臺灣的政策。整個計畫卻因黃先生拒絕出版商的要求而中止,儘管作品集已經完成並準備上市。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