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高山另類風情:阿富汗滑雪挑戰賽

圖片經阿富汗滑雪挑戰賽(Afghan Ski Challenge)同意後使用。

數百年來,阿富汗直至天際的鋸齒高山成為許多國家抵抗外來入侵的天然屏障;然而,高山仍有其他用途。

自2011年起,阿富汗於每年二月至三月間舉辦阿富汗滑雪挑戰賽(Afghan Ski Challenge),比賽地點在巴巴山(Koh-i-Baba Mountains),與位於該國中部的巴米揚省(Bamyan)內曾遭塔利班惡意轟炸過的大佛石雕相距不遠。

宗旨為推廣巴米揚滑雪及觀光的巴米揚滑雪俱樂部(Bamyan Ski Club)負責籌辦賽事,該俱樂部於六年前由總部位於蘇黎世的非營利組織所成立。比賽分為專家組及業餘組,阿富汗選手在此互相比拚,同時迎戰外國對手。

圖片經阿富汗滑雪挑戰賽同意後使用。

千真萬確的窮鄉僻壤

由於一年中有六個月的時間被大雪壟罩,再加上阿富汗通常被國際媒體描繪成一個被軍權統治的殘破之地,巴巴山脈對尋求下一個滑雪基地的外國探險家而言,似乎是個遙遠的選項。

然而,窮困又遭中央政府忽略的巴米揚省,是個不受塔利班與伊斯蘭國(ISIS)波及、又開放本地與國際觀光的安全地方。自2011年起,每年平均有超過30位來自澳洲、紐西蘭、英國、法國、德國、瑞士、挪威、斯洛維尼亞與美國的滑雪玩家造訪巴米揚省,而挑戰賽的發起人則希望它日漸成長。

圖片經阿富汗滑雪挑戰賽同意後使用。

許多人為尋求冒險而至。與高山滑雪(alpine skiing)相反,山岳滑雪(backcountry skiing)的發展起初為北美家庭工業,但現已被推廣至一些鮮少成為旅遊景點的國家,並成為一種運動。它在初雪時與普遍缺乏許多滑雪勝地基礎設施(如纜車與圓盤纜車等)的地方特別盛行。

(譯註:高山滑雪是在滑雪場進行的一項冬季運動項目,需要配戴保護盔、穿上滑雪板及使用滑雪杖和「脫離式固定器」;山岳滑雪則通常在滑雪場以外的雪山,不使用纜車,只使用雪橇或滑雪板滑走。)

2012年2月,巴米揚第一所滑雪學校由Rah-e Abrisham旅行社成立,由兩名外國籍的訓練家為巴米揚省的60位年輕人提供為期一個月的第一期滑雪訓練課程。現下在巴米揚共有五個當地的滑雪俱樂部,總會員人數超過200人。而阿富汗滑雪聯盟(Afghanistan Ski Federation)隨後於2015年成立,隔年取得國際滑雪聯盟的會員資格。

圖片經阿富汗滑雪挑戰賽同意後使用。

大多數的在地玩家並沒有動輒超過1,000美金的必要裝備(滑雪板、雪鞋、靴子及滑雪頭盔等),[因此]阿富汗滑雪挑戰賽選手的配備是由瑞士、阿加可汗基金會(Aga Khan Foundation)、巴米揚滑雪俱樂部( Bamyan Ski Club)與巴米揚觀光協會( Bamyan Tourism Association)提供。

然而,有些人選擇依靠創新和任何他們觸手可及的器具。根據一名外籍人士對英國衛報表示,「他們決定效法我們,用木板動手做出自己專屬的滑雪板、在他們的腳上纏上纖維和繩索。跟他們一起滑雪,是在這裡最好玩的事情。」

圖片經由阿富汗滑雪挑戰賽同意後使用。

女孩也愛滑

自挑戰賽開始之初,女性便是賽事中的一分子,每年參與人數都在成長。現今的巴米揚滑雪俱樂部,已有超過30名女性會員,有的還是比賽中的贏家

以哈札拉人(Hazaras)為最主要組成人口的巴米揚省,擁有阿富汗境內最高的女性受教率,同時也是在塔利班政權倒台之後,第一個由女性掌權的省份。

圖片經阿富汗滑雪挑戰賽同意後使用。

在後塔利班時代的阿富汗,女孩重新融入社會之路也變得艱難;然而,在巴米揚省,即使挑戰尚存,社會環境仍相對包容。

圖片經由阿富汗滑雪挑戰賽同意後使用。

運動及政治

在阿富汗,運動與政治緊密連結。舉例來說,由於阿富汗的板球選手幾乎都是普什圖人(Pashtuns),其他部族因而對這項運動十分反感。然而,政府在板球項目投入大量資金和政治資本。

近日,總統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在官邸接見從印度返國的板球選手,而政府執行長(Chief Executive Officer,相當與首相、總理)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則於觀看在印度的比賽時,加入阿富汗觀眾的行列,替參與世界T20賽制板球大賽(T20 World Cup)的國家隊加油。

加尼與阿卜杜拉二人皆於推特帳號讚頌其板球隊伍:

贏得漂亮!戈白‧內布(G. Naib)那一擊揮的真的太好了!我完全享受在其中!我還要恭喜球迷們,繼續為我們的英雄加油!

恭喜#阿富汗在洲際盃贏得歷史性的一戰,擊敗#愛爾蘭!更在新興亞洲盃超越#印度

跆拳道則是另一項與哈札拉族息息相關的運動。兩次奧運銅牌得主魯胡拉‧尼帕伊(Rohullah Nikpah,也是阿富汗唯一一位拿過兩面奧運獎牌的運動員)就是哈札拉人,日前為了抗議阿富汗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的腐敗而辭職。國家奧會及阿富汗運動聯盟的貪污經常受到當地媒體關注

另一方面,即使阿富汗滑雪聯盟野心勃勃地希望2018年冬季奧運時能有兩名訓練有素的阿富汗選手出賽,但滑雪運動長期受到政府忽視,也並未散播到巴米揚省之外。

聯盟主席阿加‧穆罕默德‧卡加(Agha Mohammad Kargar)在一次全球之聲的電話專訪中表示,「政府根本性地忽視了這項運動。聯盟預算是0,需要完全依賴捐款來支持開銷。」


校對: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