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國會改革派議員敦促政府釋放被軟禁的伊朗綠色革命領袖

伊朗國會的改革派議員希望政府釋放被軟禁的伊朗綠色革命領袖。圖片來自ICHRI,經同意使用。

本報導原於2017年8月11日刊登於伊朗人權中心(Center for Human Rights in Iran)網站

隨著日前79歲的反對派領袖梅迪‧卡魯比(Mehdi Karroubi,前國會議長暨2009年時任總統候選人)住院治療,伊朗國會的改革派議員已組成「終止軟禁委員會」(Committee to Seek an End to House Arrests)。

在2017年8月8日與政府資助的伊朗勞工新聞通訊社( Iranian Labor News Agency)的訪談中,Ghasem Mirzaei Nikoo說道:「我們希望在沒有任何煽情報導或政治炒作的情況下解決這件事。」Ghasem Mirzaei Nikoo是國會希望陣營(Hope Faction)的成員,該陣營支持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

國會改革派議員還提到,委員會已和國會發言人阿里‧拉里賈尼(Ali Larijani)召開初步會議,討論推動的方法。

卡魯比與他的反對黨領袖夥伴米爾‧何塞因‧穆沙維(Mir Hossein Mousavi,75歲,前總理暨2009年時任總統候選人)及其妻扎赫拉‧拉納瓦德(Zahra Rahnavard,71歲),由於鼓勵綠色革命非暴力抗爭者反對備受爭議的2009年總統大選,自2011年起即基於國家安全緣由被隔離在家中。卡魯比和穆沙維都曾於2009年角逐總統。

卡魯比於7月24日因低血壓被送到德黑蘭的醫院根據他的兒子何塞因‧卡魯比(Hossein Karroubi)所言,住院兩天後,他已接受經頸靜脈肝內門體靜脈支架分流術(TIPS)以治療血管阻塞。

卡魯比於7月28日出院,但幾小時內病情突然惡化,又被送回醫院,並於7月31日接受血管攝影檢查。

在[前總理]穆沙維將其競選活動代表顏色,更改成與數百萬民眾抗議黑箱選舉時所採用的代表顏色相同之後,他便成為伊朗綠色革命的「領袖」。穆沙維的妻子拉娜瓦(圖中)及另一位改革派候選人卡魯比(圖左),皆因「煽動叛亂」被捕。

伊朗總統魯哈尼曾在2013年的選戰中承諾,將致力於釋放政治犯,然而他卻對卡魯比入院一事保持沉默。8月1日時,魯哈尼政府的發言人諾巴赫特(Mohammad Bagher Nobakht)表示希望卡魯比早日康復。

「我們祝福這些親愛的同胞身體健康,同時我們也希望令家屬或人民失望的事不會發生,」諾巴赫特表示,「我們應該努力保護國家利益,並帶給社會和平。」

「還是有解決的辦法,」他提到。「最高領袖(supreme leader)並未否定任何解決方式。」

根據熟悉這個案件的官員表示,最高領袖何梅伊內(Ali Khamenei,自1989年6月3日前任最高領袖何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逝世後旋即接任最高領袖)長久以來都堅持,由於他們參與了在被政府暴力鎮壓的2009年非暴力大規模抗議,這三人必須道歉

「終止軟禁委員會」的成員Gholamreza Heidari告訴伊朗勞工新聞通訊社,魯哈尼毫無作為讓他感到失望。

「這令人感到矛盾,人民要求結束軟禁,而總統也發表過正面的聲明,但我們並沒有感覺到總統有針對此事採取任何行動。」他表示:

We are not saying that only the president should do something about this, but after all he is the head of the Suprem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and he has made some promises in his 2013 and 2017 campaigns, and under the constitution he has a duty to protect the basic rights of the people.

我們的意思不是說,只有總統該對此事做點什麼,但他畢竟是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Suprem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主席,他也在2013及2017的競選中許下承諾,而且根據憲法規定,他有責任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

在讓魯哈尼於2017年5月連任的選戰期間,他間接表示,因為民眾呼籲終結軟禁,他希望能解決這個案件。他在5月15日於桑姜(Zanjan)的造勢活動上提到,「我們要到投票所來終結監禁。」

魯哈尼在2013的總統大選時則更為直接。

2013年5月13日,於德黑蘭的謝里夫理工學院(Sharif University)的造勢活動上,魯哈尼說道,「我們可以提供一些條件,好讓因2009年的事件被監禁或軟禁在家的人,明年都能獲釋。」

當卡魯比7月底於德黑蘭的Rajaei Cardiovascular醫學研究中心接受治療期間,數名議員、政治人物及民權人士試圖探望他。多數人都被請回了。

卡魯比已於2017年8月10日出院,並繼續被軟禁家中。


譯註:

2009年6月12日,伊朗舉行第10屆總統選舉,當次選舉投票率約為85%,時任總統馬哈茂德‧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以高達62.63%的得票率順利連任,選前人氣相當高的前總理米爾‧何塞因‧穆沙維僅獲得33.75%的選票,前伊斯蘭革命衛隊總司令莫森‧雷紮伊(Mohsen Rezai)和前議長梅迪‧卡魯比得票率則分別為1.73%和0.85%。然而,選前政府眾多舉措,使得以穆沙維為首的反對派強烈質疑政府操弄選舉,繼而在6月13日促成民眾配戴綠色物件走上街頭抗議,引發伊朗綠色革命。

2009年5月23日至26日,伊朗政府封鎖臉書,阻攔國民登入瀏覽。當時,穆沙維的臉書粉絲專頁有超過6,600名支持者,大多是30歲左右的青年,外界咸認政府此舉是在封殺傳播「反內賈德」訊息的陣地。距離投票日前一星期,伊朗發生多宗與總統候選人有關的暴力事件,甚至公開支持穆沙維的改革派前總統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也差點遭到炸彈攻擊。投票日當天,德黑蘭地區行動電話通訊被中斷,英國廣播公司(BBC)亦投訴其節目受到電子干擾,導致無法進行正常廣播。

抗議活動最初主要是和平,但變得越來越暴力,持續出現警民衝突,並且由首都德黑蘭逐漸蔓延到全國各地,乃至海外伊朗僑民。革命過程中造成多人傷亡,4,000多名改革派知名人士被政府逮捕。

18日,伊朗選舉監管機關憲法監督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表示,接獲3名敗選人指控的646宗投票日違法個案。另外有選民投訴,投票時被迫在選舉官員及大批內賈德支持者前填寫選票,違反不記名投票原則;數以百萬計的文盲選民由內賈德陣營人士代為填寫選票。19日,迫於民眾的反對壓力,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宣布調查選舉舞弊指控,並作部分重新計票,但是示威民眾對這一舉措仍然不滿,要求必須重新選舉,釋放受關押的改革派人士。至2017年的今日,許多改革派人士仍受監控或軟禁。2017年5月19日,伊朗舉行第12屆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哈桑·魯哈尼在首輪選舉獲得57%的選票,成功連任,但屬於溫和改革派的魯哈尼,至今沒有主動釋出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媒體常稱此次革命為「推特革命」,主因在於伊朗政府在警方開始鎮暴行動之後,便封鎖傳媒網站、阻止手機簡訊,並禁止外國記者採訪,民眾只好利用推特、臉書、YouTube等管道向外傳遞訊息,使得抗爭得以持續。西方媒體便因此鼓吹資通訊科技能對協助顛覆威權,此一論述直至2010年「阿拉伯之春」以後仍持續套用;然而,傳播科技進步與網路佈建密度提升和社會發展(或反威權統治革命)絕對正相關的看法,忽視了其他社會、經濟與歷史因素對當前環境的影響,導致資通訊發達的地方,事實上卻不見得越「民主」、越「發達」。

有關伊朗綠色革命的相關進展,請參閱全球之聲的報導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