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文化快照(三):文化遺產

你知道哪一個國家是「世界上文化遺產修復進行得最好的」嗎?在我們深入研究媒體報導「Patrimoine」(或heritage,即『遺產』)這個法文字的方式之後,便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我們於是更仔細地閱讀法語新聞和部落格文章,以便對這個複雜的字有更多的了解。

Échantillon des mots fréquemment associés à <em>patrimoine</em> et <em>culture</em> dans la presse et les blogs francophones entre le 5 septembre et le 5 octobre 2017. Source : Media Cloud (<a href="https://newsframes.globalvoices.org/wp-content/uploads/2017/10/patrimoine-cloud-1.png">Agrandir l'image</a>)

自2017年9月5日至10月5日,法語報導和部落格文章中常與遺產文化一起出現的字詞的選樣。資料來源:雲端媒體(Media Cloud)。(點此放大圖示

我們研究自2017年9月5日至10月5日刊登的報導文章,因為[此時]適逢一年一度的文化活動連串進行以及一場政治爭議;這兩個元素─恰巧是法國媒體的最愛─促使我們的研究結果大多將與「文化遺產」這個詞有關的其他意義與涵義擱在一旁,例如:「財富」與「資產」。

文化遺產與文化

我們找到的大部分討論這個主題的文章,主要來自於一場名為「歐洲文化遺產日」(Journées européennes du Patrimoine)的年度儀式,通常都是在9月16至17日那週展開活動。這場盛事源起於1984年的法國,在其他英美語國家稱為「開放日[en]」(Doors Open Days)。這個概念蔓延至歐洲其他國家[zht],並於1991年在歐洲理事會的督導之下發展成一個國際性的計畫。2017年的「歐洲文化遺產日」在法國吸引了共1,200萬人次造訪。

我們找到了各式各樣的活動提議,從當地遊覽到特異新奇的表演都包含在內:

文化遺產」,不出所料的,主要以「古建築」為主。我們在巴黎南部上千個歷史建築中找到這麼一個例子:「迷人的」索城地區,和它美麗的城堡、公園和花園,皆等著遊客到訪參觀。

譯按:

  1. 法文原文「UN JOLI SCEAUX DANS LE TEMPS」,這裡有個趣味的文字遊戲:sceaux亦為sceau的複數型,指的是古時候王公貴族的印章;同時sceaux也和saut(跳躍)同音,「un joli saut dans le temps」有穿越到舊時光之意。
  2. Colbert為法國國王路易十四(Louis XIV)在位時的財務大臣,他在17世紀末期下令興建索城城堡及花園,並使其成為法國最美麗的地區之一。

但文化遺產的古建築卻不一定都是景點。看看這個航空史上的範例:「1953年的超級星座式」,其修復工程耗費了許多年。

姑且不論年代,文化遺產皆要有能被保存且平易近人的特性,有時這意味著「免費」(gratuitement)開放參觀。例如富含考古遺跡的城市馬賽(Marseille)的古希臘時代採石場,經歷了公民和維權人士動員對於一宗可能侵犯古蹟地區的大型房地產計畫的反抗。搶救(sauver)文化遺產的元素也能夠開啟一些創新的活動,例如:為搶救傾廢城堡而成立的「領養城堡」協會。

Les termes de l'échantillon explorés plus en détail pour cet Instantané Culturel. Source : Media Cloud (<a href="https://newsframes.globalvoices.org/wp-content/uploads/2017/10/patrimoine-bar-chart.png">Agrandir l'image</a>)

從研究樣本中發現的更多與此篇「文化快照」相關的關鍵詞。資料來源:雲端媒體(點此放大圖示

地方性與全國性的政治與文化遺產

九月的歡慶活動不只專注在國家的記憶層面,也同時強調地區層面的重要性,有時甚至是法律層面的文化遺產概念。以這個關於為豐矢男孩(bébé Fañch)命名事件的法律戰爭為例;豐矢(Fañch)這個名字源自於法國西部不列塔尼區,民事登記處官員卻因為字母n上的波浪號(~)而拒絕登記此名字。

這個男孩的父母在他們的論證中提到了文化遺產

(…) dès lors que les langues régionales appartiennent au patrimoine de la France, il conviendrait au contraire d'en tirer les conséquences. Or, en interdisant le tilde breton, “la circulaire de 2014 provoque une dégradation de ce patrimoine”, estime Fulup Jakez, le directeur de l'office public de la langue bretonne.

「⋯⋯」既然地方語言為法國文化遺產的一部分,就應該依此明確地訂立出相關法規。否則,透過禁止布列塔尼語言的波浪號(如上例:「Fañch」中「n」上方的波浪號),布列塔尼語言公共管理局負責人福呂·傑克(Fulup Jakez)說:「2014年的政府通令(由法國民事登記處核准的變音符號清單,如:à、ç、ï⋯等)會導致這個文化遺產的衰敗退化。」

政治,特別是在經濟層面上,也同樣是地方性或國家性意象中的文化遺產元素之一。我們於是可以了解為什麼爭議一直揮之不去。法國總統埃瑪紐耶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最近才委託一位電視節目主持人─同時也是馬克宏家族的朋友─史蒂芬·貝恩(Stéphane Bern)進行一項當地傾頹的文化遺產保存「任務」。但會面臨到什麼樣的問題呢?歷史學家尼古拉·奧芬斯塔特(Nicolas Offenstadt)做了如下的公開表述,並強調他所看到的重要挑戰:

Stéphane Bern ne s'est jamais caché. Il a toujours indiqué qu'il aimait ‘l'ordre et la monarchie’, et qu'il était partisan du ‘roman national’, qui n'est rien d'autre qu'une fiction identitaire faite de héros et d'épisodes forts (les moments forts de l'histoire)mais idéalisés. Sa vision de l'histoire et du patrimoine est donc une vision étriquée et orientée.

史蒂芬·貝恩從來就沒有隱藏過。他總是表示很喜歡「制度與君主政體」,而且還是「國家級故事」-意即純粹由英雄或豐功偉業且理想化的章節片段所組成的傳奇小說-的擁護者,因此他的歷史及文化遺產視野只會是狹隘的和導向式的視野。

如果文化遺產經常在過去的記憶和國家未來建設上造成緊張感─不論是由於經濟或文化因素─皆是起因於各種道德爭議。有時甚至還會有生態環保範疇上的問題:

在法國的某些地區,文化遺產的概念夾帶著強烈的緊張感。像是加萊(Calais),因為移民的壓力同時削弱了這個海港城市在交通運輸與旅遊業的吸引力,而被經濟困難所束縛 。但是,文化遺產也可能是共創團結未來的一條途徑。如果我們在加萊的眾多傳統中考慮到「創新」的精神,就能在「法國卓越的景點與城市」(Sites et Cités remarquables de France)協會主席馬丁·馬爾維(Martin Malvy)的言論中激發靈感並找到答案

« Si nous pouvons à travers la culture, changer l’image qui est celle de Calais dans les médias, alors nous aurons démontré que le patrimoine peut être un agent de solidarité efficace »

「如果我們能夠藉由文化來改變加萊在媒體報導中的形象,那麼我們將演繹示範文化遺產是能夠促進團結的強力媒介。」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