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古巴西部最大的製糖廠正面臨經濟及環境層面上的低效率問題

Central Héctor Molina (Foto: Geisy Guia Delis)

Héctor Molina 製糖廠。圖片來源:Geisy Guia Delis。經取得允許後使用。

糖業自西班牙殖民時代起即為古巴的經濟命脈,並一直沿續至今日;在極盛時期,古巴的糖產量約佔了全球總產量的25%。若一市鎮中有糖廠,當地居民總會發現自己的未來-或好或壞地都跟這個產業緊密地連結在一起。

本文為「有糖的日子」(Sugar Days)之節錄,該文探討了古巴西部最大的糖廠對當地環境所造成的影響。以西班牙文撰寫的全文刊載於此網站中、本文作者所寫的其它文章可於此頁閱讀。

2002年十月,古巴政府正式作出一項決策:宣佈重整糖業、並關閉所有無法以每磅4分錢或更低的成本製糖的工廠。

在此之前,位於瑪雅貝克省(Mayabeque)西部的糖廠Héctor Molina Agro-Industrial Complex早出現營運不佳的跡象,然而,由於鄰近的土地尚可正常耕作、勞力充足、交通運輸也很完備,糖廠仍然可以持續運轉。

對於聖尼科拉斯德巴里(San Nicolás de Bari)居民而言,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然而,這個當地最大的糖廠多年來的效用(產出及投入比)總是該地區最差的;除了它往往消耗極大量的水和電力,它的設備常常也壞掉並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總總原因皆使得這個糖廠履履無法達到其訂定的生產目標。

早在這個糖廠於1850年成立時,創辦者就規劃了一個以汙水澆灌蔗田的灌溉系統;隨後,糖廠裡又加裝了一個蒸餾間。進行蒸餾時所注入的水都富含高腐蝕性物質,造成鄰近的土壤酸度增加、並危害作物。多年來,因為水中含有對人體有害的重金屬的可能性持續增加,該市科學與科技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委員會正式宣佈,禁止使用廢水灌溉作物。

古巴-尼加拉瓜農業生產合作組織(Cuba-Nicaragua Cooperative of Agricultural Production)的主席Rodobaldo León Aguilar承認:「我在這裡已經15年了,而這些年來我們一直都是使用廢水灌溉;我們並沒有對廢水作任何處理。在我來到這裡之前,組織還用它(廢水)來灌溉稻米和其它作物。我知道使用廢水的風險很高,但廢水是免費的。」

Rodobaldo表示,他們(組織)曾考慮改用作物的其它副產品-例如cachaza這類的有機肥料,但是這麼做意味著公司將會虧損,cachaza非常昂貴,而他沒有任何理由(不販賣cachaza而)將這樣的東西撒在田裡。

Dr. Cs. José M. Febles González於2014年發表的論文「瀕危的優質土壤:西古巴紅鋁土的降解」(Endangered Good Soils: The Degradation of Ferralitic Red Soils in Western Cuba)中提到,Mayabeque及Artemisa地區的紅土在過去30年間已承受極劇的降解作用。「然而,特定文章仍持續將這類型的土壤分類為『未受侵蝕的』,並使得古巴最具生產力的土壤受到連續性的降解。」

該市科學與科技部委員會(CITMA)的分支機構首長Ana Julia Castillo負責於省內執行CITMA的相關條款及準則-這項措施致力於減少工廠汙染物,並自2015年開始實施。現在,CITMA會針對液態的汙染物進行監測;而在不久前,他們也開始建造兩個氧化池、一座施肥系統、一座濾油槽以及一個處理甘蔗渣等廢料的管理系統。在氧化槽中,較大的物質會進行沉澱,因此待這些水要被用來灌溉時,已適合在田野中使用。

2016年11月,工程在收割季節來臨的前幾天仍尚未完成。Ana表示:「如果仍無處理殘餘物的解決方法,工廠就不會製糖。」

然而,開工與否並非該市的CITMA(科學與科技部委員會)能夠決定的,而是取決於省級科學與科技部委員會與政府、甚至是國家議會。2016年11月15日,鍋爐響起了蒸氣聲-這意味著製糖工廠開始運轉。在這樣的時間點,與擁有一座(因閒置而)癱瘓的工廠相比,殘餘物的處理幾乎是個微不足道的問題。

在每個城市中也都設有衛生和流行病學中心(Center for Hygiene and Epidemiology),而Pastor Soto Fernández正是聖尼科拉斯德巴里衛生和流行病學中心的專員。他表示,要全面監控工廠的活動是幾乎不可能的事,他們並沒有任何設備可以測量空氣品質、環境噪音強度、土壤汙染或製糖殘餘物所造成的損害。

根據糖廠的化工經理Alexis Rodríguez所作的說明,工廠本身並不曉得汙染物應該要減少到什麼程度。目前,工廠設有實驗室來針對水質進行檢測,並確保水的酸度值維持在可以繼續生產的合理區間內;然而,除了水質以外,目前沒有其它檢驗項目。有了氧化池和施肥系統以後,糖廠(對於汙染控制的)短期目標可望更加明確,但沒有數據佐證,等同沒有辦法確認成效。

Alexis明白糖廠在符合環保政策的方面上仍尚未準備到位。他擁有管理Héctor Molina糖廠兩年的經驗,並明白他自己現在正在全古巴最糟的糖廠工作-「或說,是在大家說是最糟的那家」。

「首先,你必須先證明自己能夠製糖,然後你必須發展出一套節能、節水的文化。整個機制必須朝向這個目標發展,人們才會開心。」

這個糖廠是該市居民的主要雇主。大多數勞工的生計都取決於(蔗田-製糖原料的來源)豐收與否。大家都知道一旦工廠停止運轉、一旦它因為生產沒有效率而被關閉,這裡就會變成一個死城-就像其它許多城市所經歷的一樣。

Alexis在任職於糖廠以前曾經營蒸餾廠,並且因為他建立了一座以生產豬糧的殘渣為原料的工廠,而於2016年間獲頒CITMA獎項。他宣稱自己對於環境保護有著強烈的喜愛,但他目前正面臨更急劇的挑戰:「我必須製糖、然後賺錢」。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