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泰國歷史學家恐因「侮辱」16世紀君王而面臨15年刑責

「萬象戰爭」(The Great Battle of Yuthahatthi):納黎萱國王(King Naresuan)斬殺緬甸儲君之處,位於泰國北欖府(Samut Prakan Province)古都的素攀武里(Suphanburi)。拍攝者:Heinrich Damm。維基百科。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原文發表於2017年10月23日)

85歲退休的歷史學家蘇拉克·西瓦拉克薩(Sulak Sivaraksa)被控侮辱十六世紀泰國最有名的大帝。

蘇拉克曾在10月9日出庭軍事公訴,他被指控干擾歷史學家給予關於納黎萱國王(King Naresuan)的講座。納黎萱國王於1590年至1605統治暹羅大城王國(今泰國)。

三年前在泰國國立法政大學,蘇拉克要求他的聽眾要更有批判性的去看待納黎萱國王的故事。他特別著重在國王如何騎著象對抗緬甸王子的故事。

根據泰國最著名的歷史,此「象戰」(elephant duel)對將緬甸人驅逐出王國具有決定性意義,甚至影響今日的泰國將此戰役的日期訂為建軍節。

但蘇拉克對此歷史事件的真實性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他的講座被退休的將軍引用來對他提出藐視君王的訴訟。

泰國嚴格執行「對王室不敬罪」(lese majeste law,泰國刑法第112條;又譯「冒犯君主法」或「冒犯王室法」),這項法條被許多學者與社會運動人士認為既專制又過時。2014年軍方奪權後,對王室不敬的案件只增不減,軍方用此項法條逮捕許多社運人士、反對黨甚至當地支持民主的居民。

泰國歷史學家 蘇拉克·西瓦拉克薩(Sulak Sivaraksa)。照片來自 Prachatai,全球之聲合作夥伴。

蘇拉克是著名的社會評論家及歷史學家,他還是國際入世佛教協會的創辦人。儘管批評對王室不敬罪,他仍然形容自己是保皇主義者。經過三年的調查後,蘇拉客的案子交由軍事檢察官處理。

對於重新被搬回台面的案子,蘇拉克透過新聞回應

The military regime just wants to persecute me. They can do anything. So I achieve equanimity. I’m detached. In fact I pity them. I pity the NCPO [Thailand’s junta is called the 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 I pity those who have power.

軍政府為了起訴我能做出任何事情。所以,我非常的冷靜,而且毫不在意。事實上,我同情他們。我同情全國維持秩序和平委員會(即泰國軍政府)。我同情那些有權力的人。

蘇拉克的藐視君王案件震驚許多人。前曼谷郵報的編輯者威拉·帕第凱庫(Veera Prateepchaikul)認為,法律涵蓋範圍不包含已逝世好幾百年的皇室成員:

The police's wild interpretation of Section 112 begs a question about whether the writers of the lese majeste law really wanted it to become retroactively enforceable hundreds of years back to protect the kings of our past from defamation, contempt or insult?

I only hope the military prosecutor will be more sensible and will interpret the lese majeste law in a realistic and sensible context, bearing in mind that it is not only Mr. Sulak who will be put on trial, if the case proceeds to the military court.

Looming large behind the real courtroom battle will be the country itself which will be put on trial befor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軍方對刑法112條的過度詮釋面臨著一個問題:難道「對王室不敬罪」立法者的用意,是回溯到好幾百年前保護那些國王們不受誹謗、鄙視或汙辱嗎?

我只希望軍事檢察官能理智的用現實情況去詮釋對王室不敬罪,並謹記若是此案件上到軍事法庭,會被收間入獄的不是只有蘇拉克而已。

在與法庭對抗的背後有更嚴重的問題,便是這個國家將要接受國際社會的審判。

曼谷郵報生活版編輯剛·雷第(Kong Rithdee)主張蘇拉克並沒有因為舉辦歷史講座而犯罪。他更補充道,此法是為用來增加社會中的恐懼:

By asking questions, Mr Sulak is doing a service to Thai history, not damaging it.

Otherwise, as in many Section 112 cases, the essence of the supposed violation is mixed in the cauldron of political alchemy, stirred for the effect of fear. It's something whose bottom we can't see or reach.

蘇拉克先生透過問問題給予泰國歷史有效的幫助,而不是破壞。

否則,在眾多刑法112條案件中,所謂的違反行為已與政治混雜,只為激起恐懼的影響。這是我們所不想看見的情況。

軍事檢察官將在12月7日發表判決書。(譯按:據佛教推廣NGOTricycle12月7日的報導,本案判決書將延後至2018年1月17日發表。)

在同一週,蘇拉克則被警方傳喚出席軍事法庭。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為了提升及保護自由言論的權利,在首都曼谷舉辦集會並提倡廢除對王室不敬罪。

而一個在網路發布的請願中要求泰國政府撤回對蘇拉克的訴訟。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