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歷經121年 終於盼到首位原住民歌手在巴西亞馬遜劇院登台

此為婕尤娜‧提庫那(Djuena Tikuna)在亞馬遜劇院表演的照片。圖片來源 : Youtube頻道自由記者(Jornalistas Livres)上的截圖。

2017年8月23號,婕尤娜‧提庫那(Djuena Tikuna)成為了首位登上巴西亞馬遜歌劇院[zht](Teatro Amazonas)舞台表演的原住民歌手,此劇院是歐洲文化在全世界最大熱帶雨林中的堡壘。

這位32歲的藝術家在她名為《Tchautchiüãne》的作品中擔任製作人和出演者的角色(Tchautchiüãne一詞在提庫那語〈Tikuna〉中意指「我的村莊」),專輯靈感來自於亞馬遜橡膠熱潮[zht](Amazonian rubber boom)──20世紀初,亞馬遜地區所發生的大規模開發橡膠樹及剝削當地人民的熱潮。

在巴西,很大一部份的原住民居住在亞馬遜州[en]。在為數89萬6千的巴西原住民人口中,亞馬遜州就佔了百分之17的人口數。

婕尤娜來自於巴西最大的原住民族群提庫那族,是一位為原住民運動發聲的歌手。根據婕尤娜的說法,提庫那族是非常喜愛音樂的民族,她是向她媽媽學習音樂的,她的媽媽是向她外婆學習的,而她的外婆是向她的祖先學習的。

婕尤娜寫的歌詞,富含她對提庫那族事務的積極精神,她對族人所居住的環境及土地劃分等議題表達了關切。更為重要的是,她用提庫那語來演唱。這對她來說[pt],是出於政治考量所做的選擇:

Alguns povos não falam mais a sua língua. Já pensou se canto em português? Os jovens que estão me assistindo vão querer me imitar. Mesmo na cidade, temos de manter a língua e a identidade.

Some peoples no longer speak their language. Can you imagine if I sang in Portuguese? The youth who are watching me will want to imitate me. Even in the city, we have to keep our language and identity.

有些人不再說自己族群的語言了,你能夠想像如果我用葡萄牙語來演唱嗎?那些看我表演的年輕人會想要模仿我。即使我們在都市裡生活,我們仍然要保有自己的語言和身分。

要了解婕尤娜的表演為巴西原住民族群所代表的含意,不妨看看亞馬遜劇院本身的歷史。

亞馬遜劇院位於亞馬遜首府瑪瑙斯[en](Manaus)的中央,是由葡萄牙工程學院及里斯本工程建築學院所設計,並在1896年此區域正值橡膠開發高峰期之際開幕。

在那個自動化產業剛開始起步的年代,人們發現能夠從普遍存在於亞馬遜地區的橡膠樹[en]萃取橡膠,這項發現成為一個利潤極高的生意,因而吸引了大批從巴西其他區域的投資家、冒險家以及工人前來。

橡膠產業利用原住民的技術從樹裡抽取天然橡膠,從中賺取的利潤讓巴西北部各州的首府成為巴西最富有的地區之一。為了展現這新到手的財富,當地上流社會人士提議並提供資金建造亞馬遜歌劇院,而此項計畫卻是由原住民工人建造完成的。

橡膠產業熱潮所造成的傷害,不僅僅是將原住民變成廉價勞工而已。這段期間,還有許多部落被逐出他們的土地。

亞馬遜歌劇院竣工後至今已121年,這是頭一次有原住民表演者站上那個年代最重要地標的舞台上。

當婕尤娜還是位小孩時,她離開了村莊並到瑪瑙斯居住。一篇在自由記者(Jornalistas Livres)網站上的文章指出,婕尤娜說她會有將自己的表演搬上亞馬遜歌劇院舞台的想法,是受她自問「為什麼我不能在那邊演唱?就因為我是原住民嗎?」等這些問題的啟發。

她還說道:

Quando eu cantei no palco do Teatro Amazonas com eles, que nós batemos os pés, é uma forma de eu estar dizendo: estamos aqui, parentes. Vocês sofreram por causa dessa construção, mas nós estamos aqui, vamos continuar aqui lutando e vamos continuar aqui resistindo.

When I sang on the stage of the Teatro Amazonas with them, and we beat our feet, it is a way of me saying: we are here, kinsmen. You suffered because of this building, but we are here, we will continue fighting here and resisting here.

當我在亞馬遜歌劇院舞台上和我的夥伴們同唱時,我們用腳來打拍子。這是我們表達的方式,我們想說的是:族人們,我們在這裡,你們曾因這棟建築而受苦受難,但我們現在站在這裡了,我們會繼續在這裡堅持奮戰。

這段影片以「要求土地立即劃設」(Demarcação já!)的訴求作結。這項訴求與今年稍早由一群藝術家釋出的抗議歌曲,都是這場原住民聲援運動[pt]的一部分,期盼藉由確保法律上的充分認可,來捍衛剩下屬於原住民的土地──此項議題的關注度,在現今巴西總統米歇爾‧泰梅爾[en](Michel Temer)政府的執政下,已更進一步地被削弱。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