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危害言論自由 越南法院對影像記者及部落客判重刑

阮文化(Nguyen Van Hoa)是影像記者也是網路安全訓練專家。影像來源:阮文化的臉書。

越南中部的法院在2017年11月27日對影像記者阮文化(Nguyen Van Hoa)做出七年徒刑的判決,原因是他報導了發生在越南中部對於環境汙染的抗爭活動。這次判決是越南政府最近一系列壓迫公民記者行動的一部分。

就在阮文化的法院判決之後三天,法院針對部落客阮玉如瓊(Nguyen Ngoc Nhu Quynh)的案件決定維持原判決。阮玉如瓊以「Me Nam」或「蘑菇媽媽」(Mother Mushroom)之名而為人所知,因在臉書上發表與警察及政府相關的人權及環境議題文章,遭判處十年徒刑。

22歲的阮文化被控違反越南刑法第88條「從事反國家宣傳」(conducting propaganda against the state),起訴的罪行跟他針對越南中部海岸汙染抗爭活動的報導有關。這起2016年4月發生在越南中部的環境災難,導致了數噸的死魚被海水沖上沙灘。

阮文化是首位在越南使用搭載影像紀錄器的飛行器紀錄並報導發生在台塑河靜鋼鐵廠(Formosa Ha Tinh Steel plant)外抗爭的人,當地人認為,該廠的排放物造成了2016年的海岸汙染。阮文化關於超過一萬人在台塑工廠前抗爭的影像,迅速地傳遍了社群媒體。

阮文化是一名網路安全訓練專家,也是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的作者。阮文化在2017年1月被拘留後,最初是以「濫用公民權利危害國家利益」(abusing democratic rights to infringe upon the interests of the state)的罪名起訴,據他的家人所言,這個起訴的罪名在今年6月的時候因為不明原因被換成另一個罪名。(譯註:最後Hoa是以「從事反國家宣傳」罪名遭起訴。)

人權團體及數位團體在阮文化被捕之後發表聲明,呼籲越南政府在今年5月世界言論自由日之前釋放阮文化。這份聯合聲明指出:

Repressing citizen journalists is not only a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but also a major impediment to Vietnam’s aspirations to become a tech and innovation hub.

壓迫公民記者的行動,不只是違反人權,更阻撓越南成為一個科技創新聚落的期望。

亞洲自由電台發言人Rohit Mahajan指出,在2016年11月阮文化被逮捕時,地方警察暴力攻擊阮文化,並沒收了他工作所使用的器材。

影像記者及網路安全訓練專家阮文化。影像來源:阮文化的臉書。

阮文化的家人告訴一個非官方的越南podcast新聞平台Loa,他們直到阮文化公開審判的前一天才收到通知。

(編輯註釋:Loa是全球之聲的合作夥伴,為政治團體Viet Tan促進越南民主的一項計畫。本文作者Don Le也是Viet Tan發起人之一。)

在越南中部海岸汙染事件發生後,台塑企業同意付給越南政府5億美金的賠償,然而許多人批評這個賠償跟他們所造成的損害不成正比。儘管越南當局不斷鎮壓,數千名被影響的漁民還是因為不公正的賠償持續抗爭

越南當局的鎮壓行動,也延燒到了報導台塑所造成的環保災難的公民記者及部落客,他們被判決數年的徒刑。其中一名部落客「蘑菇媽媽」便在2016年遭逮捕,並以「從事反國家宣傳」罪名被起訴。

在2017年6月,「蘑菇媽媽」因為她的文章被判了十年徒刑,雖有上訴,但在11月30日一場只有數小時的判決中,上訴被駁回,維持十年徒刑的原判。

阮玉如瓊(中)在2017年11月30日上訴現場。照片來源:亞洲自由電台。

她的律師武安東(Vo An Don)是位知名的人權律師,卻在她上訴的前四天,也就是11月26日,被富安省律師協會(Phu Yen Bar Association)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因而被禁止代表「蘑菇媽媽」出庭辯護。

武安東律師(右四)跟群眾在法院外等待「蘑菇媽媽」的上訴結果。照片來源:武安東的臉書。

武安東在他的臉書上抗議這項[取消他的律師執照]的決定:

This decision is effective immediately, ends my dream of being a lawyer defending the poor and leaves many unjust cases open.

這個立即生效的決定,終止了我以律師身分為窮人辯護的夢想,並且讓許多不正義的案件無法得到他們應得的正義。

這兩個例子只是越南政府最近擴大對言論自由的壓迫行動的一部分:2017年1月迄今,已有超過25個社會運動者被逮捕、被發逮捕令、或被流放。這些法院給這些社會運動者如阮文化和「蘑菇媽媽」判下的重刑,毫無疑問地顯示當前越南人權所面臨的艱難處境。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