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西班牙為何在10月12日「發現」美洲的這一天慶祝國慶日?

En Argentina, el 12 de octubre es oficialmente el "Día de la Diversidad Cultural". Imagen usada bajo Licencia CC.

在阿根廷,10月12日為官方「文化多樣性日」(Día de la Diversidad Cultural)。照片使用經CC授權。

(原文發表於2017年10月16日)

當我們問西班牙人他們來自哪裡時,鮮少會聽到有人說自己是「西班牙人」。而當他們說自己來自西班牙時,通常會自動地接著說他們的原出生地,如:「安達盧西亞人、曼徹格人、巴倫西亞人(或譯瓦倫西亞人)、加泰隆尼亞人、加那利群島人或阿斯圖里亞斯人。」

這讓許多拉丁美洲人相當訝異。許多拉丁美洲國家的民族自豪感在西班牙並不普遍。根據西班牙「社會學研究調查中心」(Centro de Investigaciones Sociológicas,簡稱CIS)在2013年進行的一份名為「國防與武裝力量[es]」(Defensa Nacional y Fuerzas Armadas)的調查數據顯示,五分之一的西班牙人對自己的國家認同感極低或完全不認同。這份對民族愛國情緒的欠缺甚至有所增加:從2005年的12%至2013年的22%,幾乎上升了兩倍。

當年,西班牙尚未從「母國」(madre patria)或王國中獨立成為我們今天認識的國家。法國的入侵以及隨後而來的「獨立戰爭」(1808-1814),則遠非今日的西班牙人所能想像的。此外,這份民族愛國精神及從中借用的標誌成為了佛朗哥主義的工具──包括了法西斯主義的口號:「一體、偉大和自由!」(¡Una, Grande y Libre!)當時的弗朗西斯科·佛朗哥[zht]獨裁政權禁止使用卡斯提亞語(Castellano,亦稱西班牙語)以外的其它語言,其中一些在今日是西班牙官方共同語言,如:加泰羅尼亞語、加利西亞語、巴斯克語(巴斯克文:euskera)和巴倫西亞語。

而西班牙的民主愛國主義是如何取代佛朗哥主義者國家天主教主義(nacional-catolicismo)的呢?在霍爾迪·穆尼奧斯·門多薩(Jordi Muñoz Mendoza)的著作《西班牙身份的政治建構。從國家天主教主義到民主愛國主義?[es]》(La construcción política de la identidad española ¿Del nacionalcatolicismo al patriotismo democrático?)中提供了一些線索,得以了解當前西班牙身份在社會和思想上的構建基礎。

所以,西班牙為什麼要慶祝10月12日這一天呢?

10月12日這個節日本身,在歷史上經歷了「委婉」的變化。1913年,前部長暨伊比利美洲聯盟主席福斯蒂諾·羅德里格斯(Faustino Rodríguez)創設了「種族日」(Día de la Raza)──10月12日──「用以團結拉丁美洲人與西班牙人」。1931年,近親在古巴經商的[外交官暨]作家馬葉茲度[es](Ramiro de Maeztu)提出改名為「西班牙主義日」(Día de la Hispanidad)。然而,這個建議一直到1958年才由佛朗哥主義政權頒佈法令生效。(譯按:福斯蒂諾·羅德里格斯先後擔任西班牙教育部長、教育、科學及美術部長、外交部長及財經部長。)

後來由於西班牙征服者(conquistadores)登陸美洲大陸的後果及負面意涵,費利佩·岡薩雷斯(Felipe González)領導的民主政府在1987年,將「西班牙主義日」替名為「國家慶祝日」。

我們這些西班牙語者所認知的10月12日,是克里斯多福·哥倫布(Christophe Colomb)抵達巴哈馬群島並且「發現」美洲大陸的日子。有許多歷史教科書仍然敘述著這位義大利人是由當時西班牙王國所資助而來到「新世界」。

然而,當我們回到2015年的現在,政府卻在今年一項國防部的宣傳活動稱10月12日這一天為「全民的日子」。

就在加泰隆尼亞最近的選舉結果出爐,獨立黨派在加泰隆尼亞的國會佔有多數席位之後,這毫無疑問的有一個明顯的暗示:必須納入那些感覺沒有融入在「西班牙」概念內的人。

這一天的慶典舉行了一場花費國家八十萬歐元(約二千八百三十萬新台幣)的閱兵儀式,引發了批判的聲浪;引起爭議的對象是西班牙的新國王和政治機構。

一位委內瑞拉朋友問我,為什麼一個國家選擇在這種情況下慶祝它的「國慶日」──「發現」美洲大陸的這一天。

西班牙皇室[es]如此解釋:

La conmemoración de la Fiesta Nacional tiene como finalidad recordar solemnemente momentos de la historia colectiva que forman parte del patrimonio histórico, cultural y social común, asumido como tal por la gran mayoría de los ciudadanos. Según recoge la Ley 18/1987, de 7 de octubre, que establece el día de la Fiesta Nacional de España en el 12 de octubre, simboliza la efeméride histórica en la que España, a punto de concluir un proceso de construcción del Estado a partir de nuestra pluralidad cultural y política, y la integración de los Reinos de España en una misma Monarquía, inicia un período de proyección lingüística y cultural más allá de los límites europeos.

La commémoration de la Fête Nationale a comme finalité de rappeler solennellement des moments de l'histoire collective qui font partie du patrimoine historique, culturel et social commun, assumé comme tel par l'immense majorité des citoyens. Selon la loi 18/1987, du 7 octobre, qui établit le jour de la Fête Nationale d'Espagne le 12 octobre, [celui-ci] symbolise la date historique qui a vu l'Espagne, sur le point de conclure un processus de construction de l’État à partir de notre pluralité culturelle et politique, et l'intégration des Rois d'Espagne dans une même Monarchie, entamer une période de projection linguistique et culturelle au-delà des frontières européennes.

紀念國慶日的目的,是要莊嚴地回顧集體歷史時刻,這是歷史性、文化性及社會性共同遺產的一部分,且被廣大公民所承擔接受。 根據[1987年]10月7日訂立西班牙國慶日為10月12日的第18/1987號法律[es],它象徵著一個歷史性的時刻,見證了西班牙在文化與政治多元化中,即將結束國家建設進程,並整合多位西班牙國王在同一個君主政體下, 啟動超越歐洲界限的語言和文化投射時期

但是,除了正式的外交和機構接待之外,這個假日幾乎沒有任何與「發現美洲」相關的公民活動。

如果我們想要以最樂觀的角度來思考這一天,即歐洲之外的「文化與語言投射」觀點來看,為什麼沒有人利用這一天,舉辦能夠展現共同使用這個語言的三億五千萬公民實際交流的活動呢?

在社群網路上的意見,明顯地兩極化。主題標籤「#全民的日子」(#eldiadetodos)和「#沒什麼好慶祝的」(#nadaquecelebrar)兩者相互較勁。在2010年,2,477名西班牙人接受「社會學研究調查中心」訪問,其中,有52.8%的人將「愛國主義」的用語和「是右派」相提並論。然而,這種情況對於德國等曾歷經法西斯主義的國家來說,揮舞國旗,或將其印製在衣服上、鑰匙圈上或汽車上,仍然與民族主義的右派傾向相互連結著。在西班牙,卻只有在西班牙足球隊選拔賽時、世界盃勝利時,還有最近的足球錦標賽時,才會讓多數西班牙人決定暫時性地懸掛國旗。

巴賽隆納市長阿達·科洛(Ada Colau)和卡迪斯(Cádiz)市長荷西·瑪莉亞·岡薩雷斯(José María González)毫無猶豫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Honte à cet État qui célèbre un génocide, et par-dessus le marché avec un défilé militaire qui coûte 800.000 € !

對這個慶祝種族滅絕的國家感到羞恥;尤有甚者,還有一場耗資八十萬歐元的閱兵儀式!

Nous n'avons jamais découvert l'Amérique, nous avons massacré et soumis un continent et ses cultures au nom de Dieu. Rien à fêter.

我們從來沒有發現過美洲;我們曾經假藉上帝的名義,屠殺和降服了一個大陸及其文化。沒有什麼好慶祝的。

西班牙政府首相馬里亞諾·拉霍伊(Mariano Rajoy)刊登在國家報(El País)的一篇文章裡說道:「我對拉丁美洲以及拉美裔美國人有信心。西班牙主義日的這一天,在歐洲的西班牙人,團結一致;強調我們是誰,以及我們所虧欠美洲人民的。是時候向他們表達感謝了。」這有沒有可能只是一個為了12月20日的大選而發給拉美裔選民的信號呢?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