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法國穆斯林喜劇演員莎米亞‧歐賀斯曼尼為何自稱像外星人

莎米亞‧歐賀斯曼尼(Samia Orosemane)在她於巴黎的單人脫口秀中,評論北非社會中的刻板印象。圖片來源自:Adeline Sire。

本報導由Adeline Sire撰寫,原於2017年8月16日刊登於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臺(PRI.org),根據內容共享協議再次刊登。

對這位來自巴黎郊區的法國穆斯林女性來說,可以以脫口秀演員的身分,上台表演是件了不起的事蹟。

點此可進入莎米亞‧歐賀斯曼尼(Samia Orosemane)的個人網站

這位37歲的突尼西亞裔喜劇演員在她巴黎的單人脫口秀《彩色的女人》(Femme de Couleurs)一開始,便隨著電影《大白鯊》和《星際大戰》的主題曲出場。她全身上下穿著一襲黑衣,從後台不懷好意地走出來。她下一秒低語:「我是你媽媽」,全場觀眾哄堂大笑。

她指著黑面紗說:「喔!是這個嚇到你了嗎?不用擔心,我可以拿它下來。」

她拿下她的面紗,露出頭上綁的頭巾。.

這是歐賀斯曼尼對禁戴頭巾政策的回應。法國禁止在公立學校穿戴一切有關宗教的象徵,包括穿戴穆斯林的頭巾,也禁止一些政府公務人員穿戴。她戴的是色彩豐富而不是傳統的頭巾,也通常有人會因此跟她爭執,告訴她應該低調點,不該展現自己。

「我很想跟他們說:『這不關你的事』。有些人覺得我的頭巾沒有戴好,因為我的耳垂還露出來,這樣太性感了。我想告訴他們一位喜劇演員曾跟我說的話:『你上台表演,就應該要赤裸地呈現自我,頭上戴著頭巾的話,要怎麼被看到呢?』可是,頭巾是我的一部分,那些話就像是我告訴你我不喜歡你的髮型一樣。我是來給觀眾帶來歡笑的,而不是來討論宗教議題的。我的工作,是做好一名喜劇演員,我覺得我表現得很好。」

那天看到歐賀斯曼尼,她穿著粉紅頭巾和一件粉紅外套,搭配紅唇和粉紅色眼影。她說,自己以愛怎麼打扮就怎麼打扮的方式,宣示她的女性主義立場。

歐賀斯曼尼在她的演出中會針對各種口音和刻板印象開玩笑,從模仿北非人到巴黎版美國山谷女孩(Valley girl,也就是口語說的「瞎妹」)都有。有點諷刺,但不至於太傷人。她認為她的喜劇調侃各種議題,而且觀眾也理解她的幽默感。

「我的幽默感很難被定義。」她說,「事實上,甚至跟我有著相同生長背景的人都不見得抓得到我的梗。因為我會找每一個人的碴,沒人知道我的立場是甚麼。我就像是個外星人。我是一個出生於法國的女孩,我的父母是突尼西亞人,我打扮得像一個撒哈拉以南非洲人,戴著頭巾,並熱愛自己的人生。我為自己作決定,我沒有要嘗試融入任何的團體,也沒有要討好別人。」

歐賀斯曼尼也調侃自己突尼西亞的文化。演出的核心橋段,是有關她與她的媽媽針對歐賀斯曼尼跟一名黑人男子約會的長期爭論。那是一名來自法國海外大區馬丁尼克(Martinique)、並改信伊斯蘭教的法國男人。歐賀斯曼尼重現媽媽聽到她想要嫁給他時,非常絕望的反應。

嫁給一個非北非人,對於歐賀斯曼尼所屬的社群來說,即使對方是穆斯林也不會受到認可。

歐賀斯曼尼繼續說:「我媽媽以前都跟我說,『我寧願妳嫁給一個醉漢阿拉伯人,也不要妳嫁給一個會禱告的黑人』。這種嚴重的種族歧視出現在北非社會和其他的社會中。人人都害怕另一種族。把這個議題呈現在舞台上,可以激發觀眾思考。」

最後歐賀斯曼尼的媽媽還是祝福了他們的婚姻。在舞台上,歐賀斯曼尼誇口炫耀以一個非傳統妻子身分對待她丈夫的生活。

她說:「在家的時候,他負責打掃、採購、煮飯,我只會弄得亂七八糟。每次我回家,我把圍巾扔在這裡,我的外套和包包扔在那裡。他會說:『莎米亞!請你體諒一下我的工作!』」

她在舞台上快速地走動,溫柔地笑著表示:「不用嫁給一個阿拉伯人真好!」

她接著說:「那些要在外面等著堵我的阿拉伯媽媽觀眾們,請記住:當妳們開始教你們的兒子如何打掃,我就不會再評論他們了。」

她這席話,換得了台下的笑聲與掌聲。

在她的演出中,歐賀斯曼尼希望可以帶給觀眾歡笑,同時打開他們的眼界。

「我盡力傳達有用的訊息。如果我可以在隔閡之間搭建理解的橋樑,我會很開心。總之我會盡力,如果成功的話,那很棒;失敗的話,我會去找到另外一群觀眾的。」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