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怎麼了?大規模抗議背後的原因

週六晚間,伊朗德黑蘭佛得西廣場聚集大批抗爭者,隨後遭警方以水槍驅散。(圖片來自伊朗新聞分享)

顯然地,現在的伊朗正在醞釀著某些波濤洶湧。2017年12月28日,伊朗第二大城馬什哈德(Mashhad)爆發抗議行動,以對基本民生物資高昂的價格表達不滿;一天之內,這波抗議潮即蔓延至其它大大小小的城鎮。關於這波運動的起因猜測及評論關於這波運動的起因眾說紛紜,然而這些猜測與評論皆言之過早。

我對那些答案比疑問更多的人感到懷疑 #伊朗抗議潮

—默真.米勒尼 (@milanimohsen) 12. 30. 2017

為了讓大家更理解現況,回顧伊朗近代歷史並將事件背後潛在動機與之分開相當重要。伊朗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次與2009年的抗爭有何不同?而為何又有如此多人認為這此事件僅是冰山一角?

現況簡介

2009年伊朗人民對前總統馬哈茂德·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爭議性的連任進行示威之後,這波的抗議潮是首次再度達到如此的規模--與2009年的示威行動一般,此次的舉國動員試圖對抗現狀、規模擴及全國。然而,這次的抗爭並沒有獲得支持;在某方面來說,是沒有得到如(2009年)「波斯之春」(又稱「綠色革命」)示威運動所擁有的領導力--2009年的「波斯之春」由改革派候選人米爾-海珊·穆薩維(Mir Hossein Mousavi)與邁赫迪·卡魯比(Mehdi Karroubi)所帶領。這次示威的口號主要是喊出對於伊朗現在改革派、溫和派與強硬派的普遍不滿。

#第 34 次更新

德黑蘭大學生的第一部影片,高呼著「改革派、保守派,你們的冒險已經結束了!」#德黑蘭大學 #伊朗抗議潮 #政權交替pic.twitter.com/yVCGzEhvi1

—拉曼.葛瓦米 (@Raman_Ghavami) 2017.12.30

至今,我們可以得知的是:這波運動在全國發酵。各種(民眾高喊)抗議口號的影片,透露著大眾不只對於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統治系統的失望,也透露出對於哈桑·羅哈尼(現任伊朗總統)溫和派政府的失望--一切彷彿沒有共同目標或領導方向。然而,抗爭示威者似乎是為了失業與經濟停滯而發聲--各種觀點與解釋方式都在社群媒體上蔓延了開來。有人也提出網路可能被切斷的耽憂;部分伊朗用戶回報無法連線、手機服務被切斷,而 VPN(虛擬私人網絡,Virtual Private Network)服務也不再支援。

OpenVPN當了。
但賽風(Psiphon,為一翻牆軟體)還可以用。

在卡拉季(Karaj,伊朗北部城市),Hamra Aval的(伊朗的通訊公司)行動網路從晚上九點就斷線到現在。

然而,普遍來說,整個國家並沒有遭到斷線干擾,抗議影像仍從全國各地持續上傳。

個人經驗告訴我,我可以整天上網也沒有問題,有些人說他們有過一、兩個小時的連線問題,但在那之後一切也都恢復正常。事實上,這三天的抗爭活動還沒有太嚴重的網路干擾。

— 艾西.馬爾伯(@Essi_Marlboro)  2017.12.31

目前,網路唯一無法連上的就是(伊朗當地)最主要的社群媒體平台Telegram以及Instagram。在伊朗,全國有大概4,500萬的網路用戶,Telegram 上有四千萬用戶,而 Instagram 上則有兩千萬。Telegram 創辦人帕維爾·杜羅夫(Pavel Durov)在推特上表示:

在伊朗人公開拒絕關閉Sedaie Mardom與其他和平抗爭的頻道之後,伊朗當局就阻擋大家連上Telegram 。https://t.co/9E4kXZYcP9

— 帕維爾·杜羅夫 (@durov) 2017.12.31

號外:伊朗國家電視表示當於將暫時阻擋Instagram與通訊軟體Telegram的連線,以「維持和平秩序」。

— 美聯社 (@AP)  2017.12.31

所以,抗議背後到底有什麼秘密?

儘管許多專家都相當重視這次事件,伊朗一位知名評論家卻提出了一些疑問。德黑蘭大學一位改革派走向的政治學教授塞德吉.吉伯卡蘭(Sadegh Zibakalam)即特別指出抗議背後的因素、與某些新的口號甚至在讚揚已被廢止的君主制等現象。這篇貼文在 InstagramTelegram上被廣為分享:

 

🔹درست است دولت آقای روحانی دولت خیلی موفقی از نظر اقتصادی نبوده است، اما آنچه که باعث نارضایتی امروز مردم شده است، آنچه که باعث وضعیت وحشتناک ایران شده است فقط سیاست‌های روحانی در این 7-6 ماه گذشته و حتی 4 سال گذشته نبوده است….

🔹ایران بودجه‌هایی در سوریه، لبنان و یمن هزینه می‌کند. در این صورت آیا مردم ایران راضی هستند که پولشان صرف حزب‌الله لبنان و یمن بشود؟…

🔹جنس نارضایتی‌ها و سرخوردگی‌ها یک مقدار با سال‌88 متفاوت شده است. سال‌88 اعتراضات سیاسی بود اما الان اعتراضات اقتصادی و غیرسیاسی‌تر شده است. چه کسی فکر می‌کرد که در کشور ایران بعد از چهل سال حاکمیت جمهوری اسلامی ایران به نفع سلطنت و پادشاه شعار داده شود و یک عده بگویند ..و شعار سر دهند که پادشاه و پهلوی بازگردد؟

儘管羅哈尼政府在經濟方面真的不是最成功的,但導致民眾如此失望的原因是什麼,伊朗目前的恐怖局面並不僅僅是肇始於羅哈尼政府在過去6至7個月來的的執政,甚至並不僅是過去這四年的事而已…

伊朗花了太多預算在敘利亞、黎巴嫩與葉門的問題上。請問,伊朗人看見自己的錢花在真主黨和這些國家上,應該感到心滿意足嗎?

2009年發生的抗爭與最近的抗議潮,在不滿與挫折的本質上是不同的。前者為了政治,後者則是為了經濟民生。有誰想過,在經歷了伊朗伊斯蘭共和國40年的統治之後,可以聽見那些讚頌君王或君主制的歌曲,甚至看到期待國王或是巴列維王朝(Pahlavis)回歸的標語?

儘管有著那些令人成到意外、讚揚君主制的口號,君主制的回歸與支持並非普遍的抗議主軸,而是一種表達需求、情感與抗議的口號。

一般認為,這些抗爭活動是為了削弱羅哈尼總統而由強硬派帶動而起。記者格德娜.摩德威莉(Golnar Motavelli),針對她對伊朗媒體的監控報告提出這樣的論點:

儘管根據格德娜的論點,抗議口號似乎皆以對各派領導人的普遍不滿為主題,而強硬的保守份子可能剛開始對於抗爭表示支持,然而,事實上場面已經失控。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