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與雲端媒體一起探討「框架」,讓我們在閱讀及寫作時對資訊更有自覺

Politique et gouvernement, manifestations et émeutes, agriculture, paysans, alimentation : les cinq thèmes les plus fréquents détectés dans les articles sur les manifestants de paysans en Inde, en utilisant un modèle d'apprentissage-machine mis au point au Media Lab du MIT, <a href="https://mediacloud.org/news/2017/11/30/how-the-indian-news-covered-the-2017-farmer-protests-a-quantitative-study">Comment les actualités indiennes ont couvert les manifestations paysannes de 2017 : Etude quantitative</a>. Utilisation autorisée.

在印度關於農民抗議行動的系列報導文章中,最常出現的五個主題:「政治和政府」、「抗議行動和暴亂」、「農業」、「農民」和「食物」。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開發設置的機器學習模型,針對「印度的新聞媒體如何報導2017年農民示威行動:定量研究」所偵查出的結果分析。經授權使用。

(此篇訪談紀錄於2018年1月5日原刊登於NewsFrames網站)

參與NewsFrames計畫研究工作的多項優勢之一,即是讓我們有機會更深入地探究「媒體框架」所帶來的挑戰——例如,如何為這個研究中的問題媒體作者觀點的基本價值下定義?

最近一次和「雲端媒體」——這是一個媒體新聞界的生態系統研究開放資源平台,同時也是NewsFrames合作夥伴——的互動中,讓我們得以用另一個角度來思考「框架」。例如:新聞媒體針對抗議事件的報導,其敘事內容呈現的方式影響了誰?在以下的訪談中,「雲端媒體」的研究員安努舒卡·莎(Anushka Shah)和娜塔莉·吉恩斯(Natalie Gyenes)與我們一起探討所有可能的論點。

全球之聲:兩位對於「框架/架構」(frame/framing)的定義為何?

安努舒卡:雖然我們是個媒體研究機構,但是關於「框架」的明確定義,仍然是我們團隊中一個價值上億的問題!

我了解將「框架」當成一個主題來探討的特定觀點。我們可以想像自己是攝影師,而任務是「使用一張照片來講述一個關於公園的故事」。

我們可以選擇一張兩兄妹一起玩盪鞦韆的照片,以表示公園是個安全的遊樂場所;也可以用定焦於長凳周圍地板滿佈空針筒的近距離畫面來表達完全相反的概念。我們也可以聚焦於樹林或枝葉來展現保育這片城市綠地的重要性,亦或是社區機構利用這個空間安排會面或策辦居民活動。「公園」在不同的圖片框架所呈現的故事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娜塔莉:這是個很棒的問題。安努舒卡的思考練習也表達得相當地精準。在團隊裡,我們已經針對這個主題討論過無數次,發現對於談論「框架」的特定定義端看個人在觸及這個問題時所處的領域,或所持有的「鏡片」。

我個人對於「框架」的理解是: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包裝資訊並呈現給讀者。相同的資訊被擺放在不同的內文中,所呈現的樣貌也會不同。

全球之聲:可以為我們舉個例子嗎?

安努舒卡:媒體的敘述充滿了「框架」。讓我們以「發生在美國波多黎各的瑪莉亞颶風」對照「發生在德州休士頓的哈維颶風」為例。當我們使用「雲端媒體」平台來研究各個報導的用語時,我們觀察到關於哈維颶風的報導幾乎圍繞在「人」上:受害者的窘境、如何捐款救助他們、當地目前所需的物資等等。而關於瑪莉亞颶風的報導卻聚焦在「政治」上:美國總統川普的推特發文、波多黎各市長的反駁言論、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所扮演的角色等。

「框架」的不同可能解釋了媒體機構感覺到讀者對颶風新聞的厭倦,畢竟「瑪莉亞」已經是連續第三個造成重災的颶風了;又或者,就像我們經常在弱勢族群報導裡所看到的,以「人」的角度來呈現的資訊總是無法引起廣大興趣。

娜塔莉:我們也可以思考媒體敘述所分享的觀點;媒體如何在資訊中呈現這些觀點,將會影響並形塑大眾思考各個議題的方式。讓我們以「雲端媒體」和Newsframes在合作初期,利用我們的工具來探究「媒體報導如何呈現原住民議題」的例子來做說明。

我們檢視關於達科他輸油管(DAPL,Dakota Access Pipeline)的新聞報導後發現,主流媒體敘述這個議題所呈現的框架,與達科他北部立岩地區原住民保留地(Standing Rock Reservation in North Dakota )蘇族部落的訴求所使用的框架不同。在印地安原住民的訪談及媒體資料中,每個族人都自我表述為「水的防衛員」,與主流媒體廣泛使用的「抗議者」強烈框架有極大的落差。使用「抗議者」框架來轉移像是「土地取得」或「水質優劣」這類更為重大且根本性的議題焦點,只單看反對輸油管事件所產生的立即性反應,而當地居民的觀點卻完全不在媒體報導的考量之中。

全球之聲:有鑒於兩位所處的工作領域,我們假設妳們認為了解「框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請問為什麼重要?並且/或者目前正面臨哪些挑戰?

安努舒卡:我認為對「框架」的研究非常的重要,因為意圖和動機與「框架」本身是緊密相關的。我們為什麼選擇述說這一個故事,而非另一個故事?辨識出這個「框架」能夠讓我們洞察框架作者的動機,這是我們用以了解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新聞內容核心是否失衡扭曲的根基。

以我本身為例:我喜歡閱讀偏左派的政治新聞勝於偏右派的資訊,但是因為對「框架」有著更多意識,讓我瞭解到我或許只是在「確認」自己的立場取向,而非真正地試圖了解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於是我目前遇到的挑戰是:如何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如何在明知道自己可能會感到不安的情況下仍然踏出我的舒適圈?

娜塔莉:我認為對框架概念有基礎意識是很重要的:了解到我們所閱讀的資訊都是經過過濾,或者依照當時的背景條件分析所撰寫的,這能夠幫助我們成為更嚴謹的資訊消費者。而且,就如安努舒卡所言,這也對接收資訊時應該採取何種觀點提供了重要的練習機會。

L'attention médiatique est un aspect important du cadrage : "Pendant au moins deux jours, 'neutralité du net' a été un terme de recherche plus populaire que 'Kanye West', 'Kim Kardashian', et même 'Justin Bieber' (USA seuls) - extrait de<a href="https://mediacloud.org/news/2017/11/28/net-neutrality-kanye-and-hot-dogs"><em> Net Neutrality, Kanye, and Hot Dogs</em></a> sur le blog de Media Cloud.

媒體焦點也是建構「框架」的重要因素:「(在美國)至少兩天的時間內,『網路中立』(net neutrality)超越『Kanye West』『Kim Kardashian』甚至是『Justin Bieber』成為熱門搜尋詞語。 ——摘錄自「雲端媒體」部落格文章:《網路中立、肯恩及熱狗》(Net Neutrality, Kanye, and Hot Dogs)。

關於資訊框架,兩位認為一般新聞讀者及作者可以做些什麼呢?

安努舒卡:我們提倡對人要寬容,而身為資訊讀者,我認為應該用對待人們一樣的寬容態度來對待這些資訊內容。我們不需要喜歡身處光譜另一端的人的言論,但聆聽對方仍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可能從中有所收穫,但這不表示我們必須認同這番言論。

實際上,閱讀這些與自己立場相異甚遠的內容會令人吃不消,但(以美國為例)如果你是《紐約時報》讀者,多閱讀一點《華爾街日報》或收看克里斯·華萊士(Chris Wallace)主持的節目《福克斯週日新聞》(Fox News Sunday),諸如此類。

在閱讀文章時,除了擁護與自己想法同調的觀點之外,也試著根據內文思考如下的問題:這個議題對誰產生了影響?他們對這個資訊框架有什麼感想?這個資訊框架是否聚焦在法律、政治、經濟或社會層面;若以其它角度著筆,內文將會如何呈現?例如:關於性侵事件的媒體敘述都受到法律和秩序的框架主導,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些女性受害者在心理及社會層面所面臨的影響。

全球之聲:可以請妳們做一下自我介紹嗎?

安努舒卡:我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雲端媒體」計畫的研究專員。

娜塔莉:我自詡為「世界健康」(global health)的研究高手、並且是永遠的樂觀主義者和培訓中的說書人。我目前所學及所做的許多事情源自於我在哈佛大學伯克曼網際網路與社會研究中心(Berkman Klein Center)的博士後研究活動;我同時也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雲端媒體」計畫的研究員。

全球之聲:我們是一個國際社群並且想要了解發語者的背景,請問兩位居住在哪裡?使用何種語言?

Image : Anushka Shah.

安努舒卡·莎(Anushka Shah)。

安努舒卡:我在柬埔寨、美國麻薩諸塞州(MA/Massachusetts)度過了2/3的時光;另外的1/3在孟買度過,這裡是我成長的地方以及永遠的家鄉。

我說英語、印地語(印度國語)、馬拉提語(孟買地區通用語言)、古吉拉特語(我的母語)以及法語!

娜塔莉:我是盤古大陸的公民!我是加拿大人,目前住在加拿大多倫多,但我同時也是瑞典人。我很幸運地能夠居住在一個被語言什錦拼盤環繞的房子裡:英語、希伯萊語、匈牙利語、法語、波蘭語和廣東話。我正在努力學習這些語言,也包括英語:)。

此篇訪談紀錄經過精簡及改編。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