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首爾Doing Cafe為在南韓仍是禁忌話題的女性主義運動創造一個專屬的聚眾空間

Doing Cafe是一間女性主義咖啡店,去年三月於韓國首爾開幕,當時有超過10,000人來到這間咖啡店--大部分是20至30幾歲的女性。老闆娘金麗伊(Kim Ryeo-il)表示,這是南韓前所未有的咖啡店。店內最近舉行了一週年派對,有超過50名支持者來到現場。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本文作者為GlobalPost媒體公司的Ann Babe,於2018年2月20日發表於PRI.org。因全球之聲與國際公共電台(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簡稱PRI)合作,經其同意後將文章轉發於此。

河允娜(Ha Yoon-na)一直堅信著女性主義,但從未把自己稱為「女性主義者」,因為這個用語在南韓具有負面意義。30歲、擔任文字譯者的她,擔心會被別人品頭論足、被社會排斥。

自從去年去了首爾一個以女性主義為主題的空間後,河允娜克服了自己的恐懼。在Doing Cafe裡被超過1,000本女性主義文學環繞著,加上許多顧客渴望針對這些書籍做討論,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放心地大談女性主義。

「來到這裡以前,我沒什麼自尊心,對自己充滿著不確定。」河允娜坐在桌前,桌上放著一本書與一杯檸檬茶,她表示:「Doing Cafe給了我力量,讓我可以承認我是女性主義者。」

在首爾最繁華的區域--江南區(2012年PSY大叔紅遍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江南Style」的拍攝地點),Doing Cafe就藏身於清潭站附近的巷弄中,要不是那鮮豔的黃色外觀,可能很少人會注意到這間店。仔細一看便會發現,這裡跟其他咖啡店可不一樣--門上的標示寫著:這裡是「女性主義的文化之家」。

撇除亮黃色的入口,其實Doing Cafe的外表十分尋常。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南韓的重男輕女和厭女主義態度深深嵌入主流文化中。Doing Cafe是間有點不尋常--或是說,有點顛覆尋常--的商店。老闆娘金麗伊(Kim Ryeo-il)表示,這是南韓第一間女性主義咖啡店,自2017年3月開幕以來,已吸引全國各地超過10,000人造訪,大部分顧客是20到30幾歲的女性,此創建也鼓舞了其他幾個女性主義空間。

Doing Cafe藉由各種資源與活動--包含女性主義圖書、藝術展覽、客座演講、商品販售、社交聚會、一對一諮詢(由金麗伊進行諮詢,她擁有女性主義神學的高級學位)--以支持像河允娜這樣的年輕女性、維護性別平等的權利為宗旨。

咖啡廳老闆娘金麗伊一直都想開一家這樣的店,但沒想到這個夢想竟真的能開花結果。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金麗伊的英文名字是Liz,她說:「這間咖啡廳是為了文化、社會運動而開張。」大部分來咖啡廳光顧的人都是從社群媒體上發現這間店的。

50歲的金麗伊希望今日的運動比起1990年代的女性思潮,能帶來更大的改變、更少的反對聲浪。「這世界還沒成為一個好的世界。」她搖搖頭表示:「這個世代的二、三十歲女性⋯⋯她們身處的社會並沒有比我當時的好多少。」

的確,南韓的尖端科技與潮流時尚文化在國際上擁有響亮名聲,不過談到性別平等,可是落後一大截。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針對全球144的國家中的118個國家做排名,在參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國家中,南韓的工資平等項目位居最後一名,是全球最差的紀錄之一。

Doing Cafe店內一隅的陳列中掛滿了顧客寫著對未來的期許及感謝詞的便利貼。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社會分析家表示,南韓的不平等情況部分來自於對社會角色和性別規範都十分死板的儒家文化思想。河允娜在她的家庭中就能感受到這份不平等,她說她的父母像服侍「王子」般對待弟弟,卻批評她的女性主義信仰是「逃避現實」、「自欺欺人」。

「我的家庭非常保守、崇尚儒家文化,我感覺自己是格格不入的那個。」河允娜說,「我覺得很孤單。」她的弟妹跟父母一樣,把女性主義視為「女性沙文主義」(female chauvinism)的「危險」外衣,還說他們不懂為什麼她對女性主義這麼有興趣。

這種反應在南韓十分普遍。「還是有很多人覺得女權想法是異類。」崇實大學(Soongsil University)的社會福利教授盧海倫(Helen Noh)如是說:「女權議題會令人感到不適。」

咖啡廳書架上的標示寫著:「女性主義的文化之家」。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這是因為女性主義的議題仍是一個忌諱,常被誤解是仇恨男人或女性優越主義。「大家聽到女性主義這個詞彙的時候,腦中浮現的是很極端的影像。」盧教授說道:「他們不知道這個詞彙的真正含義。」

河允娜在不知不覺中認同了這個詞的價值,但因為她也無法完全確定其真正意義,因此加入了Doing Cafe,想對女性主義有更深一層的了解--大部分是為了她自己,不過後來她身邊的人也開始懂了。

「我以前對女性主義的概念非常模糊。我想解釋這個詞語,但卻因為缺乏具體想法而無法好好解釋。」她說道:「現在,我會跟我弟弟分享我的看法,他也想了解女性主義與性別平等。」

河允娜一直相信女性主義,卻遲遲不敢把自己稱為「女性主義者」,直到她在Doing Cafe找到了一群理念相同的人。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金麗伊15年前離了婚,獨自撫養兩名孩童,她夢想打造一個女性主義的空間,但當時沒有多餘的錢,沒想到夢想有一天真的能成真。

這是因為發生在2016年5月的一起事件讓一切都改變了。某天晚上,一名男子在江南的某間廁所刺死一名女性;在他行兇前,有6個不同的男子如廁,他等了50分鐘,第一個進廁所的女人便成了他下手的目標。該男後來坦白:「因為女人總是把我當空氣,我才會這麼做。」雖然這起謀殺案未被當作仇恨罪行處理,而歸因於心理健康問題,但這起事件震驚全國,並引起大家討論根深蒂固的厭女主義。

這件事促使金麗伊創造Doing Cafe。

Doing Cafe填補了空洞。「韓國很少可以討論這類議題的空間。」河允娜說:「那些對女性主義有興趣、卻不敢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的人,這間咖啡廳可以協助他們、帶領他們認識彼此、並幫助他們分享想法。」河允娜相信Doing cafe作為一個建立意識與教育的起點,可以把女性主義的理念傳達給更廣泛的韓國社會。

不過,還是有些顧客不懂Doing Cafe的任務。「路人不知道這間咖啡店有什麼特別的。」金麗伊有時會遇到路過上門的客人,他們最後卻談起反女性主義、表示自己恐同,或誇耀便宜買春。

另外,咖啡廳開張的第一年對金麗伊來說是財務困頓的一年,她常想要關門大吉,但那些含著熱淚感謝她的顧客促使她堅持下去。「或許最後我們真的能打造一個更好的世界。」她說:「這是我的夢想。」

另一名顧客是17歲的金凱西(Casey Kim),他認為自己是「非二元」(nonbinary,一種不完全是男性、也不完全是女性的性別認同),他說他們住在江原道--韓國東部邊緣的行政區域、平昌冬季奧運會的舉辦場地--的時候,第一次聽說這間咖啡廳。雖然居住地點有點遠,但距離無法阻擋金凱西定期造訪這間感覺像家的咖啡廳。

很多定期來這間女性主義咖啡店的顧客,一同參與了這場一週年紀念,享受紫色飯卷、紅酒與音樂。首爾的Doing Cafe以女性主義圖書、藝術展覽、客座演講、商品販售、社交聚會、一對一諮詢為特色。來源:Ann Babe / PRI網站

在一個輕快的二月夜晚,金凱西、河允娜和其他約50名Doing Cafe的支持者聚集在此,慶祝咖啡店的一週年生日;Doing Cafe三月就滿1歲了。氣氛熱鬧之時,燈光暗了下來,一顆舞台燈球在排列著藝術品與書籍的牆上投射明亮的光芒。現場參與者互相交流、嚐著紫菜飯卷、飲著紅酒,背景音樂是精心挑選過、賦予女性權力的歌曲;並由咖啡廳老闆娘金麗伊親自主持活動。

她掃視人群,露出一抹微笑。大家一面鼓掌、一面歡呼。

「Doing Cafe幫我找到了我的心聲。」河允娜說道:「在我的一生中,厭女主義絕對會一直存在……可是我認為我有義務告訴別人『厭女主義是錯的』,並為他們解釋原因。」

Ann Babe南韓首爾報導。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