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利:2018年的關鍵選舉

「新月型沙丘行動」(Opération Barkhane,或譯巴赫爾內行動)士兵與馬利南部民眾交談。照片來源:TM1972 – CC-BY-4.0。

(本文連結除特別註明外,皆為法文)

2018年的復活節週末(le weekend pascal),馬利北部巴爾赫內部隊(les forces Barkhane,來自法國的維和部隊)與聖戰組織開啟了一場新的對峙,凸顯了該國長期的安全問題,而僅僅幾個月後,馬利便要舉行關鍵性選舉了。

法國地方媒體法西日報(Ouest France)對該國的情勢,以一篇名為《馬利沒有復活節假期》(Pas de trêve pascale au Mali)的報導加以說明。這麼詮釋有其理由:當週週末的暴力衝突是因聖戰士與支持政權的戰鬥份子相互對立而起。在一場由法國部隊與位於馬利和尼日邊界支持巴爾賀內政府的MSA-GATIA(譯註)所發起的政治承認暨控制行動中,殲滅了30名武裝恐怖組織成員,期間沒有任何一名來自法國的「新月型沙丘行動」(Opération Barkhane,或譯巴赫爾內行動)士兵因而傷亡。

譯註:MSA-GATIA為兩個武裝組織的合作連線,中文譯作「阿扎瓦德拯救運動-圖瓦雷克•伊姆哈德自衛隊暨聯盟」,法文為le Mouvement pour le Salut de l'Azawad et le Groupe d'Auto-défense Touareg Imghad et Alliés。

憂慮續存

如同近期的各項行動,這項行動的成功,引發了一些樂觀的想法;然而,距離和緩馬利北部多年來陷入僵持的情勢還有一段時日。自2013年起,聖戰組織便自馬利北部被驅散,但即便關鍵性法國軍力已經介入,該區域仍處於當局控制之外。除此之外,衝突造成的混亂,使得盜匪更加猖獗並從中獲益,例如近期便有一名下士在廷巴克圖[zht]遭一名不明人士暗殺。

更糟的是,現在衝突已然擴散到鄰國,首當其衝的就是布吉納法索與尼日。有鑑於此,聯合國於最近的一份報告中,對此一不安全情勢發出警告,認為其「持續發展並漸進地深入該國中心」。聯合國強調

Des pertes de contrôle territorial, ajoutées à une fragmentation croissante des groupes armés [loyalistes] en fonction de leurs ethnies ce qui mène au développement de groupes armés non-signataires. Ces divisions croissantes représentent aujourd’hui la plus grande menace à l’application de l’accord d’Alger de 2015 et plus largement pour la paix.

失去對領土的控制,加上武裝團體[指支持政府的武裝份子]因種族因素日益崩解,致使未簽署協議的武裝團體漸漸崛起。這樣日漸嚴重的分歧,是當前對於2015年《阿爾及爾協議》(l’accord d’Alger de 2015)--或者更廣泛地說,是對於和平--最嚴重的威脅。

這份由馬利當局與圖瓦雷克[zht]及阿拉伯叛亂武裝組織簽署的《阿爾及爾協議》,本應伴隨著暴力衝突的緩解,卻在一位不願具名的外交官對外發言之後,計畫陷入停滯,而目前對和平的拖延,可說是「各方」都有責任。

關鍵選舉即將到來

突破僵局的其中一個出口,為4個月後(2018年7月29日)的總統選舉。假如說,選舉擁有緩解該國情勢的潛力,那麼同樣地,要是投票過程可信度不足,選舉也可能反造成情勢加劇。就馬利的狀況來說,不確定性依舊存在:首先,即將卸任的總統易卜拉欣·布巴卡爾‧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ïta)是否會再度參選?而且除了政治問題之外,還有一些技術性問題得解決:如何確認近7百萬名選舉人的身分?如何計票並公告無具爭議性的投票結果?

馬利選舉指導委員會承諾,將「建立一個選舉人證生物認證系統」,然而該計畫招致反對派的批評,指出計畫所費不貲(不含稅的價金約5,400萬歐元,折合新臺幣約19億5,510元)也此刻也難以落實。

馬利總理蘇枚陸‧布貝耶‧瑪依嘎(Soumeylou Boubèye Maïga,2017年12月30日就任)一名親信顧問便承認

L’offre retenue me semble difficile, sinon impossible, à mettre en place à quatre mois du scrutin sur un territoire où la couverture Internet et d’électricité reste faible. On pourrait tout aussi bien s’orienter vers une solution peu coûteuse avec l’usage d’encre indélébile et la signature de registres, comme en France.

這項計畫如果說不是不可能的話,我覺得要在四個月後的投票之前,在這個網路和電力覆蓋率低落的國家完成這項計畫,感覺有些困難。我們其實也可以尋求成本較低的方案,像法國一樣,利用無法塗銷的墨水和在註冊名冊上簽名的方式辦理就好。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