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牙買加社會創業家以一個創意的小點子對抗塑膠汙染這頭巨獸

Scheed Cole的兒子坐在「回收360」生產的椅子上。Cole創辦了「回收360」這個社會企業,力圖帶入不同思維、幫助需要的人,並處理環境議題。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2018年世界環境日(6月5日)的主題是「對抗塑膠汙染」#BeatPlasticPollution;牙買加境內近日也吹起陣陣對於廢棄物管理的討論,特別是如何妥善處理塑膠廢棄物的相關議題。

牙買加參議員Matthew Samuda2017年在國會中提出禁用塑膠袋以及泡沫塑料一案,並承諾20182月生效,然而截至目前為止牙買加國會都未通過任何禁用塑膠的措施。Samuda日前在Kingston Harbour海灘上發了一則推特:

想像一下,我們才在4月21日進行過淨灘活動,然而只需要一陣雨的工夫,你看看,現在情況比之前還糟。我們正在輕率地面對災難。如果我們繼續這樣處理我們的固體廢棄物,很快就不會有任何藍色經濟存在了。我們需要採取迫切的行動。

— Matthew Samuda (@matthewsamuda) May 8, 2018

無論政府審議結果為何,「牙買加回收夥伴」(Recycling Partners of Jamaica)等私人企業已開始進行垃圾清理以及回收以外的行動。

「回收360」創辦人Scheed Cole正在製作一個小型模型。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其中,一名年輕社會企業創業者想到了一個創意十足的方式來重新利用塑膠。Scheed Cole和他創立的公司「回收360」(360 Recycle)雇用了鄰近社群約20名年輕人,一起使用塑膠瓶還有泡沫塑料來搭建創新的遊樂場、雕塑、噴泉、花盆、建材等等。該公司也為牙買加國家歷史博物館的新展廳建造仿真模型。

全球之聲日前參訪了「回收360」位於金斯頓(Kingston)內城區的工作坊,並與Cole進行了對談。他正忙著雕刻一個小型模型,而他的妻子Keisha(同時也是該公司的管理者)則一邊照料學校午休返家的孩子、一邊監工外頭庭院正在進行的工事。在陣陣傳入的窗外榔頭敲擊聲做為背景陪襯之下,Cole對他的目標侃侃而談。

全球之聲(GV):是誰啟發了你?

Scheed Cole (SC)我一直對於需要幫助的人,還有我該如何幫助他們這一類的事一直很感興趣。這就是同理心。這也是我創辦「回收360」這個社會企業的主因之一。我本來就是一個科學愛好者、也是物料的愛好者,我同時也是一名雕刻家。我用的許多雕刻素材都是回收物。一開始我是在尋找更輕的素材時剛好遇到塑膠這個材料。後來因為要對抗環境議題,我開始特意使用這個素材--我開始使用更多的回收物來創作,而「回收360」就是這樣誕生的。它成了這個企業的核心。

來自羅賽路/林德斯特社區(Rousseau Road/Lyndhurst community)的工人正在製作塑料碗。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GV:你認為你們是創作者還是生產者?

SC:我們兩人(Cole及其妻)都是受過訓練的教師。我曾在內城區的學校中教了幾年視覺藝術。我想要當一名科學家,但藝術中其實就有很多科學元素。我大多數是從事應用藝術,也就是將純藝術與工業科學用途進行結合。

數年前金斯頓市玫瑰鎮上正在興建的遊樂場。該遊樂場的建材來自「回收360」。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GV:那麼,在創意上你的啟發是?

SC:從我開始有記憶開始(那是4歲時),我就記得我在畫畫。在讀小學時,我拿銅線圈、塑膠瓶、瓶塞等廢棄物以及揀拾物來製作玩具機器人、玩具雷射槍和玩具車,我甚至還在上頭黏上電子零件。我在學業上表現不好。我有注意力缺失以及閱讀障礙。我繼母是名秘書,喜愛拼字遊戲。但她說:「Scheed應該要學門手藝,他不擅長讀書。」於是我進入聖安德魯高工就讀。從那時起我就逆流而上了。我認為學校太早就教給孩子們學術知識了,那些知識不會帶來創意,只是為了讓學生通過測驗而教。我意識到,那曾經僅是我嗜好的那件事成了可以在財務上支應我的事。我的藝術教師Marlon Jones幫了我一把--他引介我參加比賽,我在1992年贏得聯合國反汙染全球大賽,並進到牙買加飛馬旅館參加頒獎典禮。那時我還要盛裝打扮,穿上夾克,學校也為我舉辦慶祝活動,我當時自豪無比。

我高中修了7門課,但其實有點捉襟見肘,還要到工地打工來付學費。我在一家視覺藝術公司擔任了6個月的無償實習生,然後進入師院就讀。

「回收360」工作坊裡頭的一塊招牌。上頭寫著:「改變環境,改變生命。」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GV:對你來說,回收以及環境保護的重要性是什麼?

SC:我覺得一切都與覺察以及「覺醒」--也就是對於環境衝擊保持敏感--有關。重點是,我們與大自然太過疏離;我們不再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全國性的問題,我們需要把對自然的愛及尊重帶給人們。尊重樹木、尊重河川、尊重海洋。我們之所以和它們產生疏離是因為我們對於學業太過重視。我們欺騙了我們自己。

我們失去了人性中的敏感度。我們把藝術放在次要順位。但這些是讓我們能夠感受的事情。如果我們失去了樹木、鳥兒及昆蟲的話,那會發生什麼事呢?牠們也是牙買加的一員,蝴蝶、鱷魚,也都是牙買加一員。大自然總是會反撲,而人類才是無法快速恢復的族群。

「回收360」總是說:「環境優先。放下貪婪。」我們(牙買加人)現在是試著要競爭,而不是去理解我們真正的資源為何。這些資源是「樹木與水源」,它們是根基;然而,我們卻是在追逐成為第一世界國家的幻夢。我們變得如此盲目、麻木。

「回收360」使用塑膠瓶所製作的花盆。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GV:你對於牙買加的垃圾處理問題有什麼看法?

SC:垃圾並不存在。只有懶人才會創造垃圾。人們所想到能處理泡沫塑料以及塑膠的唯一方式就是禁用。但卻不願進行心智訓練,揚棄人造素材(石化燃料),為現在已存在於地球上的原始素材來找尋用途。所以我們要如何能夠減少使用,讓它重覆利用,創造一個零汙染的環境呢?我們可以為萬物找到用途。但現代社會太快速了。最快的方式不是把素材重覆利用,而是用一次之後就直接丟掉。

垃圾填埋地可能永遠不需要出現。大自然能夠重覆使用每件事物;這是一個永續的循環。把你的垃圾運到其他國家這一點也不自然。對於「回收360」來說,我們自問:我們何不就地重新利用我們的垃圾?我們證明了這是可行的。我們可以重新利用牙買加的所有垃圾。我們只需要發展我們的能力。

禁用塑膠對於我們人民的「汙物」,也就是態度,沒有太大幫助。他們還是會把其他東西丟掉。這樣做相當短視。我們需要解決人們與環境之間的整體關係,而不只是針對其中一個元素。人們仍舊會從車窗中把垃圾丟到街上。人們仍舊會把東西亂丟到河裡。如果我們真的要解決問題,我們必須要想出針對整體的解決辦法,而不只是一個面向。

我們為何不把錢花在更多垃圾回收場上,並建立一個分類系統,另外也增長人們進行垃圾分類的動機呢?

「回收360」以泡沫塑料所製作的大象雕塑內部特寫。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GV:你認為「回收360」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SC:重點是,「回收360」不是一個政府機構,雖然它如果被提升到全國層面,它可被視為一個解決全國性問題的方式,但政府並未參與。我們過去曾與其他人合作。只要我們不把它當成「我個人的事」,而是把它當成能發揮作用的事,然後全力以赴。如果這真的是一個好主意,讓我們集結起來推動,團結就是力量。

「回收360」所製作的多個裝飾花盆。Emma Lewis拍攝,經授權轉載。

GV:你認為「回收360」以及牙買加在10年後會如何?

SC:我認為到時我們會讓牙買加成為一個零汙染國家,至少能將廢棄物減少80%100%,把每一種無論有機或人造的原材料重新利用,帶回循環中。我們認為「回收360」到時能發展出可用於全球的產品。我們牙買加屆時能與瑞典一樣,不再有廢棄物問題。瑞典的成就是政府推動的結果,但我們可以透過私部門完成這個目標,藉此規避掉那些反對者。

我們就像是大衛。我們手持創意這顆小石頭,它將會造成巨大影響。我們面對的哥利亞是垃圾處理不當這個問題;廢棄物管理系統沒有正常運作的這個缺失、人們認知上的缺失、動力的缺失。我們直面著這個巨人。我們不會退縮。

這遠大於我本人。這是為了我的這個世代,以及只要地球存在著的一天,即將到來的世世代代。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