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夜生活槓上民族主義 喬治亞民眾上街抗議

警方針對夜店進行臨檢引發民眾不滿,上千名酒吧會員與自由主義者於5月12日至13日間佔領國會外街道、並搭起臨時舞廳。當中有些人頭上插著洋甘菊。照片由Giorgi Lomsadze拍攝,供Eurasianet使用。

本文是轉載自Eurasianet.org合作文章,經作者Giorgi Lomsadze同意後轉載於此。

由於警方採取強硬手段進行夜店臨檢,使得支持首都應有豐富自由夜生活的擁護者,以及激進的極右派保守主義團體陷入對立,喬治亞激烈的文化衝突在週末越演越烈。

5月13日,民眾群聚於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市中心抗議兩家夜店遭反毒臨檢,該起臨檢隨後演變為個人自由與國家認同間的衝突,大規模警力出動仍難以使兩股敵對勢力和睦相處。

抗議行動的隔日,總統Giorgi Margvelashvili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正處於內部對峙的緊繃時刻。」

夜店Bassiani是這場衝突的中心,其因被稱作歐洲頂尖的夜店之一而在國際享負盛名,也是世界各國時髦年輕的觀光客造訪此城市的主要景點之一。

Bassiani已成為喬治亞文化改革的先鋒,並創造了一個四海為一家的地下社會、藴育了反對普及於該國其他地區的民族主義、排外主義與恐同主義的進步青年。Bassiani強調自身在喬治亞文化衝突的影響力,甚至連店名也取自13世紀有名的戰役。

過去幾年,文化差距在喬治亞逐漸擴大。該國各社區域在相當短的時間內產生巨大變化:快速發展的第比利斯市中心如今是自由年輕人們的樂園,這裡對性別角色態度開放,飲食也和主流文化大相徑庭;許多來自中東、南亞或非洲等膚色較深的移民,都成了第比利斯的日常光景。而呼籲放寬毒品政策的社會運動也逐漸增加--該些運動主要訴求是集中在對大麻的放寬、而非其他更重口味的夜店毒品上。

這讓一些保守的喬治亞人感到不安,並引發反彈--日益激進的極右派運動即為一例。

最新一次的衝突始於這個月稍早,在一連串夜店成員的死亡被歸咎於過度使用娛樂性甲氧麻黃酮毒品以後。

針對該起事件,警方於5月12日採取了行動,在凌晨時間武裝突擊Bassiani和另一家夜店Café Gallery,毆打、逮捕約計數十名客人、並據傳將夜店店主帶進了封閉的地方拷打。內政部長Giorgi Gakharia表示:「我們⋯⋯有20支關於夜店進行毒品交易的影片,我們不得不進行臨檢。」

很多人批評這起鐵腕鎮壓是宣傳噱頭,當局事後聲稱逮捕八名持有毒品、販毒的人,但後來有消息流出,這八人都是在夜店以外的地方被羈押,顯示了武裝突襲的非必要。

臨檢一事激起民眾憤怒,上千名夜店成員於週六下午佔領國會前的街道。他們隨著音響流洩出的電音搖擺,將週末的市中心變成了舞池。抗議民眾手持寫著「跳舞無罪」、「別打我,跟我跳舞」,以及「如果我們不能去Bassiani,那麼Bassiani將隨我們而行」的標語,要求內政部長與首相下台。

歷經昨天的夜店臨檢事件,示威運動來到喬治亞國會前,抗議民眾隨著電音跳舞。#Bassiani #tbilisi

— OC Media (@OCMediaorg) May 12, 2018

白色噪音行動(White Noise Movement)是喬治亞一推動毒品政策解禁的草根性聯盟。該聯盟的領袖Beka Tsikarishvili為發起週末遊行的人之一,他告訴人們:「問題出在警察治國,我們已經在這裡生活好幾年了,5月12日發生的事只是再次證明了我們活在警察國家。」

知名的歐洲DJ們紛紛聲援此事,瑞典DJ Joel Mull在Facebook發文:「Bassiani是我的重心,看到我情同手足的朋友們被當成犯人對待,我很難過。」德國電音藝術家Ben Klock則說:「撐下去,Bassiani。」

局勢在週日變得更糟,當夜店支持者持續在為他們的理念抗議時,極端民族主義團體喬治亞前進(Georgian March)與喬治亞主意(Georgia Idea)也聚集了過來。

在極右派團體被警方阻止前往在國會前舉行的 #Bassiani #CafeGallery 抗議活動後,他們在4月9日廣場(9 April Square)前聚集示威 #Tbilisi

— OC Media (@OCMediaorg) May 13, 2018

極右派團體於5月13日發起抗議集會,譴責夜店等場所濫用毒品且性觀念異常。他們高唱國歌,憤慨謾罵並試著攻擊夜店成員。照片由Giorgi Lomsadze拍攝,供Eurasianet使用。

雙方陣營的造型與意識形態相去甚遠,一頭身穿五顏六色的服裝,身上穿洞且衣服剪裁不合身--當這群人播放電音跳舞之際,極右派青年大聲叫囂並辱罵同性戀,同時不斷地嘗試攻破警方防線。

有些民族主義陣營的人大喊:「去他的Bassiani!」一位頭戴面罩的極右派份子在活動中告訴Eurasianet:「他們只是一群毒販、蕩婦與同性戀。」

員警與鎮暴警察們在中央大道Rustaveli的兩個集會中間集結成一排排人牆。警方利用公車做出額外防線,並將水砲備在一旁待命,以防雙方對峙變得暴力失控。

兩方人馬守著他們的陣營,直到內政部長Gakharia在午夜過後現身,為過度暴力的夜店臨檢致歉。

Gakharia表示:「首先我要道歉。」他的話得到一方的掌聲和另一方的噓聲。「我不僅以我個人的身份致歉,也代表任何可能讓民眾困擾或將民眾安全置於危險的內政部官員致歉。」他提議與抗議者坐下來討論如何修改喬治亞懲罰性的毒品政策

於是瑞舞者們(Ravers,指在派對裡的人們)同意散場,不過警方堅持護送他們安全離開。保守派激進團體則變得越來越暴力,和警方衝撞並揚言攻擊。

喬治亞最終恢復秩序,國會議員承諾兩週內制定新的毒品政策,但如何處置毒品的問題仍懸而未決,文化對立也日漸擴大。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