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強人政治在土耳其崛起

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圖片來源:克林姆林宮新聞部,圖片權限允許再利用。

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日前通過選舉的考驗,再度證明他是該國自國父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圖爾克(Mustafa Kemal Attaturk)以來最重要的政治家。

雖然外界一直揣測在6月24日舉行的總統選舉將需要進入第二輪投票,然而埃爾多安在首輪投票已經以52.6%得票率擊敗主要對手穆哈欣·因傑(Muharrem Ince)。

從得票率來看,埃爾多安也許遠不及鄰國阿塞拜疆(Azerbaijan,又譯:亞塞拜然)總統伊利哈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的86%、或是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又譯:普亭/普丁)今年三月獲得的75%。然而,土國境內無論是反對派抑或埃爾多安的支持者都不會否認土耳其已經進入強人時代,總統的權勢遠遠凌駕國家制度。

在埃爾多安在大選中取得勝利的同時,土耳其仍處於緊急狀態(註),其中一位反對派候選人甚至需在獄中籌備選戰。而埃爾多安自2003年開始就以總理身分掌權,在這種環境下他自然比其他政府機關更能掌握局勢。

編註:土耳其在2016年7月發生政變,當局也隨後宣布土國進入緊急狀態,並於2018年7月18日正式結束;緊急狀態實施兩年期間,有數萬人被捕和遭到解職。然而,僅管緊急狀態已宣告結束,土耳其國會同時亦表決通過一項國家安全法,這項法律賦予當局廣大反恐權力,使政府將有全面的權力可壓制不同意見。

一切皆源於去年度那場擴大總統權利的修憲公投--儘管過程中暴力事件頻生,修憲案還是以51.4%支持通過。埃爾多安再一次地以些微優勢贏得政治豪賭,而其政治生涯透過下方動畫可見一斑:

分而治之

雖然贏得選舉,埃爾多安對結果並不完全滿意。當選不久後,埃爾多安即指控反對他的旅美土耳其人為「居倫份子」(Gulenists,又譯「葛蘭份子」),無疑是將矛頭指向其流亡海外的政敵法圖拉·居倫(Fethullah Gulen)。

埃爾多安:

「這些逃到美國的居倫份子--當我們檢視美國來的選票,他們全部都投給反對派」https://t.co/1OH9iPOtyU

— Nate Schenkkan (@nateschenkkan) June 24, 2018

6月24日的選舉結果亦同時宣告了國會重組。埃爾多安在正義及發展黨(以下簡稱「AKP」)的擁護者們共取得295席,未能單獨過半;然而,他們仍可以仰賴右翼盟友民族主義行動黨(以下簡稱「MHP」)--該黨在選舉中表現出眾、共獲得49席。在兩年前未竟的兵變中,兩黨結盟把持國會,當時,MHP與AKP相比無疑顯得較為弱勢。此次選舉過後,一名MHP的議員表示,其政黨「拯救」了埃爾多安和AKP,因此兩造應重新審視MHP在聯盟中的地位;然而,此言一出,該議員旋即被開除黨籍。

土耳其政治氛圍日益緊張,另一個顯而易見的徵兆是,MHP在選舉期間公然列舉出「質疑」該黨人士的名單。

為了保全高尚的形象,MHP公布了一連串在選舉中「質疑」該黨人士的名單。這完全是赤裸裸的挑釁。

— Mark Lowen (@marklowen) June 26, 2018

風波中的倖存者和總統的下一步?

根據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民主管治及人權中心(OSCE/ODIHR)所發表的報告,此次選舉的安排明顯有利於執政黨和總統,同時明顯針對左翼親庫爾德族的人民民主黨(HDP)。HDP的親庫德、左傾聯席主席薩拉赫丁·德米塔爾什(Selahattin Demirtaş)自2016年5月起即被拘留待審,甚至需要在獄中籌畫自己的選舉作業;即使如此,該黨依然能夠通過10%的得票門檻、晉身國會。

雖然有輿論指出,HDP能參加大選、甚至獲得席次正是土耳其仍未完全進入威權管治的證據,然而,這並不意味該國前途光明。

AKP和MHP允諾其將在2017年7月中止自2016年政變以來所施行的國家緊急狀態令--迄今,該緊急狀態已經使107,000人失去工作、約50,000人被拘留待審,更有許多人被指控勾結居倫運動、策畫政變。如同中國及埃及的情形,土耳其的新聞自由亦飽受威脅,截至目前為止已有數十名記者遭到拘捕。

在2016年的政變發生以前,儘管埃爾多安和AKP已多次被指控侵犯人權,但由於在埃爾多安掌權的前十年間,土耳其經濟增長強勁,因此他仍能保持民望。惟近年來,該國經濟發展已不再有此光景--茲舉例在大選前的數個星期間,土耳其里拉兌歐羅(Euro,又譯「歐元」)和美元的匯價即大幅下滑。埃爾多安已經承諾中央銀行將會適時干預,然而外界揣測成效有限。

我在紐約時報的評論:如今土耳其最大挑戰是應對經濟下行/走下坡的壓力然而他(埃爾多安)卻顯得無計可施。 #TurkeyElection2018

面對土耳其的經濟問題,埃爾多安本人顯然也是問題的一部份。https://t.co/2Gb7mPxhDA

— Kadri Gürsel (@KadriGursel) June 26, 2018

然而,選舉結果似乎已經滿足埃爾多安的政治需要,他將會一直掌權至2023年--該年將會劃下凱末爾開創現代土耳其後的一百周年紀念,但以目前種種現象而言,屆時土耳其社會似乎只會更形分裂。

對此,土耳其著名作家Elif Safak在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表示:

一個民主體制的存亡不只繫於投票箱。法治、三權分立、自由而多元的傳媒生態、獨立的學術風氣、女權、小眾權益和言論自由缺一不可。然而在土耳其,這些價值在埃爾多安和AKP掌權的16年間日漸消弭。民主社會從何說起?一但確立多數派專政,我們距離威權管治亦不遠矣。

校對: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