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干達民眾對剝削女性、年輕人及窮人的「社交媒體稅」說不

烏干達民眾挺身反對社交媒體及數位付款相關新稅制。

2018年7月1日,烏干達政府開始對國民徵收200烏干達先令(美金0.05元)的社交媒體使用費;此舉引起了烏干達民眾的不滿。

烏干達的人均GDP為604美元,在新稅法上路之後,日常使用社交媒體或是通訊應用程式將會佔去烏干達民眾平均年收入的3%。

民眾對社交媒體稅的反對造成了7月2日出現了新法實施上的轉折;當時對此法感到擔憂的民眾聚集在法院,聲稱這項新稅違反了烏干達憲法。

請願者認為,這項稅款違反烏干達民眾的人權;在1995年烏干達共和國憲法特別條款中保護了人民的相關權益。

肯亞媒體《每日國家報》報導:

這項請願是由一群網路法律倡議計畫Cyber Law Initiative (U) Limited組織中的年輕律師人以及Opio Bill Daniel、Baguma Moses、Okiror Emmanuel 和Silver Kayondo等四人所提出;他們對司法部長提出抗議,質疑每日200烏干達先令(美金0.05元)的社交平台使用費於憲法上的合理性。

[…]

這項請願特別針對「2018消費稅補充法案」(Excise Duty Amendment Act 2018)當中的幾款條文;這些條文指出要就使用行動電話OTT(Over The Top,泛指任何透過網際網路提供資訊的服務)服務收取稅款。

這項新稅威脅到了言論自由以及資訊取得的基本權益;這些權益不僅受烏干達憲法所保障,同時也被「公民與政治權益國際公約」以及「世界人權宣言」等國際條約所保障;烏干達是這兩項條約的簽約國。

請願者也請求法院頒布命令,永遠終止收取社交媒體稅。PCTech雜誌報導

他們希望法院頒布命令,永久停止政府及所有相關機構、當局及官員對於網路或社交媒體的使用收取任何稅費。此外,他們也希望有一項命令,用以指引政府以及政府相關通訊部門管制;烏干達通訊委員會(UCC)能以保證自由使用、網路中立以及開放網路的方式來管理OTT服務。

烏干達律師Silver Kayondo誓言要「上訴到非洲人權法庭」:

我們所代表的全球之聲社群也在這個議題上表達了立場,和烏干達行動人士於推特上一起舉辦了象徵團結的推特馬拉松;活動已於7月9日展開。

#NoToSocialMediaTax(對社交媒體稅說不)活動海報。(由Innocent Amanyire @NinnoJackJr設計,經授權使用)

在法律戰役持續進行的同時,對於平等、社會正義和網路使用等相關問題仍舊存在,需要進行進一步調查。根據「全國資訊科技局」(Nation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uthority)的一項調查,有77%的烏干達民眾無法負擔網路使用的基本費用,目前該國也只有22%的人口使用網路。

烏干達政府並未投資於能夠擴大讓更多烏干達人民得以連接上網的基礎設施,而是實施嚴格限制人們使用網路的社交媒體稅;唯一得益的只有拿到更多錢的國庫

批評家認為,這項稅收是一種雙重收稅的形式,因為烏干達政府已就使用時間及數據進行徵稅。目前,許多使用者表示,他們無法負擔因為使用網路社交通訊平台(也就是所謂的OTT服務),每名用戶每天額外的200烏干達先令的稅款。

這項稅收不但擴大了烏干達年輕人以及貧困族群間的網路使用鴻溝,同時也重擊到了女性,讓數位性別鴻溝變得更為嚴重。

站在社交媒體前線的烏干達年輕人感覺到社交媒體稅的壓力

烏干達掙扎於東非國家最高失業率之一的處境中。一項2014年的人口普查報告顯示,在1千8百萬14到64歲的烏干達國民中,有58%失業。於此同時,根據烏干達通訊委員會2014年的一份報告,有52%的烏干達民眾擁有手機,而當中有71%居住於鄉村地區。

15到24歲的年輕人是使用智慧型手機的大宗族群,也佔烏干達人口的28%。許多人使用電話以及WhatsApp來投入賺取數位貨幣的生意。他們認為社交媒體稅只會壓制創業、做生意的簡便性,以及創意。

東南非地區國際ICT政策合作組織(CIPESA)指出,1GB的數據服務現在花費使用者近40%的平均月薪:

冒犯了已經負擔過重的民眾

這項社交媒體稅緊接在烏干達政府2018年4月所開徵的社交媒體「八卦稅」,該稅款亦引起相當大的爭議;此次社交媒體稅被認為是對於已然負擔過重民眾的一次冒犯。當時,烏國總統Museveni寫道:

我並非要提出一個針對教育性、研究性或參考用途網路使用的稅款…在這些用途上當然是免費。然而社交媒體上的olugambo(八卦)(意見、偏見、汙辱、朋友閒聊等)以及Google的廣告;我想不出還有誰應該付這些稅款,因為我們需要資源去處理他們八卦的後果。

烏干達政府將社交媒體平台分類為一種豪奢活動,這曝露出Museveni政府成員對於媒體識讀的嚴重缺乏。

烏干達記者Daniel K. Kalinaki簡要地概述了「八卦稅」及「社交媒體稅」對於烏干達民眾日常生活的影響:

基本上來說,社交媒體稅有兩個問題。其一,它錯誤地將同一個人剝了兩層皮:一名臉書用戶已經付了行動電話、數據使用以及電力的相關稅款;這些東西中大多數都是產品而非收益。這個稅款就像是你先在一個空體育館的門口收門票,等進去要找位置時又再收一次錢。

第二,人們一般不是靠八卦或是汙辱別人討生活;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無事幹、悲哀,常常是失業的。徵收稅款讓這些人閉嘴就像是要那些餓肚子連一粒米都吃不起的人改吃塊紅絲絨蛋糕。這個稅款和行動支付稅已經讓太多年輕人及窮人受害,包括許多住在鄉下地區未曾付過直接稅款的人。從Kidera到Kyotera你都聽到有人在哀嚎。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